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節,血崩有瘀屬惡血未盡

戴原禮曰:

血大至日崩,或清或濁,或純下瘀血,勢不可止。有崩甚腹痛,人多疑惡血未盡,又見血色瘀黑,愈信惡血之說,不敢止截。大凡血之為患,欲出未出之際,停在腹中,即成瘀血,以瘀為惡,又焉知瘀之不為虛冷乎。瘀而腹痛,血行則痛止。崩而腹痛,血住則痛止。芎歸湯加薑附,止其血而痛自止。

第十二節,血崩屬涎鬱胸膈

朱丹溪曰:

有涎鬱胸中,清氣不升,故經脈壅遏而降下,非開涎小足以行氣,非氣升則血不能歸隧道。此論血泄之義甚明,蓋以開胸膈間之濁涎,則清氣升,清氣升,則血歸隧道而不崩矣。其證或腹滿如孕,或臍腹痛,或血結成片,或血出則快,止則悶,或臍上動。治宜開結痰,行滯氣,消污血。〔慎齋按〕已上三條,序血崩之屬污血痰涎,實邪為病也。

凡病先明虛實寒熱,如崩漏證,有虛有實,有寒有熱。虛者主於血虛氣虛,陰虛陽虛。實者主於污瘀惡血,痰涎鬱滯。虛則為寒為冷,實則為火為熱,此證之不可不先辨者也。

第十三節,崩漏屬衝任血虛不能約制

聖濟總錄曰:

婦人崩漏病,經血淋瀝不斷是也。衝任之脈,所至有時,若非時而下,猶器之津洩,故名曰漏下。蓋由血虛氣衰,不能約制。又有瘀血在內,因冷熱不調,使血敗。其色或赤如豆汁,黃如爛瓜,黑如衃,青如藍,血如膿,五色隨五臟虛損而漏應焉。

第十四節,崩下屬衝任氣虛不能制

朱丹溪曰:

崩下由臟腑傷損,衝任二脈血氣俱虛故也。二脈為經脈之海,血氣之行,外循經絡,內榮臟腑。若勞傷過極,衝任氣虛,不能約制經血,故忽然而下,謂之崩中暴下。治當大補氣血,升舉脾胃之氣,微加鎮墜心火之藥以治心,補陰瀉陽,而崩自止。垣有治法,但小言熱,其主在寒,學者宜細思之。

第十五節,血崩屬陽虛不足

趙養葵曰:

血崩之疾,當分陰陽而治。氣血人身之陰陽也,陽主升,陰主降,陽根陰,陰根陽,一升一降,循經而行,無崩漏也。若陽有餘則升者勝,血出上竅,陽不足則降者勝,血出下竅,總之血隨陽氣而升降。陽氣者風也,風能上升,然必須東方之溫風始能升,故用助風益氣湯。凡氣虛不能攝血而崩者,其人必面白,尺脈虛大,食飲無味,久病者有之。〔慎齋按〕已上三條,序血駽之屬血虛、氣虛、陽虛不足也。血崩本為血病,而有陽氣之虛者,血脫氣亦脫也,陰陽相維,互為其根,陰血大下,陽不能維,固當以無形之氣生有形之血也。

Tags: , , , , , , , ,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