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節,治癥瘕不可峻攻以傷元氣

李氏曰:

善治癥瘕者,調其氣而破其血,消其食而豁其痰,衰其大半而止,不可猛攻,以傷元氣,寧扶脾胃正氣,待其自化。凡攻擊之藥,病重病受之,病輕則胃氣受傷矣。

或云待塊消盡而後補養,則胃氣之存也幾希。

第十二節,治癥瘕積聚以行氣為主

武叔卿曰:

癥瘕積聚,並起於氣,故有氣積氣聚之說,然謂瘕屬血病者,氣聚而後血凝也,其夾食夾痰,又各隨所積而變見矣。

夫痰與血食,皆賴氣以行化,故氣行物生,氣病物病,此百病所以皆生於氣,破血消痰消食之劑,必用氣藥者以此也。

〔慎齋按〕

已上三條,序治痞癖癥瘕之大法也。夫痞癖癥瘕,小外氣之所聚,血之所凝,故治法不過破血行氣,濟陰又推廣痰食瘀血,兼以行氣為主也。內經有石瘕。腸覃二證,前已載之胎前鬼胎證,故玆不復贅。

Tags: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