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節,婦人血崩服四物湯問

王海藏曰:

婦人月事不至,是為胞閉,為血不足,宜服四物湯。婦人崩者,是為血有餘,亦服四物湯何也?曰:婦人月事不至者,內損其原,不能生血,故胞閉不通,是血不足,宜服四物湯,是益原和血之藥也。崩中者,是血多也;暴損其原,是火逼妄行,涸竭為根,亦宜四物湯,乃潤燥益原之藥也。

第三十七節,崩漏屬虛熱用藥之法

朱丹溪曰:

崩漏有虛有熱,虛則下溜,熱則宣通。氣虛血虛,皆以四物加參、耆。因勞力者加升麻,熱加黃芩,寒加乾薑。又曰:漏下乃熱而虛,四物加黃連。崩過多者,先用五靈一服。紫色成塊者,血熱也,四物加柴胡、黃連,後用四物加黑薑。急則治標,用白芷湯下百草霜。

第三十八節,崩漏分諸證用藥之法

經云:「陰虛陽搏謂之崩。」又云:「陽絡傷,血外溢,陰絡傷,血內溢。」又云:「脾統血,肝臟血。」其為患:因脾胃虛損,不能攝血歸經。或因肝經有火,血得熱而下行。或因肝經有風,血得風而妄行。或因怒動肝火,血熱沸騰。或因脾經鬱熱,血不歸經。或因悲哀太過,胞絡傷而下崩。治療之法:脾胃虛弱者,六君子加芎、歸、柴胡。脾胃虛陷者,補中湯加白芍、山梔。肝經血熱者,四物湯加柴胡、山梔、蒼朮。肝經風熱者,加味逍遙散,或小柴胡加山梔、白芍、丹皮。若怒動肝火,亦用前藥。脾經鬱火者,歸脾湯加山梔、柴胡、丹皮。悲傷胞絡者,四君子加升、柴、山梔。故丹溪、東垣云:「凡下血證,須四君子收功」。斯言厥有旨也。若大去血後,毋以脈診,急用獨參湯。若發熱潮熱,咳嗽脈數,乃元氣虛弱,假熱之脈也,尤當用人參。此等證無不由脾胃先損,故脈洪大,察其中有胃氣受補則可救,設用寒涼,復傷脾胃生氣,反不能攝血歸源,是速其危也。

第三十九節,血崩用藥有三治

醫壘元戒曰:

女子經病血崩,久而成枯者,宜澀之益之。血閉久而成竭者,宜益之破之。破血有三治:

始則四物人紅花,調黃耆、肉桂。

次則四物人紅花,調鮫鯉甲、桃仁、桂,童便和酒煎服。

末則四物人紅花,調易老沒藥散。

〔慎齋按〕

已上四條,序治血崩用藥之大法也。

第四十節,血熱崩漏用荊芥四物湯論

武叔卿曰:

血藏於肝,盰氣小升,則熱迫於下,故血不能藏而崩也。況厥陰之經環陰器,廷孔前陰皆屬之荊芥升肝氣,香附理肝氣,條芩除內熱,四物養血涼血,故能收功也。

第四十一節,血熱崩漏用河間生地黃散論

武叔卿曰:

河間生地黃散,治經漏不止,脈虛洪,經水紫黑。夫脈虛洪者,氣不足也。紫黑者,熱之甚也。黃耆所以補氣,氣盛則生火:天冬、地骨以清氣中之火;熟地所以生血。血生而不涼,尤慮妄行,故以生地、黃連涼心,芍藥、甘草緩肝益脾,柴胡升畢,枸杞、地黃,又肝腎同歸者也。

Tags: , , , , , , , , ,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