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標題== 膈咽不通并四時換氣用藥法。

黃帝鍼經云:胃病者,腹脹,胃脘當心而痛,上支兩膈咽不通,食飲不下,取
三里。夫咽者,嚥物之門戶也。膈者,上焦胸中心肺之分野,不通者,升降之氣,
上不得交。又云:清氣在下則生飧泄,泄黃如糜,米穀不化者是也。濁氣在上則生
脹,腹中滿不得大便,或大便難,或先結後溏皆是也。濁氣在上當降而不降者
,乃腎肝吸人之陰氣,不得下而反在上也,胃氣逆上,或為嘔,或為吐,或為噦者
,是陰火之邪上衝,而吸入之氣不得入,故食不下也,此皆氣衝之火逆,胃之脈反
上而作者也,清氣在下則生飧泄者,胃氣未病之日,當上行心肺而營經也,因飲食
失節,勞役形體,心火乘於土位,胃氣弱而下陷於陰中,故米毇入而不得升,反降
而為飧泄也。膈咽之間,交通之氣,不得表裏者。皆衝脈上行,逆氣所作也。蓋胃
病者,上支兩膈咽不通,飲食不下,取三里者是也,鍼經云:清濁相干,亂於胸
中,是為大悗,悗者,惑也。氣不交通,最為急證,不急去之,諸變生矣。聖人治
此有要法,陽氣不足,陰氣有餘,先補其陽,後瀉其陰,是先令陽氣升發在陽分,
而後瀉陰也,春夏之月,陽氣在經,當益其經脈,去其血絡,秋冬陽氣降伏,當先
治其藏府,若有噎有塞,塞者,五藏之所生,陰也,血也。噎者,六府之所生,陽
也,氣也。二者皆由陰中伏陽而作也,今立四氣用藥并治法於後。

冬三月,陰氣在外,陽氣內藏,當外助陽氣,不得發汗,內消陰火,勿令泄瀉,此
閉藏周密之大要也。盛冬乃水旺之時,水旺則金旺,子能令母實,肺者腎之母,皮
毛之陽,元本虛弱,更以冬月助其令,故病者善啑,鼻流清涕,寒甚出濁涕,啑不
止,比常人大惡風寒,小便數而欠,或上飲下便,色清而多,大便不調,夜寒無寐
,甚則為痰咳,為嘔,為噦,為吐,為唾白沫,以至口開目瞪,氣不交通,欲絕者

吳茱萸丸主之。

吳茱萸,草豆蔻仁(各一錢二分),橘皮,益智仁,人參,黃耆,升麻(各八分)
,澤瀉,白僵蠶,薑黃,柴胡(各四分),當歸身,炙甘草(各六分),木香(二
分),青皮(三分),大麥蘗(一錢五分),半夏(一錢)。

右件為細末,湯浸蒸餅為丸,如綠豆大,細嚼三十丸,白湯送下,無時。

夏三月,大暑,陽氣在外,陰氣在內,以此病而值此時,是天助正氣,而挫其邪氣
,不治而自愈矣。然亦有當愈不愈者,蓋陰氣極盛,正氣不能伸故耳,且如膈咽不
通,咽中如梗,甚者前證俱作,治法當從時。利膈丸泄肺火,以黃耆補中湯送下,
如兩足痿厥,行步恇然,欹側欲倒,臂臑如折,及作痛而無力,或氣短氣促而喘或
不足以息,以黃耆,人參,甘草,白朮,蒼朮,澤瀉,豬苓,茯苓,橘皮等,作湯
送下滋腎丸一百五十丸,六七月之間濕熱之令大行,氣短不能言者,加五味子,麥
門冬。如下痞膨悶,食不下,以上件白朮蒼朮等湯,送下消痞丸五七十丸,更當審
而用之。

利膈丸

主胸中不利,痰嗽喘促,脾胃壅滯。木香(七錢),檳榔(七分半),厚栱(薑製
二兩)人參,藿香葉,枳實(麩炒),炙甘草,當歸(各二兩),大黃(酒浸焙秤
二兩)。

右為細末,滴水和丸,或少用蒸餅亦可,如桐子大,每服三五十丸,食後諸飲下。

消痞丸。

治一切心下痞悶及積,年久不愈者。

黃連(去鬚揀淨炒六錢),黃芩(刮黃色六錢),薑黃,白朮(各一兩),人參(
四錢),炙甘草(二錢),縮砂仁(三錢),枳實(麩炒黃色半兩),橘皮(四錢
),乾生薑(二錢),半夏(湯洗七次四錢),(炒黃色二錢),一方加澤瀉,
厚朴(各三錢),豬苓(二錢半)。

右為極細末,湯浸蒸餅為丸,如桐子大,每服五七十丸至百丸,白湯送下,食後服

黃耆補中湯。

黃耆(一錢),人參(八分),炙甘草,白朮,蒼朮,橘皮(各半兩),澤瀉,豬
苓,茯苓(各三分)。

右咀,都作一服,水二盞煎至一盞,去滓,大溫送下上件丸藥。

==中標題== 本草十劑。

宣可以去壅,薑橘之屬是也,此大略言之。蓋外感六淫之邪,欲傳入裏,三陰尚實
而不受逆,邪氣於胸中窒塞不通,而或噦或嘔,所謂壅也,仲景云:嘔多雖有陽明
證,不可攻之,況乾噦者乎,三陰者脾也,故單用生薑,宣散必愈,若嘔者有聲而
有物,邪在胃系,未深入胃中,以生薑橘皮治之,或以霍香丁香半夏,亦此之類投
之,必愈。此天分氣分虛無處,一無所受,今乃窒塞,仲景謂,膈之上屬上焦,悉
屬於表,或有形質之物,因而越之則可,若氣壅則不可越之者,吐也。亦無下之理
,破氣藥也。辛瀉氣,若陰虛穢氣逆上,窒塞嘔噦,不足之病,此地道不通也,止
當用生地黃,當歸,桃仁,紅花之類,和血涼血潤血,兼用甘藥以補其氣,微加大
黃芒硝以通其閉,大便利,邪氣去,則氣逆嘔噦自不見矣,復有胃中虛熱,穀氣久
虛,發而為嘔噦者,但得五穀之陰以和之,五穀皆屬陰,或食或飲,白湯皆止嘔噦
,則嘔噦自止,且如小兒斑後,餘熱不退,痂不收歛,大便不行,一謂血燥,則當
以陰藥治血,因而補之,用清涼飲子,通利大便,而瀉其熱也。潔古云:涼風至而
草木實,夫清涼飲子,乃秋風徹熱之劑,傷寒家,邪入於裏,日晡潮熱,大渴引飲
,譫語躁狂,不大便,是謂胃實,乃可攻之。夫胃氣為濕熱所傷,以承氣湯瀉其土
實,元氣乃得周流,承氣之名,於此見矣。今衰世人,以苦瀉火,故備陳之除熱瀉
火非甘寒不可,苦寒瀉火,非徒無益,而反害之,故諄諄及此,至如孫真人言,生
薑嘔家之聖藥,謂上焦氣壅,表實而言之,非以瀉氣而言之也。

若脾胃虛弱,穀氣不行,榮衛下流,清氣不上,胸中閉塞,惟益胃,推揚穀氣而巳
,不宜瀉也,若妄以瀉氣瀉血藥下之,下之則轉增閉塞疼痛,或變作結胸,復下其
膈,由此致危者多矣,鍼經說,阿欠噦唏,振寒噫啑,嚲涕淚出,太息,涎下,耳
中鳴,自齧舌,頰唇視生,病者補之,此十二邪者,皆奇邪之走空竅者也,凡邪之
所在,皆為不足,宜補而不宜瀉,空竅者,胃之清氣能通也,胃氣虛,則穀氣不上
行,是氣路不利,經云:廉泉玉英者,津液之道路也,津液不上,胸中氣路不開,
亦令人噦,勿作外實,辛(幸)藥生薑之類,瀉其壅滯,蓋肺氣已虛,而反瀉之,
是重瀉其氣,必胸中如刀劙之痛,與正結胸無異,亦聲聞于外,用藥之際,可不慎
哉。

通可以去滯,通草防巳之屬是也。防巳大苦寒,能瀉血中大熱之滯也,亦能瀉大便
,與大黃氣味同者,皆可瀉血滯,豈止防巳而已,通草甘淡,能助西方秋氣下降,
利小便,專瀉氣滯也,小便氣化,若熱絕津液之源於肺,經源絕則寒水斷流,故膀
胱受濕熱,津液癃閉,約縮小便不通,宜以此治之。其脈右寸洪緩而數,左尺亦然
,其證胸中煩熱,口燥,舌乾咽嗌亦乾,大渴引飲,小便淋瀝,或閉塞不通,脛朘
腳熱,此通草主之,凡與通草同者,茯苓,澤瀉,通草,豬苓,琥珀,麥,車前
子之類,皆可以滲泄,利其滯也,此雖泄氣滯,小便不利,於肺中有所未盡爾,予
昔寓長安,有王善夫,病小便不通,漸成中滿,腹大堅硬如石,壅塞之極,腳腿堅
脹,破裂出黃水,雙睛凸出,晝夜不得眠,飲食不下,痛苦不可名狀,其親戚輩求
治,病人始病不渴,近添嘔噦,所服治中滿,利小便之藥甚多,細思素問云:無陽
者,陰無以生,無陰者,陽無以化,膀胱,津液之府,氣化乃能出矣。此病小便癃
閉,是無陰,陽氣不化者也。凡利小便之藥,皆淡味滲泄為陽,止是氣藥,謂稟西
方燥金之化,自天降。地是陽中之陰,非北方寒水,陰中之陰所化者也。此蓋奉養
太過,膏梁積熱,損北方之陰,腎水不足,膀胱腎之室,久而乾涸,小便不化,火
又逆上而為嘔噦,非膈上所主也,獨為關,非格病也。潔古曰:熱在下焦,填塞不
便,是治關格之法。今病者,內關外格之證悉具,死在旦夕。但治下焦乃可愈,遂
處以稟北方之寒水所化,大苦寒氣味者。

黃柏,知母(各二兩),酒洗之,以肉桂為之引,用所謂寒因熱用者也。同為極細
末,煎熟水為丸,如桐子大,焙乾,空腹。令以沸湯下二百丸,少時來報,藥服須
臾,如刀刺前陰,火燒之痛,溺如瀑泉湧出,臥具盡濕,床下成流,顧盻之間,腫
脹消散,故因記之。或曰:防己之性若何?曰:防己大苦寒,能泄血中之濕熱,通
血中之滯塞,補陰瀉陽,助秋冬,瀉春夏藥也。比之於人,則險而健者也。險健之
小人,幸災樂禍,遇風塵之警,則首為亂階然,而見善亦喜,逢惡亦怒,如善用之
,亦可以敵兇暴之人,保險固之地,此瞑眩之藥,聖人有存而不廢耳。大抵聞其真
則可惡,下咽則令人身心為之煩亂,飲食為之減少,至於十二經有濕熱壅塞不通,
反治下疰腳氣,除膀胱積熱,而庇其基本,非此藥不可,真行經之仙藥,無可代之
者。復有不可用者數事,若遇飲食勞倦,陰虛生內熱,元氣穀氣已虧之病,以防巳
泄大便,則重亡其血,此不可用一也,如人大渴引飲,是熱在上焦肺經氣分,宜淡
滲之。此不可用二也,若人久病津液不行,上焦虛渴,宜補以人參葛根之甘溫,用
苦寒之劑則速危,此不可用三也。若下焦有濕熱,流入十二經,致二陰不通,然後
可審而用之耳。

補可以去弱,人參羊肉之屬是也。夫人參之甘溫,能補氣之虛,羊肉之甘熱,能補
血之虛,羊肉有形之物也,能補有形肌肉之氣,凡氣味與人參羊肉同者,皆可以補
之,故云屬也。人參補氣,羊肉補形,形氣者,有無之象也。以大言之,具天地兩
儀者也,以小言之,則人之陰陽氣血也。以之養生,則莫重於斯,以天地物類論之
,則形者,坤土也。人之脾胃也,乃生長萬物也,地欲靜,靜則萬物安,坤元,一
正之土,亙古不遷者也,耕種之土,乃五行運用者也,動之有時,春耕是也,若冬
時動之,令天氣閉藏者,泄地氣凝聚者,散精氣竭絕,萬化不安,亦如人之勞役形
體,則大病生焉。故曰:不妄作勞則明,當靜之時,若勞役妄作,則百脈爭張,血
脈沸騰,精氣竭絕,則九竅閉塞,衛氣散解,夫以人參甘草之類,治其已病,曷若
救其未病,為拔本塞源之計哉,內經云:志閑少欲,飲食有節,起居有常,減其思
慮,省語養氣,庶幾於道,何病之有,如或不慎,病形已彰,若能調其脾胃,使榮
氣旺,清氣上升,則四藏各得其所,以氣論之,天地人三焦之氣各異,損其脾者,
益其氣,損其脾胃,調其飲食,適其寒溫,黃耆之甘溫,能補皮毛之氣,人參之甘
溫,能補肺之氣,甘草之甘溫,能補脾胃之中,經營之氣,肺主諸氣,氣旺則精自
生形自盛,血氣以平。故曰:陽生則陰長,此之謂也,血不自生,須得生陽氣之藥
,血自旺矣。是陽主生也,若陰虛,單補血,血無由而生,無陽故也。仲景人參為
補血藥,其以此歟,乃補氣補血之大略也。

洩可以去閉,葶藶大黃之屬是也。此二味皆大苦寒。氣味俱厚。不減大黃,又性過
於諸藥,以泄陽分,肺中之閉也,亦能泄大便,為體輕象陽故也,大黃之苦寒,能
走而不守,泄血閉也,血閉者,謂胃中粗穢,有形之物閉塞者也,陽明病,胃家實
是也,日晡潮熱,大渴躁作,有形之熱,故泄其大便,使通和汗出而愈矣。一則治
血病,泄大便,一則泄氣閉,利小便,若經絡中及皮毛分肉間,但有疼痛,一概用
牽牛大黃下之,乖戾甚矣。通則不痛,痛則不通,痛隨利減,當通其經絡,則疼痛
去矣。如輕可以去實,麻黃葛根之屬是也。謂如頭痛,當以細辛川芎之類通之,則
無所凝滯,即痛隨利減也。臂痛有六道經絡,究其痛在何經絡之閉,以行本經,行
其氣血,氣血通利則愈矣。若表上諸疼痛,便下之,則不可。當詳細而辨之也。

輕可以去實,麻黃葛根之屬是也。夫六淫有餘之邪,客於陽分,皮毛之間,腠理閉
拒,謂之實也。實者,榮衛氣血不行之謂也。宜以輕利開腠理,致津液通氣也。皮
毛經絡寒邪之實去矣。故二藥之體,輕清成象,象氣之輕浮也。寒邪為實,輕可以
去之,然大同而小異,蓋麻黃微苦,為陰之陽,可入足太陽寒水之經,其經循背下
行,本寒而又受外寒,汗出乃愈。當以發之,葛根味甘溫,可以發足陽明燥火之經
,身已前所受寒邪也。非正發汗之藥,謂陽明禁發汗,利小便,但解去經絡肌肉間
寒邪,則氣和汗自出矣。麻黃專發汗,去皮毛氣分寒邪,葛根和解血分寒邪,乃一
陰一陽,能瀉表實,不能瀉裏實,若飲食勞倦雜病,自汗表虛之證,認作有餘便用
麻黃發之,汗大出則表益虛,此蓋不知表虛宜補,其亡陽閉其自汗,秋冬用桂枝,
春夏用黃耆代之,黃耆者,能治虛勞自汗,陽明摽病者也,陽明胃,主自汗,小便
數,若以人參甘草之補,補之脾胃實,脾胃實則衛氣行,衛氣行則表自實,表既實
,自汗何由而出,清氣上行,雖飧泄亦止矣。此治其本也。葛根雖為和解之藥,亦
不可用,用之則重虛其表,仲景所論,內外不足,自汗之證,大禁發汗,利小便。
若已經發寒汗,寒邪未去,雖發汗數多,不可禁也。寒邪已云(去),重發其汗,
則脫人元氣,若多汗小便赤澀不得利,小便為汗奪津液故也,汗家不得重發汗,小
便多不得發汗,汗多不得利小便,小便多不得重利小便,聖人所以切禁此者,為津
液乃氣血之基本也,一云亡陽,一云脫血,病人重發汗,重利小便,必脫元氣,七
神無依,則必危困矣。因辨麻黃葛根之宜禁,故兼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