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標題== 肺之脾胃虛論。

脾胃之虛,怠惰嗜臥,四肢不收,時值秋燥令行,濕熱少退,體重節痛,口苦舌乾
,食無味,大便不調,小便頻數,不嗜食,食不消,兼見肺病,灑淅惡寒,慘慘不
樂,面色惡而不和,乃陽氣不升故也,當升陽益胃,名之曰升陽益胃湯。

升陽益胃湯:

黃耆(二兩),人參(去蘆一兩),半夏(湯洗此一味脈澀者宜用),甘草(炙一
兩),白芍藥,防風(以其秋旺故以辛溫瀉之),羌活,獨活(各五錢),橘皮(
不去攘四錢),茯苓(小便利不渴者勿用),澤瀉(不淋勿用),柴胡,白朮(各
三錢),黃連(二錢)。

何故秋旺用人參白朮勺藥之類反補肺,為脾胃虛則肺最受病,故因時而補易為力也

右咀,每服三錢,生薑五片棗二枚去核,水三盞同煎至一盞,去柤,溫服,早飯
午飯之間服之,禁忌如前,其藥漸加至五錢,止服藥後,如小便罷而病加增劇,是
不宜利小便,當少去茯苓澤瀉,若喜食,初一二日不可飽食,恐胃再傷,以藥力尚
少,胃氣不得轉運升發也,須薄滋味之食或美食助其藥力,益升浮之氣而滋其胃氣
也,慎不可淡食以損藥力而助邪氣之降沉也,可以小役形體,仗胃與藥得轉運升發
,慎勿大勞役使復傷,若脾胃得安靜尤佳,若胃氣少,覺強壯,少食果以助穀藥之
力,經云:五穀為養,五果為助者也。

==中標題== 君臣佐使法。

至真要大論云:有毒無毒,所治為主,主病者,為君,佐君者,為臣,應臣者,為
使,一法,力大者為君,凡藥之所用皆以氣味為主,補瀉在味,隨時換氣,氣薄者
,為陽中之陰,氣厚者,為陽中之陽,味薄者,為陰中之陽,味厚者,為陰中之陰
,辛甘淡中熱者,為陽中之陽,辛甘淡中寒者,為陽中之陰,酸苦鹹之寒者,為陰
中之陰,酸苦鹹之熱者,為陰中之陽,夫辛甘淡酸苦鹹,乃味之陰陽,又為地之陰
陽也,溫涼寒熱,乃氣之陰陽,又為天之陰陽也,氣味生成,而陰陽造化之機存焉
,一物之內,氣味兼有,一藥之中,理性具焉,主對治療,由是而出,假令治表實
,麻黃葛根,表虛,桂枝黃耆,裏實,枳實大黃,裏虛,人參芍藥,熱者,黃芩黃
連,寒者,乾薑附子之類為君,君藥分兩最多,臣藥次之,使藥又次之,不可令臣
過於君,君臣有序,相與宣攝,則可以禦邪除病矣,如傷寒論云:陽脈澀,陰脈弦
,法當腹中急痛,以芍藥之酸於土中瀉木為君,飴糖炙甘草,甘溫補脾養胃為臣,
水挾木勢亦來侮土,故脈弦至腹痛,肉桂大辛熱佐芍藥以退寒水,薑棗甘辛溫發散
陽氣行於經脈皮毛為使,建中之名,於此見焉,有緩急收散升降浮沉澀滑之類非一
,從權立法於後。

如皮手肌肉之不伸,無大熱不能食而渴者,加葛根五錢;燥熱及胃氣上衝,為衝脈
所逆或作逆氣而裏急者,加炒黃柏知母;覺胸中熱而不渴,加炒黃芩;如胸中結滯
氣澀,或有熱病者,亦各加之;如食少而大便少者,津液不足也,勿利之,益氣補
胃自行矣。

如氣弱氣短者,加人參,只升陽之劑助陽尤勝,加人參;惡熱發熱而燥渴,脈洪大
,白虎湯主之,或喘者加人參,如渴不止,寒水石石膏各等分,少少與之,即錢氏
方中甘露散,主身大熱而小便數,或上飲下溲,此燥熱也,氣燥加白葵花,血燥加
赤葵花。

如脈弦,只加風藥,不可用五苓散;如小便行,病增者,此內燥,津液不能停當,
致津液,加炒黃柏赤葵花;如心下痞悶者,加黃連一黃芩三,減諸甘藥,不能食,
心下軟而痞者,甘草瀉心湯則愈(痞有九種,治有仲景湯五方,瀉心湯);如喘滿
者,加炙厚朴。

如胃虛弱而痞者,加甘草。

如喘而小便不利者,加苦亭藶(小便不利者加之,小便利為禁藥也);如氣短氣弱
而腹微滿者,不去人參,去甘草加厚朴,然不若苦味泄之而不令大便行。

如腹微滿而氣不轉,加之中滿者,去甘草倍黃連加黃柏更加三味五苓散小許,此病
雖宜升宜汗,如汗多亡陽加黃芩,四肢煩熱肌熱與羌活柴胡升麻葛根甘草則愈。

如鼻流清涕,惡風或項背脊膂強痛,羌活防風甘草等分黃耆加倍臨臥服之。

如有大熱,脈洪大加苦寒劑而熱不退者,加石膏。

如脾胃中熱,加黃連甘草。

凡治此病,脈數者當用黃柏,或少加黃連,以柴胡蒼朮黃耆甘草更加升麻得汗出則
脈必下,乃火鬱則發之也。

如證退而脈數不退,不洪大而疾有力者,多減苦藥,加石膏;如大便軟或泄者,加
桔梗,食後服之,此藥若誤用則其害非細,用者當斟酌,旋旋加之,如食少者不可
用石膏,石膏善能去脈數疾病退脈數,不退者,不可治也;如不大渴亦不可用,如
脈弦而數者,此陰氣也,風藥升陽以發火鬱則脈數峻退矣,已上五法,加滅未盡,
特以明大概耳。

==中標題== 分經隨病制方。

脈經云:風寒汗出,肩背痛,中風,小便數而欠者,風熱乘其肺,使脈氣鬱甚也,
當瀉風熱以通氣防風湯主之。

通氣防風湯:

柴胡,升麻,黃耆(已上各一錢),羌活,防風,橘皮,人參,甘草(各五分),
本(三分),青皮,白豆寇仁,黃柏(各二分)。

右咀,都作一服,水二大盞煎至一盞,去柤,溫服食後,氣盛者宜服,面白脫色
氣短者勿服。

如小便遺失者,肺氣虛也,宜安臥養氣,禁勞役,以黃耆人參之類補之,不愈當責
有熱加黃柏生地黃。

如肩背痛,不可回顧,此手太陽氣鬱而不行,以風藥散之。

如脊痛項強,腰似折,項似拔,上衝頭痛者,乃足太陽經之不行也,以羌活勝濕湯
主之。

羌活勝濕湯:

羌活,獨活(各一錢),甘草(炙),本,防風(各五分),蔓荊子(三分),
川芎(二分)。

右件咀,都作一服,水二盞煎至一盞,去柤,溫服食後,如身重腰沉沉然,乃經
中有濕熱也,更加黃柏一錢附子半錢蒼朮二錢。

如腿腳沉重無力者加酒洗漢防己半錢,輕則附子,重則川烏頭少許,以為引用而行
血也。

如臥而多驚,小便淋溲者,邪在少陽厥陰,亦用太陽經藥更加柴胡半錢,如淋加澤
瀉半錢,此下焦風寒二經合病也,經云:腎肝之病同一治,為俱在下焦,非風藥行
經不可也。

如大便後有白膿或只便白膿者,因勞役氣虛傷大腸也,以黃耆人參湯補之;如裹急
頻見,血虛也,更加當歸。

如肺脹膨膨而喘咳,胸高氣滿,壅盛而上奔者,多加五味子,人參次之,麥門冬又
次之,黃連少許。

如甚則交兩手而瞀者,真氣大虛也,若氣短加黃耆五味子人參,氣盛加五味子人參
黃芩荊芥穗,冬月去荊芥穗加草豆蔻仁。

如嗌痛頷腫,脈洪大面赤者,加黃芩桔梗甘草各五分。

如耳鳴目黃,頰頷腫,頸肩臑肘臂外後廉痛,面赤,脈洪大者,以羌活防風甘草
本通其經血,加黃芩黃連消其腫,以人參黃耆益其元氣而瀉其火邪。

如脈緊者,寒也,或面白善嚏,或面色惡皆寒也,亦加羌活等四味,當瀉足太陽,
不用連芩,少加附子以通其脈。

面色惡,多悲恐者,更加桂附。

如便白膿少有滑,頻見汙衣者,氣脫,加附子皮,甚則加米殼。

如氣澀者,只以甘藥補氣,當安臥不語以養其氣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