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節,治帶下同治溼之法

張子和曰:赤白痢者,是邪熱傳於大腸,下廣腸,出赤白也。帶下者,傳於小腸,入脬經,下赤白也。據此二證,皆可同治溼之法治之。

第二十七節,治帶下有先攻後補之法

婁全善曰:

潔古治帶下,少腹冤結而痛者,先以十棗湯下之,次服苦練丸,大延胡散,是先攻後補法也。丹溪治結痰白帶,先於半饑時,津下小胃丹十餘粒,至鬱積行,用白朮四物諸藥補之,亦先攻後補法也。

第二十八節,治帶下用藥之法

朱丹溪曰:

赤白帶,羅先生法,或十棗湯、神佑丸,或玉燭散,皆可用。但虛者不可峻攻,實者可行也。血虛加減四物,氣虛以參、朮、陳皮間用之。赤屬血,白屬氣,主治以燥溼為先,甚者固腸丸。若有相火動者,諸藥中加炒黃柏。滑脫加龍骨、赤石脂。婦人帶下,與男子夢遺同治之。

第二十九節,治帶下分寒熱用藥之法

方約之曰:

帶脈總束諸脈,使不妄行,如人束帶而前垂也。婦人多鬱怒傷肝,肝屬木,脾屬土,盰邪乘脾,則土受傷而有溼,溼生熱,熟則流通,故滑濁之物滲入膀胱,從小便而出。古人作溼寒用辛溫藥則非矣,丹溪作溼熱用苦溫藥為是,不知用苦寒正治也,用辛溫從治也。如溼熱怫鬱於內,腹痛帶下,非辛溫從治能開散之乎。若少腹不痛,止下赤白帶者,雖有淫熱,而氣不鬱結,用苦寒治之為當也。

第三十節,治帶下分諸因有虛實之法

劉宗厚曰:

帶證多本陰虛陽竭,榮氣不升,經脈凝泣,衛氣下陷,精氣累滯下焦奇經之分,蘊積而成。其病或醉飽房勞,服燥劑所致。亦有溼痰流注下焦。或腎肝陰淫之溼勝。或因驚恐而木乘土位,濁液下流。或思想無窮而為筋痿。或餘經溼熱屈滯少腹而下。是皆氣血虛損,榮衛之精氣累滯而成也。前人立論,已盡病機,治無定法,如戴人以帶下得兩手俱滑大有力,上用宣去痰飲,下以導水丸泄熱去溼,繼以淡劑滲之,此瀉實法也。若諸脈微細,或沉緊而澀,按之空虛,或洪大而澀,按之無力,正元氣不足,陰虛中寒。東垣有補陽調經之劑,丹溪治溼痰下注,用海石、南星、半夏之類,并加升提之法;或發中兼補,補中兼利,燥中兼升發,潤中益氣兼收澀。其例不一,正以病機有輕重淺深之異耳。

Tags: , , , , , , ,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