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節,產後不語分證用藥

薛立齋曰:

經云:「大腸之脈,散舌下。」又云:「脾之脈是動,病舌本強,不能言。」又云:「腎之別脈,上人於心,繫舌本,虛則不能言。」前證若心腎氣虛,用七珍散。腎虛風熱,地黃飲。大腸風熱,加味逍遙散,加防風、白芷。脾絕風熱,秦艽升麻湯。肝經風熱,柴胡清肝散,加防風、白芷。肝木太過,小柴胡加鉤藤。脾受木侮,加白芷、升麻、釣藤。肝脾血虛,佛手散。脾氣虛,四君子湯。氣血俱虛,八珍湯;不應,獨參湯加附子,補其氣而生血,若竟用血藥,則誤矣。

〔慎齋按〕

已上四條,序產後有不語之證也。產後不語,稽中主於敗血迷心,濟陰主於胃溼熱痰,此皆論病之屬有餘也。產後去血過多,陰火上乘,鬱冒心神為不語,此證之屬虛者為多,而敗血熱痰,亦間有之,至 論胃溼使然,則迂矣。若立齋又兼肝脾風熱用藥,多以防、芷、升、柴為發散,似未切中病機也。

第五十二節,產後驚悸屬心氣虛風邪搏心

大全曰:

產後臟虛,心神驚季者,體虛心氣不足,心經為風邪所乘,或恐懼憂迫,令心氣受於風邪,邪搏於心,則驚不自安,驚不已,則悸動不定。其狀目睛不轉,不能動。診其脈,動而弱者,驚悸也。

第五十三節,產後驚悸屬於心血虛

薛立齋曰:

人所主者心,心所主者血,心血一虛,神氣不守,驚悸所由來也,當補血氣為主。

第五十四節,產後恍惚屬榮衛不足風邪所乘

大全曰:產後中風恍惚者,由心主血,血氣通於榮衛臟腑,遍循經絡,產則血氣俱傷,五臟俱虛,榮衛不足,即為風邪所乘,令心神恍惚不定。

第五十五節,產後恍惚不可作風治

薛立齋曰:

產後恍惚證,當大補血氣為主,佐後方為善,蓋風為虛極之假象,固其本元,諸病自退。專治其風,則速其危矣。〔慎齋按〕已上四條,序產後有驚悸恍惚之證也。濟陰綱目云:「不語至驚悸恍惚諸證,有謂氣虛血虛,有謂敗血人心,有謂風邪所乘,一皆名為心風。」然此風從何來?當從何治?前人亦末之悉,但言治痰治風,丹溪、立齋則以大補氣血為主,各有所見,在臨證酌用之。愚謂產後不語一證,有敗血、有溼、有熱痰、有風熱,一主實邪外感為病,而不及於虛,此亦前人立論之失。若驚悸恍惚,自是血虛心氣不足所致。大全必言風邪搏心,致有斯證,其言甚戾。立齋以但固本原,毋專治風,有功來學不小。

Tags: , , , , , , , , ,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