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惑論第八十

(第一章)

黃帝問於歧伯曰:余嘗上於清冷之臺,中階而顧,匍匐而前,則惑,余私異之,竊內怪之,獨瞑獨視,安心定氣,久而不解,獨博獨眩,披髮長跪,俛而視之,後久之不已也。卒然自上,何氣使然。歧伯對曰:五藏六府之精氣,皆上於目,而為之精,精之窠為眼,骨之精瞳子,筋之精為黑眼,血之精為絡,

其窠氣之精為白眼,肌肉之精為約朿,裹擷筋骨血氣之精而與脈并為系,上屬於腦,後出於項中,故邪中於項,因逢其身之虛,其入深,則隨眼系以入於腦,入於腦則腦轉,腦轉則引目系急,目系急則目眩以轉矣。邪其精,其精所中,不相比也,則精散,精散則視歧,視歧見兩物。目者,五藏六府之精也,

營衛魂魄之所常營也,神氣之所生也,故神勞則魂魄散,志意亂,

是故瞳子黑眼法於陰,白眼赤脈法於陽也。故陰陽合傳而精明也。目者,心使也,心者,神之舍也,故神精亂而不轉,卒然見非常處,精神魂魄,散不相得,故曰惑也。黃帝曰:余疑其然。余每之東苑,未嘗不惑,去之則復,余唯獨為東苑勞神乎,何其異也。歧伯曰:不然也。心有所喜,神有所惡,卒然相惑,則精氣亂,視誤,故惑,神移乃復,是故間者為迷,甚者為惑。

(第二章)

(第一節)

黃帝曰:人之善忘者,何氣使然。歧伯曰:上氣不足,下氣有餘,腸胃實而心肺虛,虛則營衛留於下,久之不以時上,故善忘也。

(第二節)

黃帝曰:人之善飢而不嗜食者,何氣使然。歧伯曰:精氣并於脾,熱氣留於胃,胃熱則消穀,穀消故善饑,胃氣逆上,則胃脘寒,故不嗜食也。

(第三節)

黃帝曰:病而不得臥者,何氣使然。歧伯曰:衛氣不得入於陰,常留於陽,

留於陽則陽氣滿,陽氣滿則陽蹻盛,不得入於陰則陰氣虛,故目不瞑矣。

(第四節)

黃帝曰:病目而不得視者,何氣使然。歧伯曰:衛氣留於陰,不得行於陽,

留於陰則陰氣盛,陰氣盛則陰蹻滿,不得入於陽則陽氣虛,故目閉也。

(第五節)

黃帝曰:人之多臥者,何氣使然。歧伯曰:此人腸胃大而皮膚濕而分肉不解焉。腸胃大則衛氣留久,皮膚濕則分肉不解,其行遲。夫衛氣者,晝日常行於陽,夜行於陰,故陽氣盡則臥,陰氣盡則寤。故腸胃大,則衛氣行留久,皮膚濕,分肉不解,則行遲,留於陰也久,其氣不清,則欲瞑,故多臥矣。其腸胃小,皮膚滑以緩,分肉解利,衛氣之留於陽也久,故少瞑焉。黃帝曰:其非常經也,卒然多臥者。何氣使然。歧伯曰:邪氣留於上焦,上焦閉而不通,已食若飲湯,衛氣留久於陰而不行,故卒然多臥焉。

(第六節)

黃帝曰:善。治此諸邪,奈何。歧伯曰:先其藏府,誅其小過,後調其氣,盛者寫之,虛者補之,必先明知其形志之苦樂,定乃取之。

Tags: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