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節,乳巖屬憂怒抑鬱肝脾氣逆

朱丹溪曰:

婦人有憂怒抑鬱,朝夕積累,脾氣消阻,肝氣橫逆,遂成隱核如棋子,不痛不癢,數年而發,名曰乳巖,以瘡形似巖穴也,不可治。

第十二節,乳巖屬肝脾鬱怒氣血虧所致

薛立齋曰:

乳巖乃七情所傷,肝經血氣枯槁之證,不赤不痛,內有小核,積之歲月漸大,內潰深爛,為難治,因肝脾鬱怒,氣血虧損故也。

治法,焮痛寒熱初趄,即發表散邪,肝清胃為主,宜益氣養榮湯,加味迶遙散,可以內消。若用行氣破血,則速其亡矣。

第十三節,乳巖屬鬱氣有用藥法

武叔卿曰:

乳巖之病,大都生於鬱氣,蓋肝主怒,其性條達,鬱而不舒,則屈其挺然之質,乳頭屬厥陰,其氣與痰,時積累而成結核。

玆以風藥從其性,氣藥行其滯,參、耆、歸、芍、補氣血,枳實、烏藥、木通疏利壅積,柴、防、蘇葉表散,白芷腐膿通榮衛,檳榔通滯下行,官桂行和血脈,且曰木得桂而枯,為伐肝要藥。〔慎齋按〕已上三條,序乳巖之證也。

病雖均在乳,而有癰與巖之分,癰輕而巖重,癰之來也驟,而巖之成也漸,故治癰易而治巖難大抵癰屬外感之風熱,內傷之厚味,兒吮俱多,巖本於七情鬱怒,臟氣不平,肝脾虧損,故治巖之法,與治癰微有小同,一宜補少而瀉多,一宜瀉少而補多也。

第十四節,乳證治法總論

薛立齋曰:

大凡乳證,若恚怒,宜疏肝清熱。焮痛寒熱,宜發表散邪。腫焮痛者,宜清肝消毒,並隔蒜灸。不作膿,或膿不潰,補氣血為主。不收歛,或膿稀,補脾胃為主。膿出反痛,或發寒熱,補氣血為主。或晡熱內熱,補血為主。若飲食少思,或作嘔吐,補胃為主。飲食難化,或作泄瀉,補脾為主。勞碌腫痛,補氣血為主。怒氣腫痛,養肝血為主。兒囗所吹,須吮通揉散,若成癰,治以前法。若乳巖屬肝脾二臟鬱怒,氣血虧損。故初起小核結於乳內,肉色如故,五心發熱,肢體倦瘦,月經不調,加味歸脾湯,加味逍遙,神效瓜蔞散,多服自消。若遷延日久,漸大,巖色赤,出水腐潰深洞,用前歸脾湯等藥,可延歲月。若誤攻伐,則危殆矣。〔慎齋按〕

已上一條,序治乳癰、乳巖之大法也。世醫治乳癰、乳巖,不過寒涼清火,破氣消瘀,豈知病之成也,原於肝胃虧損,榮衛不能運所致。惟立齋倦倦於扶持脾胃,補氣養血為主,戒人不可誅伐太過,以致殀枉,垂訓之意深。

Tags: , , , , ,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