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節,血崩心痛屬血虛心無所養

薛立齋曰:

血崩兼心痛者,心主血,去血週多,心無所養,以致作痛,十全湯倍參、朮多服。如瘀血不行者失笑散。陰血耗散者,烏賊丸收歛之。〔慎齋按〕已上二條,序血崩有兼心痛之證也。

第三十二節,治崩漏先調其氣

許叔微曰:

治下血不止,成五色崩漏,香附是婦人仙藥,醋炒為末,久服為佳。又曰:女人以氣血為主,小知因氣小先理,然後血脈不煩,即生崩帶諸證,抑氣散,異香四神散,大有奧理。〔慎齋按〕香附味辛氣溫,能行十二經八脈,為血中耗氣之藥,婦人虛寒,氣鬱不舒,用之固宜。若陰虛血熱,有囗乾燥渴,骨蒸,五心煩熱等證,而必謂婦人之仙藥以用之,末免抱薪救火矣,慎之。

第三十三節,崩與漏有分證治法

李太素曰:崩為急證,漏為緩病。崩必是大怒傷肝,衝動血海;或火盛之極,血熱沸騰而然。則房勞過度,傷損衝任二脈,氣虛不能約制經血;或其人平素多火,血不能安,故小時漏泄。崩宜理氣降火升提;漏宜滋陰養氣養血,或兼制火。

第三十四節,治血崩有初中末之三法

方約之曰:

血屬陰,靜則循經榮內,動則錯經妄行,故七情過極,則五志亢甚,經血暴下,久而不止,謂之崩中。治法初用止血,以塞其流;中用清熱涼血,以澄其源;末用補血,以復其舊。若止塞其流,不澄其涼,則滔天之勢小能遏。若止澄其源,而小復其舊,前孤陽之浮無以止,不可不審也。〔慎齋按〕治崩之法,有消逐污血,有寒涼降火,有收澀固脫,有大升大舉,有扶脾健胃,有補氣補血,有溫暖下焦,種種不一。方氏三法,分初中末,有倒行逆施之弊,予謂中法當為初法,初法當為末法,末法當為中法,庶無差治也。

第三十五節,治崩漏宜調脾胃為主

薛立齋曰:

人以脾胃為本,納五榖,化精微,清者入榮,濁者人衛,陰陽得此,是謂橐籥。人得土以養百骸,失土則枯。東垣以飲食自傷,醫多妄下,清氣下陷,濁氣小降,乃生瞋脹,所以胃脘之陽不能升舉其氣,陷入中焦,當用補中湯,使濁氣得降,不治自安。若因飽食後致崩漏,是傷脾氣下陷於腎,與相火相合,濕熱下迫所致,

宜甘溫之劑調補脾胃,則血自歸瀅。若誤用寒涼,損傷胃氣,則不能攝血歸經。東垣曰:「凡下血證,須用四君子湯收功。」厥有旨哉,此皆從脾胃本源病治,可不知也。〔慎齋按〕已上四條,序治崩漏之大略也。

Tags: , , , , , , ,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