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標題== 五邪相干(謂賊實微虛正也)。

假令肝病實邪,風熱相合,風性急,火搖動焰而旋轉,其脈弦而緊洪,風熱發狂,

芎黃湯。

羌活,川芎,大黃(各一兩),甘草(半兩)。

右咀,每服半兩,水二盞,煎至六分,去滓溫服。

虛邪,風寒相合,木慮腎,恐拘急,自汗,其脈弦緊而沉,仲景云:風感太陽,移
證在太陽經中,桂枝加附子湯主之。

賊邪,風燥相合,血虛筋縮,皮膚皴揭,脈弦浮而濇,仲景云:血虛筋急,桂枝加
括蔞湯主之。

微邪,風濕相合,體重節痛,藏府洞泄,脈弦長而緩,仲景云:身體疼痛,下利清
穀,急當救裏,四逆湯主之。

正邪,中風目眩,頭重,叫怒不出,脈弦緊而長。仲景云:甚則如癇,為真,羌
活湯。本草云:羌活主主癇,防風黃芩為佐,小兒為癇,大人為。

假令心病,實邪熱濕相合,憒憒心煩,熱蒸不眠,脾經絡於心經,起於心,心脾二
經相接,故為濕熱,脈浮大而緩,足太陰寄證在手太陽,宜梔豉湯,若痞加厚朴枳
實。虛邪,熱風相合,妄聽妄聞耳簫聲,膽與三焦之經同出於耳,銅人云:刺關衝
出血,瀉支溝,脈浮大而弦,初小柴胡湯,後大柴胡湯,此證是太陽與少陽為病,
前客後主也。賊邪,熱寒相合,膽惕心懸如饑,神怯恐怖,足少陰與手厥陰相接水
中,心經守邪,故神怯怖耳,脈大而沉濡,亦在太陽經中。內經曰:心虛則熱收於
內,黃連附子瀉心湯主之,法云:熱多寒少以為佐矣。如寒多熱少,加附子乾薑佐
之。微邪,熱燥相合,過飲歌樂,實為熱燥,俗言暢飲也。病人曰:快活快活,是
有聲於歌樂也。以意思漿,是無聲歌樂也。脈洪大而濇,白虎湯主之。喘則加人參
。正邪,熱也,脫陽見鬼,躁擾狂起,脈洪實,一呼四至,是八至脈也,小承氣湯
主之,謂腹不堅大也。

假令脾病,實邪濕燥相合,胃中燥屎,腹滿堅痛,其脈緩而長濇,是正陽陽明證也
,調胃承氣湯主之。虛邪,濕熱相合,熱陷胃中,腸癖下血,脈中緩,大黃黃連解
毒湯主之。賊邪,濕風相合,嘔逆痛,往來寒熱,脈緩而弦長,小柴胡湯主之。
微邪,濕寒相合,濕與寒交,寒來求濕,身黃而不熱,體重而不渴,謂之寒濕,其
脈緩沉而滑,朮附湯主之。如小便不利者,加茯苓。正邪,濕自病,腹滿時痛,手
足自溫,其脈沉濇而長,虛痛。桂枝加芍藥湯主之。實痛,桂枝加大黃湯。

假令肺病,實邪燥寒相合,毛聳皮涼,溲多而清,其脈短濇而沉,此證如秋冬,宜
八味丸。若春夏宜地黃丸。虛邪,燥濕相合,微喘而痞,便難而痰,其脈浮濇而緩
,枳實理中丸主之。如喘甚加人參,若便難加木香檳榔各半錢,為極細末,煎下理
中丸。賊邪,燥熱相合,鼻窒鼽衄,血溢血泄,其脈濇而浮大,甚者桃仁承氣湯,
微者犀角地黃湯,極者抵當湯,微極抵當丸。微邪,燥風相合,皮著甲枯,血虛氣
虛,二藏俱虛,先血後氣,其脈浮濇而弦,久養氣血藥主之。正邪,燥自病,其氣
奔鬱,皆屬於肺,諸燥有聲,其脈浮濇而短,列諸嗽藥選而用之。

假令腎病,實邪寒風相合,藏不藏散,下利純清,其脈沉滑而弦,仲景云:少陰證
,口燥咽乾,下利純清,大承氣湯主之。脈沉弦而遲,四肢逆冷者,宜四逆湯等。
虛邪,寒清相合,腎唾多呻,灑浙寒清,無寐,經言:燥化清,其脈沉實而濇,酸
棗仁湯主之。賊邪,寒濕相合,腎為胃關,關閉水溢,關閉不利,水在胃為腫,水
在肺為喘,及變諸證。其脈沉緩而大。仲景云:大病差後,腰下有水氣者,牡蠣澤
瀉湯主之。微邪,寒熱相合,膀胱熱鬱,津液枯少,其脈沉濡而大,內經曰:水少
,乾涸也,豬苓湯主之。正邪,寒自病,寒忿用藏,黑痹經沉,其脈沉濡而滑,黑
痹天麻丸,如證同脈異微者,府病也。甚者,藏病也。

==中標題== 淹疾瘧病。

肝病,面青脈弦,皮急多青,則痛形盛,胸痛,耳聾口苦,舌乾,往來寒熱,而
嘔已上是形盛,當和之以小柴胡湯也。如形衰骨搖而不能安於地,此乃膝筋治之,
以羌活湯,本草云:羌活為君也,瘧證取以少陽,如久者發為癉瘧,宜以鑱鍼刺絕
骨穴,復以小柴胡湯治之。

心病,面赤脈洪,身熱,赤多則熱,暴病,壯熱惡寒,麻黃加知母石膏黃芩湯主之
。此證如不發汗,久不愈為瘧也。淹疾腫,面赤身熱,脈洪緊而消瘦,婦人則亡
血,男子則失精。

脾病,面黃脈緩,皮膚亦緩,黃多則熱,形盛,依傷寒說是為濕溫,其脈陽浮而弱
,陰小而急,治在太陰濕溫,自汗,白虎湯加蒼朮主之,如久不愈為溫瘧重暍,白
虎加桂枝主之。淹疾。肉消食少無力。故曰熱消肌肉。宜以養血涼藥。內經曰:血
生肉。

肺病,面白皮濇脈亦濇,多白則寒,暴病濇痒,氣虛,麻黃加桂枝,令少汗出也。
傷寒論曰:夏傷於暑,汗不得出,為痒,若久不痊為風瘧,形衰面白,脈濇皮膚亦
濇,形羸氣弱,淹疾,衛氣不足。

腎病,面黑身涼,脈沉而滑,多黑則痹,暴病,形冷惡寒,三焦傷也。治之以薑附
湯或四逆湯,久不愈為瘧,暴氣衝上,吐食,夜發,俗呼謂之夜瘧,太陽經桂枝證
,形衰,淹疾,黑癉羸瘦,風痹,痿厥不能行也。

==中標題== 百病在氣在血。

夫百病晝則增劇,遇夜安靜,是陽病有餘,乃氣病而血不病也。百病夜則增劇,晝
則安靜,是陰病有餘,乃血病而氣不病也。晝則發熱,夜則安靜,是陽氣自旺於陽
分也,晝則安然,夜則發熱煩燥,是陽氣下陷入陰中也,名曰熱入血室。晝則發熱
煩燥,夜亦發熱煩燥,是重陽無陰也,當亟瀉其陽,峻補其陰,夜則惡寒,晝則安
靜,是陰血自旺於陰分也,夜則惡寒,晝亦惡寒,是重陰無陽也,當亟瀉其陰,峻
補其陽,夜則安靜,晝則惡寒,是陰氣上溢於陽中也。

夫五藏有邪,各有身熱,其狀各異以手捫摸有三法,以輕手捫之則熱重,按之則不
熱,是熱在皮毛血脈也。重按之至筋骨之分,則熱蒸手極甚,輕手則不熱,是邪在
筋骨之間也,輕手按之不熱,重加力以按之不熱,不輕不重按之而熱,是在筋骨之
上,皮毛血脈之下,乃熱在肌肉也。此為三法。以三黃丸通治之,細分之為五等。

肺熱者,輕手乃得,但微按全無,是瞥瞥然見於皮毛之上,日西尤甚,乃皮毛之熱
,其證必見喘嗽,灑浙寒熱,輕者瀉白散,重者宜涼膈散,白虎湯,地骨皮散。

心熱者,心主血脈,微按至皮膚之下,肌肉之上,輕手乃得,微按至皮毛之下則熱
少,加力按之則全不熱,是熱在血脈也。日中太甚,乃心之熱也。其證煩心心痛,
掌中熱而噦,宜黃連瀉心湯,導赤散,朱砂安神丸,清涼飲子。

脾熱者,輕手捫之不熱,重按至筋骨又不熱,不輕不重在輕手重手之間,熱在肌肉
,遇夜尤甚,證必怠惰嗜臥,四肢不收,無氣以動,宜瀉黃散。

肝熱者,重按之,肌肉之下至骨之上,乃肝之熱,寅卯間尤甚,其脈弦,四肢滿悶
,便難,轉筋,多怒多驚,四肢困熱,筋痿不能起於床,宜瀉青丸,柴胡飲子。

腎熱者,輕手重手俱不熱,如重手按至骨分,其熱蒸手如火,其人骨蘇蘇如蟲蝕,
其骨困熱不任,亦不能起於床,宜滋腎丸,六味地黃丸。

==治病必須求責。

假令治病無問傷寒畜血結胸發黃等諸證,并一切雜證等,各當於六經中求責之,謂
如黃證,或頭痛腰脊強,惡寒,即有太陽證也,或身熱目痛,鼻乾不得臥,即有陽
明證也,餘皆倣此。

醫學發明卷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