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物驚,宜鎮心以黃連安神丸,若氣動所驚,宜寒水石安神丸,大忌防風丸,治風
辛溫之藥必殺人,何也?辛散浮溫,熱者火也,能令母實,助風之氣盛,皆殺人也
,因驚而泄青色,先鎮肝以硃砂之類,勿用寒涼之氣,大禁涼驚丸,風木旺必克脾
胃,當先實其土後瀉其子,閻孝忠編集錢氏方,以益黃補土誤矣,其藥有丁香辛熱
助火,火旺土愈虛矣,青橘皮瀉肺金,丁香辛熱大瀉肺與大腸,脾實當瀉子,今脾
胃虛反更瀉子而助火,重虛其土,殺人無疑矣,其風木旺證,右關脈洪大,掌中熱
腹皮熱,豈可以助火瀉金,如寒水來乘脾土,其病嘔吐腹痛,瀉痢青白,益黃散聖
藥也,今立一方,先瀉火補金,大補其土,是為神治之法。

黃耆湯:

黃耆(二錢),人參(一錢),炙甘草(五分)。

右咀,作一服,水一大盞煎至半盞,去柤,食遠服,加白芍藥尤妙。

此三味皆甘溫,能補元氣,甘能瀉火,內經云:熱淫於內,以甘瀉之,以酸收之,
白芍藥酸寒,寒能瀉火,酸味能瀉肝而大補肺金,所補得金土之位,金旺火虛,風
木何由而來克土,然後瀉風之邪。

夫益黃散理中丸養神丸之類,皆治脾胃寒濕大盛神品之藥也,若得脾胃中伏熱火勞
役不足之證,及服熱藥巴豆之類,胃虛而成慢驚之證,用之必傷人命,夫慢驚風者
,皆由久瀉脾胃虛而生也,錢氏以羌活膏療慢驚風,誤矣,脾虛者,由火邪乘其土
位,故曰從後來者為虛邪,火旺能實其木,木旺故來克土,當於心經中,以甘溫補
土之源,更於脾土中瀉火以甘寒,更於脾土中補金以酸涼,致脾土中金旺火衰,風
木自虛矣,損食多進藥愈前藥是也。

益黃散:

治胃中風熱。

黃耆(二錢),陳皮(去白),人參(各一錢),芍藥(七分),生甘草,熟甘草
(各五分),黃連(少許)。

右為細末,每服二錢,水一盞煎至五分,食前服。

升陽益血湯:

二月間有一小兒未滿一百日,病腹脹,二日大便一度,瘦弱身黃色,宜升陽氣滋血
益血補血利大便。

蝎梢(二分),神末,升麻(各三分),當歸,厚朴(各一錢),桃仁(十箇)

右都作一服,水一大盞煎至半盞,去柤,食遠熱服。

厚腸丸:

治小兒失乳,以食飼之,未有食腸不能克化,或生腹脹,四肢瘦弱,或痢色無常。

厚朴,青皮(各二分),橘紅,半夏,蒼朮,人參(各三分),枳實,麥柏麵,神
末(各五分)。

右為極細末,水煮麵糊為丸麻子大,每服二十丸,溫水送下,食前,忌飽食。

補陽湯:

時初冬,一小兒二歲大,寒證,明堂青脈,額上青黑,腦後青絡高起,舌上白滑,
喉鳴而喘,大便微青,耳尖冷,目中常常淚下,仍多眵,胸中不利,臥而多驚,無
搐則寒。

黃柏,橘皮,葛根,連翹,蝎梢,炙甘草(各一分),升麻,黃耆,柴胡(各二分
),當歸身,麻黃(各三分),吳茱萸,生地黃,地龍(各五分)。

右咀,都作一服,水一大盞半煎至六分,去柤,乳食後熱服,服藥之後,添喜笑
,精神出,氣和順,乳食旺。

大蕪荑湯(一名梔子茯苓湯):

治黃疳,土色為熱為濕,當小便不利,今反利,知黃色為燥,胃經中大熱,髮黃脫
落,知膀胱與腎俱受土邪,乃大濕熱之證,鼻下斷作瘡者,土逆行榮氣伏火也,能
乳者,胃中有熱也,寒則食不入,喜食土者,胃不足也,面黑色者為寒為痹,大便
青寒褐色血黑色,熱畜血中間黃色,腸中有熱,治法當滋榮潤燥除寒熱致津液。

防風,黃連(各一分),黃柏,炙甘草,麻黃(不去根節),羌活(各二分),山
梔子仁,柴胡,茯苓(各三分),當歸(四分),大蕪荑,白朮(各五分)。

右剉如麻豆大,都作一服,用水一大盞半煎至六分,去柤,食前稍熱服。

塌氣退黃湯(一名茯苓滲濕湯):

治小兒面色痿黃,腹脹,食不能下。

白朮,柴胡(各半分),升麻(一分),桂枝,麻黃,吳茱萸,厚朴,羌活,草豆
蔻,神末,蒼朮,澤瀉,白茯苓,豬苓,黃柏,橘紅(各二分),青皮,黃連(
各五分),杏仁(二箇)。

右都作一服,水二大盞煎至一盞,去柤,食前溫服。

中滿分消丸:

枳實,黃連(去鬚),厚朴(各五分),乾薑,薑黃,豬苓(各一錢),橘皮,甘
草,白朮(各一錢五分),砂仁,澤瀉,茯苓(各二錢),半夏(四錢),黃芩(
一兩二錢)。

右為細末,湯浸蒸餅為丸,如黍米大,每服三五十丸,溫水下。

消痞丸:

黃連(五錢),黃芩(二錢),厚朴(七分),薑黃(五分),乾生薑,人參(各
四分),甘草(三分),枳實(二分),橘皮(一分)。

右為細末,湯浸蒸餅為丸,如黍米大,每服三十丸,隨乳下。

==小標題== 斑疹論

夫斑疹始出之證,必先見面燒腮赤,目胞亦赤,呵欠煩悶,乍涼乍熱,咳嗽嚏噴,
足稍冷,多睡驚,並瘡疹之證,或生膿胞,或生小紅斑,或生癮疹,此三等不同,
何故?俱顯上證而後乃出,蓋以上諸證皆太陽寒水,起於右腎之下,煎熬左腎足太
陽膀胱寒水夾脊,逆流上頭下額,逆手太陽丙火,不得傳導,逆於面上,故顯是證
,蓋壬癸寒水克丙丁熱火故也,諸斑證皆從寒水逆流而作也,醫者當知此理,乃敢
用藥,夫胞者,一名赤宮,一名丹田,一名命門,主男子藏精施化,婦人繫胞有孕
,俱為生化之源,非五行也,非水亦非火,此天地之異名也,象坤土之生萬物也,
夫人之始生也,血海始淨,一日二日精勝其血則為男子,三日四日五日血脈已旺,
精不勝血則為女子,二物相搏,長生先身謂之神,又謂之精,道釋二門言之,本來
面目是也,其子在腹中十月之間,隨母呼吸呼吸者,陽氣也,而生動作滋益精氣神
,饑則食母血,渴則飲母血,兒隨日長,皮肉筋骨血脈形氣俱足,十月降生,口中
尚有惡血,啼聲一發,隨吸而下,此惡血復歸命門胞中,僻於一隅,伏而不發,直
至因內傷乳食濕熱之氣,下流合於腎中,二火交攻,致榮氣不從,逆於肉理,惡血
乃發,諸斑疹皆出膀胱壬水,其瘍後聚肉理,歸於陽明,故三番斑始顯之證,皆足
太陽壬膀胱克丙小腸,其始出皆見於面,終歸於陽明肉理,熱化為膿者也,二火熾
甚反勝寒水,遍身俱出,此皆出從足太陽傳變中來也,當外發寒邪,使令消散,內
瀉二火,不令交攻,其中令濕氣上歸復其本位,可一二服立已,仍令小兒以後再無
二番斑出之,患此,內經之法,覽者詳之。

消毒救苦散:

治斑證悉具,消化便令不出,如已出希者,再不生斑。

防風,羌活,麻黃根,升麻,生地黃,連翹(初出者減,出大者加),酒黃柏(各
五分),當歸身,黃連(各三分),川芎,本,柴胡,葛根,酒黃芩,生黃芩,
蒼朮(各二分),細辛,生甘草,白朮,陳皮,蘇木,紅花(各一分),吳茱萸(
半分)。

右剉如麻豆大,每服五錢,水二大盞煎至一盞,去柤,稍熱空心服。

夫斑疹出者,皆因內傷,必出斑榮氣逆故也,大禁牽牛巴豆,食藥宜以半夏枳朮大
黃益智仁之類,去其泄瀉止其吐,若耳尖冷呵欠,睡中驚,嚏噴眼澀,知必出斑也
,諸大膿泡小水泡,斑疹癮三色皆榮氣逆而寒復其表,宜以四味升麻湯中加當歸身
連翹,此定法也。

如肺成膿斑,先嗽喘或氣高而喘促加人參,少加黃芩以瀉伏火而補元氣。

如心出小紅斑,必先見嗌乾驚悸,身熱肌肉腫,脈弦洪少加黃連。

如命門出癮疹,必先骨疼身熱,其疼痛不敢動搖,少加生地黃,又加黃柏;諸斑疹
皆為陰證,瘡須皆因內傷飲食,脾胃不足,榮氣逆行,雖火熱內熾,陰覆其外,治
法如前。

辨小兒斑證:

呵欠,嚏噴,睡中發驚,或耳尖冷,眼澀。

或辨復食,口熱,或口醋氣,妳瓣不消,或腹中痛。

如斑證少具,其斑未發,乃與升麻湯三五錢,帶熱服之,待身表溫和,斑疹已顯,
服藥乃止。

如其身涼,其斑未出,辨得是斑證,無問服數,直候身表溫和,及斑瘡已顯,然後
乃止,只時時與桔梗湯,寬胸膈利咽喉。

桔梗湯:

如斑已出,只時時與之,快咽喉寬利胸膈。

桔梗(二錢),甘草(一錢炙)。

右為麤末,每服三錢,水一大盞煎至六分,去柤,大溫時時服之,不可計服數。

如見傷食證,又見斑證,先與不犯大黃巴豆藥克化過,再與升麻湯;如食重傷前藥
,不能過再與犯大黃巴豆藥過;如大便行當,即便與升麻湯服之,恐斑子內陷已後
,臨時作罪過;如斑子已出稠密,身表熱,急與下項:

黍粘子湯:

如斑子已稠密,身表熱,急與此藥服之,防後青乾黑陷。

黍粘子(炒香),當歸身(酒洗),炙甘草(各一錢),柴胡,連翹,黃耆,黃芩
(各一錢五分),地骨皮(二錢)。

右同為麤末,每服二錢,水一大盞煎至六分,去柤,溫服空腹服,藥畢且休與乳食

麻黃柴胡升麻湯:

治小兒寒鬱而喘,喉鳴腹滿,鼻流清涕,脈沉急而數。

麻黃,草豆蔻仁,益智仁(各一錢五分),吳茱萸,厚朴(各二分),當歸梢,甘
草,柴胡,生黃芩(各一分),升麻,神,蘇木(各半分),全蠍(二箇),紅
花(少許)。

右剉如麻豆大,分作二服,水一大盞煎至七分,去柤,食遠服,忌風寒,微有汗則
效。

蘭室秘藏卷下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