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節,產後滯下不可用下藥

繆仲淳曰:

凡產後痢,積滯雖多,腹痛雖極,不可用大黃等藥行之,致傷胃氣,遂不可救。但用人參、歸、芍、紅麴、醋炒升麻,倍加甘草與益母草、滑石是矣。若惡露未盡,兼用乳香、投藥、砂仁、阿膠自愈。

〔慎齋按〕

已上五條,序產後有痢疾之證也。

痢本於外感六淫內傷飲食所致,若產後,當兼氣血虛處治,故不可用治痢常法,而以調補脾胃為要也。又按產後痢屬氣血大虛,不可痢,惟補氣血,以大劑人參、當歸主之。

第八十二節,產後蓐勞屬風冷搏於氣血

大全曰:

產後蓐勞,由生產日淺,血氣虛弱,飲食未平,不滿百日,將養失所。風冷客之,搏於氣血,不能溫於肌膚,使虛乏勞倦,乍臥乍起,顏容憔悴,食飲不消。風冷邪氣感於肺,肺受微寒,故咳嗽囗乾,遂覺頭昏,百節疼痛。榮衛受風邪,流注臟腑,須臾頻發,時有盜汗,寒熱如瘧,背膊煩悶,四肢不舉,沉重著床,此蓐勞之候也。

第八十三節,產後蓐勞屬憂勞思慮所致

陳良甫曰:

婦人因產理不順,疲極筋力,憂勞思慮,致冷虛蠃喘乏,寒熱如瘧,頭痛自汗,肢體倦怠,咳嗽痰逆,腹中紋刺,名曰蓐勞。

第八十四節,產後蓐勞屬虧損血氣所致

產寶百問曰:

產後虛蠃,漸成蓐勞,皆由產下虧損血氣所致。須慎起居,節飲食,調養百日,庶保無疾。若中年及難產者,毋論日期,必須調養平復,方可動作,否則氣血復傷,虛蠃之證作矣。

第八十五節,產後蓐勞當補脾胃養正氣為主

薛立齋曰:

蓐勞當扶養正氣為主。多因脾胃虛弱,飲食減少,致諸經疲憊,當補脾胃,飲食一進,精氣傷化,諸臟有所賴,其病自愈。

〔慎齋按〕

已上四條,序產後有蓐勞之證也。蓐勞之成,因產後氣血虛損,不慎起居,或感風冷外邪,或傷七情憂慮,以致動作不時,將養失宜,遂成蓐勞之候。此產寶以調養為訓,立齋以養正為先也。

第八十六節,產後血崩屬勞役驚怒所致

郭稽中曰:

產後血崩者何?

曰:因產後所下過多,血氣暴虛,未得平復,或因勞役,或因驚怒,致血暴崩。又有榮衛素傷,氣衰血弱,亦變崩中。若小腹滿痛,此肝經已壞,為難治,俱宜固經丸主之。若小腹脹滿,此為內有瘀血,未可止之,必致淋瀝。

Tags: , , ,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