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節,產後瘧疾屬氣血虛宜補胃氣為主

薛立齋曰:

產後瘧疾,總以補胃氣為主,佐草果飲之類。若胃氣稍充,以草果飲為主,佐以補胃藥。蓋氣虛則寒,血虛則熱;胃氣虛則惡寒,胃氣下陷則寒熱交作;當大補氣血,其病自退。若誤用清脾截瘧之類,多致不起。〔慎齋按〕已上三條,序產後有瘧疾之證也。

瘧病在夏秋之交,本風寒暑溼四氣之感。而產後之瘧,雖有外邪,當從氣血兩虛為治。陽虛外寒,陰虛內熱,陰陽兩虛,則寒熱交作,故宜大補氣血為主。若郭氏以敗血為害,固當消瘀,亦必兼補氣血始善。故一切治瘧諸力,如小柴胡、清脾、截瘧四獸之屬,概不可施。況草果飲,有川芎、白芷、紫蘇、柴胡、青皮、良薑之發表耗氣,立齋以補胃氣立論,誠得治瘧之本,若以草果飲為主佐則失矣,不能無辨。

第七十七節,產後痢屬內外諸傷

大全曰:

產後痢疾,由產勞傷臟腑不足,日月未滿,虛乏未復,或勞動太早,或誤食生冷,行起太早,外傷風冷,乘虛人於腸胃,誤食生冷難化之物,傷於脾胃,皆令泄瀉,甚則變痢。若血滲大腸,則為血痢,難治。世謂之產子痢,產後本虛,又加久痢,愈見羸弱,謂之虛羸下痢。又有產後氣不順,下痢赤白,謂之氣痢。治法熱則涼之,冷則溫之,冷熱相搏則調之,滑者澀之,虛者補之。若產婦不能寬解,須當順氣,未有不安者也。

第七十八節,產後下痢屬風冷乘虛

郭稽中曰:

產後腹痛,及瀉痢者何?答曰:產後腸胃虛怯,寒邪易侵,若未滿月,飲冷當風,乘虛龑留於肓膜,散於腹脅,故腹痛作陣,或如刀刺。流入大腸,水榖不化,洞瀉腸鳴,或下赤白,胠脅瞋脹,或痛走不定。急服調中湯立愈。若以為積滯取之,禍不旋踵,謹之。

第七十九節,產後痢疾作渴屬津液內竭

產寶百問曰:產後下痢作渴者,水榖之精,化為血氣津液,以養臟腑,臟腑虛燥,故痢而渴。若引飲則難止,反溢水氣,脾胃既虛,不能剋水,水自流溢,侵漬皮膚,則令人腫。但止其渴,痢自瘥。

薛立齋曰:

產後痢作渴,渴而不喜冷飲,屬胃氣虛,不能生津液也,七味白朮散。如夜間發熱口渴者,腎水弱而不能潤也,六味丸佐益氣湯,以滋化源。

第八十節,產後痢分證用藥

薛立齋曰:

產後痢,或因飲食傷損脾土,脾土虛,不能消食,當審治之。若米食所傷,六君子加榖芽。麵食傷,加麥芽、萊菔子。肉食傷,加山查、神麵。兼嘔吐,加 藿香。若久不愈,或非飲食所傷,乃屬腎氣虧損,必用四神、六味、八味丸補腎。若用分利導水之劑,是虛其虛也。

Tags: , , , ,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