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節,治帶下屬衛胃俱虛以固衛厚脾為主

楊仁齋曰:

下崩出血不止,謂之崩中。穢液常流,謂之帶下。

崩中失血,多因衝任虛損,榮衛受傷得之。冷帶難下,多因下焦不固,內挾風冷得之,是固然矣。然崩中者,投以芎、歸、香附諸黑藥之屬,則血暫止而終不止。帶下者,投以熟艾、禹狼、桑螵、牡蠣之類,則帶暫歇而終不歇何哉?經曰:「衛者所以溫分肉,充皮膚,肥腠理,司開闔。」衛氣若虛,則分肉不溫,皮膚不充,腠理不肥,而開闔失其司矣。況胃為血海,水液會焉,胃者,中央之土,又主肌肉而約血水,衛氣與胃氣俱虛,則肌弱而實空,血與水不能約制,是以休作無時,不暫停也。然則封之止之,可不加意於固衛厚脾之劑乎?此桂枝附子湯,以之固衛。人參、白朮、茯苓、草果、丁香、木香,以之厚脾。二者俱不可缺,使氣血自循故道,不專收澀以劫奪之也。

第三十二節,治帶下不可作溼痰治以補養固本為主

吳梅坡曰:

婦女下赤白而不甚稍者,曰白淫。與男子白濁同系於相火,如龍雷之擾而不澄清也,屬足少陰足太陰,治當清補為主。

如有滑白稠粘者,謂之帶下。屬心包手厥陰少陽,即如男子自遺之精,甚如砂石之淋,原乎心胞,系乎脊,絡於帶脈,通於任脈,下抵湧泉,上至泥丸,治宜血肉之劑培之。此窮源探本之論,時人皆泥於常套,作流痰治,以牡蠣、龍骨、地榆、膠、艾之類澀之,和以四物,加以升提。殊小知根本損傷,以致腐敗而來,彼塞滯不清之物,則益加其滯:升提不正之氣,則逾增其鬱。惟以六龍固本丸,十六味保元湯主之,證屬於虛,宜當補實。

其他書以痰以溼,俗謂內臟冷,又云:「白屬氣,赤屬血。」皆泛而不切之言也。明於斯道者,必有神悟焉。

十六味保元湯,治赤白帶下。骨碎補、貫仲去毛三錢、杜仲、小茴香鹽酒炒一錢五分、人參二錢、黃耆一錢、巴戟二錢、當歸一錢、石斛七分、升麻七分、山藥一錢、生草六分、獨活一錢、茯苓七分、蓮鬚一錢、黃柏八分、員肉三枚。六龍固本丸,山藥四兩、巴戟肉四兩、山茱萸四兩、川練子二兩、小茴香一兩、補骨脂二兩、青鹽三錢湯拌,人參二兩、蓮肉二兩、黃耆二兩、川芎一兩、木瓜一兩。

第三十三節,治帶下以壯脾胃升陽氣為主

薛立齋曰:

徐用誠云:「帶下白屬氣,未屬血。」東垣云:「血崩久則亡陽。」故白滑之物下流,未必全拘於帶脈。

竊謂前證,或因六淫七情,或因醉飽房勞,或因膏粱厚味,或燥劑所致,脾胃虧損,陽氣下陷,或溼痰注,蘊積而成,故言帶也。

凡此皆當脾胃升陽為主,佐以各經見證之藥。

包青屬肝,小柴胡加山梔、防風。

濕熱壅滯,小便赤澀,龍膽瀉肝湯。

肝血不足,或燥熱風熱,六味丸。

色赤屬心,小柴胡加黃連、山梔、當歸。

思慮過傷,妙香散。色白屬肺,補中湯加山梔。色黃屬脾,六君子加山梔。柴胡,不應,用歸脾湯。色黑屬腎,六味丸。氣血俱虛,八珍湯。陽氣下陷,補中湯。濕痰下注,補中加茯苓、半夏、蒼朮、黃柏。

氣虛痰飲下注,四七湯送六味丸。

不可拘肥人多痰瘦人多火,而以燥濕瀉火之藥輕治之也。

〔慎齋按〕已上七條,序治帶下之大法也。

帶下有寒冷、溼熱、虛實之不同,故諸家治法,有攻下,溫補之不一。

如子和、太無、潔古,用攻下之法也。丹溪、約之、宗厚,用攻補兼施之法也。至楊仁齋、薛立齋以厚脾壯胃立論,與東垣。仲淳之旨為共貫矣。

吳梅坡以補腎固本為治,興養葵之旨有先得矣,此皆探本窮源之學,

與張劉之燥溼清熱,丹溪之消痰升澀,又有標本內外之殊,讀者當會通之。

第三十四節,帶下傷五臟有五色之分

婦人良方曰:

婦人帶下,其名有五,因經行產後,風邪入胞門,傳於臟腑而致之。

若傷足厥陰肝經,色如青泥。傷手少陰心經,色如紅津。

傷手太陰肺經,形如白涕。傷足太陰脾經,黃如爛瓜。

傷足少陰腎經,黑如衃血。人有帶脈,橫於腰間,如束帶之狀,病生於此,故名為帶。

Tags: , , , , , , , , , , , ,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