第八十八節,產後脅痛屬氣與水相激

大全曰:產後兩脅脹滿氣痛,由膀胱宿有停水,因產後惡露下不盡,水壅痞與氣相搏,積在膀胱,故令脅肋脹滿,氣與水相激,故令痛也。

第八十九節,產後脅痛分證用藥之法

薛立齋云:

此證若肝經血瘀,玄胡索散。若盰經氣虛,四君子加柴胡、青皮。若肝經血虛,四物加參、朮、柴胡。若腎水不足,不能生肝,六味丸。若肺金勢盛,剋制肝木,瀉白散。仍參前證治之。此證苟非用薑桂辛溫,助脾胃以行藥,不惟無以施功,而反助其脹矣。〔慎齋按〕已上二條,序產後有脅痛之證也。脅者肝之部分,肝藏血,產後惡露不盡,與去血過多,均足以致協痛,未必屬於水氣相激,必參立齋一條,始攸當爾。

第九十節,產後遍身疼痛屬血氣失其常度

郭稽中曰:

產後遍身疼痛者何?曰:因產走動氣血,升降失其常度,留滯關節,筋脈引急,是以遍身疼痛。甚則腰背強硬,不能俛仰,手足拘擊,不能屈伸,或身熱頭痛。不可作他病,但服趁痛散,循流皿氣,使筋脈舒暢,疼痛自止。

陳無擇曰:

趁痛散不特治產後氣弱血滯,兼能治太陽經感風頭痛、腰背疼、自汗、發熱。若感寒傷食,憂恐驚怒,皆致身疼、發熱、頭痛,況有蓐勞諸證尤甚,趁痛散皆不能療,不若五積散人醋煎用,卻不妨。

薛立齋曰:

五積散治產後身痛,兼感寒傷食,若氣虛血弱人,似非所宜。如手按而痛,是血瘀滯也,用四物、炮薑、桃仁、紅花、澤而補散之。按而痛稍緩者,血虛也,四物加參、朮、炮薑補黃之。

〔慎齋按〕

已上一條,序產後有遍身疼痛證也。產後百節開張,血脈流散,曰遍身,則自筋骨皮肉,手足脅腹腰背,無處不痛,大全以為血滯經絡,似屬有餘,然去血過多,虛而風寒襲之,亦為疼痛,故趁痛散為的對藥,無擇乃云不能療,不若五積散,殊末確也。

第九十一節,產後血塊築痛屬風冷凝血

楊仁齋曰:

此因產後趕血未盡所致。世俗收生,多就踏板趕血,不思生產時,已坐草近地,產畢臟腑空虛,又近地趕血,冷溼風邪乘虛而入,使敗血凝為血塊,是謂母血,沖築硬痛。治法以不換金正氣散,加辣桂、蓬朮、乾薑、川芎、白芷熱服,散其冷溼風邪,從二便出。

第九十二節,產後積聚屬氣血為風冷所搏

陳良甫曰:

積者,陰氣也,五臟所生。聚者,陽氣也,六腑所成。然積為陰,陰性沉伏,故痛不離其部。聚為陽,陽性浮動,故痛無常處。皆由產後氣血虛弱,風冷所乘,搏於臟腑,與血氣相結,故成積聚癥塊也。

Tags: , , , , , , , , ,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