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標題== 五苓散以瀉濕熱

假令太陽證,傷寒自外入標本,有二說,以主言之,膀胱為本,經絡為標,以邪言
之,先得者為本,後得者為標,此標先受之,即是本也,後入於膀胱,本卻為標也
,此乃客邪之標本也,治當從客之標本。

==中標題== 小腸火為本 膀胱水為本

寒毒之氣從標入本,邪與手經相合而下至膀胱,五苓散主之,桂枝陽中之陽,茯苓
陽中之陰,相引而下入於本道出邪氣。

手經  自上之下  足經。

丙火        壬水

小腸  自下之上  膀胱。

火邪之氣從下之上,以內為本,水中有火,火為客氣,當再責其本,兩腎相通,又
在下部,責在下焦,下焦如瀆,相火明也,生地黃黃柏主之,邪從本受下焦火邪,
遺於小腸,是熱在下焦,填塞不便,自內而之外也。

表之裏藥:桂朮,澤瀉,豬苓,茯苓,為陽中之陰。

裏之表藥:生地黃,黃柏,黃連,為陰中之陽。

治酒病宜發汗,若利小便,炎焰不肯下行,故曰火鬱則發之,辛溫散之,是從其火
體也,是知利小便利濕去熱,不去動大便,尤為疏遠,大便者,有形質之物,酒者
,無形水也,從發而汗之最為之近,是濕熱俱去,治以辛溫,發其火也,佐以苦寒
,除其濕也。

==中標題== 加減涼膈退六經熱

易老法涼膈散減大黃芒硝加桔梗,同為舟楫之劑,浮而上之治,胸膈中與六經熱,
以其手足少陽之氣俱下,胸膈中三焦之氣同相火遊行於身之表,膈與六經乃至高之
分,此藥浮載亦至高之劑,故能於無形之中,隨高而走,去胸膈中及六經熱也。

==中標題== 陽明證

陽明證,身熱目疼,鼻乾不得臥,不惡風寒而自汗,或惡熱,脈尺寸俱長,白虎湯
主之:

石膏辛寒入肺,知母苦寒入腎,甘草,粳米之甘(居中挽二藥上下)。

==中標題== 陽明證禁忌不可犯

不當發汗,不當利小便,若發汗利小便,竭其津液則生畜血證也,唯當益津液為上
,以其火就燥也,益津液者,連鬚蔥白湯是也,汗多亡陽,下多亡陰,小便重利之
走氣,三者雖異為言,少津液則一也。

==中標題== 汗多亡陽

汗者,本所以助陽也,若陽受陰邪,寒結無形,須當發去陰邪以復陽氣,所謂益陽
而除風寒客氣也,陰邪已去而復汗之,反傷陽也,經曰:重陽必陰,故陽氣自亡,
汗多亡陽此之謂也。

==中標題== 下多亡陰

下者,本所以助陰也,若陰受陽邪,熱結有形,須當除去已敗壞者,以致新陰,此
所謂益陰而除火熱邪氣也,陽邪已去而復下之,反亡陰也,經曰:重陰必陽,故陰
氣自亡,下多亡陰,此之謂也。

==中標題== 汗無太早

非預早之早,乃早晚之早也,謂當日午以前,為陽之分,當發其汗,午後陰之分也
,不當發汗,故曰汗無太早,汗不厭早是為善攻。

==中標題== 下無太晚

非待久之晚,乃當日已後,為陰之分也,下之謂當已前為陽之分也,故曰下無太晚
,下不厭晚,是為善守,汗本亡陰,以其汗多陽亦隨陰而走,下本瀉陽,以其下多
陰亦隨陽而走,故曰:汗多亡陽,下多亡陰也。

若犯發汗多,畜血上焦為衄。

若犯利小便多,畜血下焦為發狂(其人如狂也)。

白虎加桂枝湯:

傷寒,脈尺寸俱長,自汗大出,身表如冰,石至脈傳入於裏細而小,其人動作如故
,此陽明傳入少陰,戊合癸即夫傳婦也,白虎加桂枝湯主之,然脈雖細小,亦當以
遲疾別之,此證脈疾而非遲,故用此法。

白虎加梔子湯:

治老幼及虛人,傷寒五六日,昏冒譫語,或小便淋或澀,起臥無度,或煩而不眠也
,並宜此藥。

傷暑有二。

白虎加人參湯:

動而傷暑,心火大盛,肺氣全虧,故身熱,脈洪大,動而火勝者,熱傷氣也,白虎
加人參湯主之,辛苦人多得之,不可不知也。

白虎加蒼朮湯:

靜而傷暑,火乘金位,肺氣出表,故惡寒脈沉疾,靜而濕勝者,身體重也,白虎加
蒼朮湯主之,安樂之人多受之,不可不知也。

春不服白虎為瀉金也,秋不服柴胡為瀉木也。

梔子豉湯:

煩者,氣也,躁者,血也,氣主肺,血主腎,故用梔子以治肺煩,用香豉以治腎躁
,煩躁者,懊不得眠也,少氣虛滿者,加甘草;如若嘔噦者,加生薑橘皮;下後
腹滿而煩者,梔子厚朴枳實湯;下後身熱微煩者,梔子甘草乾薑湯。

==中標題== 煩躁

火入於肺,煩也,火入於腎,躁也,煩躁俱在上者,腎子通於肺母也,髮潤如油,
喘而不休,總言肺絕,鼻者,肺之外候,肺氣通於鼻,鼻中氣出麤大,是肺也,髮
者,血之餘,腎氣主之,髮潤如油,火迫腎水至高之分,是水將絕也,仲景以髮潤
喘大為肺絕,兼其腎而言之,髮在高巔之上,雖屬腎,肺為五臟之至高,故言肺絕
兼腎也,大抵肺腎相通,肺既已絕,則腎不言而知其絕矣,或曰煩者,心為之煩,
躁者,心為之躁,何煩為肺,躁為腎,即夫心者,君火也,與邪熱相接,上下通熱
,金以之而躁,水以之而虧,獨存者,火爾,故肺腎與心合而為煩躁焉,此煩雖肺
,躁雖腎,其實心火為之也。

若有宿食而煩燥者,梔子大黃湯主之。

==中標題== 問邪入陽明為譫語妄言錯失此果陽明乎

答曰:足陽明者,胃也,豈有其言哉,傷寒始自皮毛入,是從肺中來,肺主聲,入
於心,則為言,胃即戊也,戊為火化,下從腎肝。

==中標題== 傷寒雜證發熱相似藥不可差

傷寒表證,發熱惡寒而渴,與下證同,但頭痛身熱自疼,鼻乾不得臥,白虎湯主之
,乃陽明經病也,正陽陽明氣病,脈洪大,先無形也,雜病裏證,發熱惡熱而渴,
但目赤者,病藏也,手太陰肺不足,不能管領陽氣也,宜以枸杞生地黃熟地黃之類
主之,脈洪大,甚則嘔血,先有形也。

==中標題== 二證相似藥不可差

氣病在表,誤用血藥,無傷也,為安血而益陰也,血病在裏,誤用氣藥,白虎湯者
,非也,為瀉肺而損陰也。

==中標題== 狂言譫語鄭聲辯

狂言者,大開目與人語,語所未嘗見之事,即為狂言也。

譫語者,合目自言,言所日用當見當行之事,即為譫語也。

鄭聲者,聲戰無力,不相接續,造字出於喉中,即鄭聲也。

==中標題== 嘔吐噦胃所主各有經乎

答曰:胃者,總司也,內有太陽陽明少陽三經之別,以其氣血多少,而與聲物有無
之不同,即吐屬太陽,有物無聲,乃血病也,有食入即吐嘔。

==中標題== 食已則吐食久則吐之別

嘔屬陽明,有物有聲,氣血俱病也,仲景云:嘔多雖有陽明證,不可下。

噦屬少陽,無物有聲,乃氣病也,以此推之,則大便亦各有經耳,但察其有物無聲
,有物有聲,無物有聲,則知何經也,至於脾病後出餘氣,以五臭分之,則知何藏
入中州而病也。

==中標題== 陽證發斑

有下之早而發者,有失下而發者,有胃熱胃爛而發者,然得之雖殊,大抵皆戊助手
少陽心火入於手太陰肺也,故紅點如斑,生於皮毛之間耳,白虎湯瀉心湯調胃承氣
湯從所當而用之,及當以肺脈別也。

==中標題== 傷寒之經有幾

答曰:有九太陽陽明少陽太陰少陰厥陰是為六也,有太陽陽明有少陽陽明有正陽陽
明,是為三也,非九而何,陽明者太陽少陽俱入於胃,故曰正陽陽明也,前三經者
,陽明自病不入於裏者,謂之在經,不為正陽陽明矣。

==中標題== 三陽從中治

太陽陽明,大承氣湯,少陽陽明,小承氣湯,正陽陽明,調胃承氣湯,以汗證言之
,以少陽居其中,謂太陽證為表當汗,陽明證為裏當下,少陽居其中故不從汗下,
和之以小柴胡湯,從少陽也,以下證言之,陽明居其中,謂太陽經血多氣少,陽明
經氣血俱多,少陽經氣多血少,若從太陽下則犯少陽,從少陽下則犯太陽,故止從
陽明也,此三陽合病,謂之正陽陽明,不從標本從乎中也,緣陽明經,居太陽少陽
之中,此經氣血俱多,故取居其中,是以不從太陽少陽而從陽明也,陽明自病,調
胃承氣湯主之,三陽併病,白虎湯主之,是從乎中也。

==中標題== 經言胃中有燥屎五六枚何如

答曰:夫胃為受納之司,大腸為傳導之府,燥屎豈有在胃中哉,故經言穀消水去形
亡也,以是知在大腸而不在胃中明矣。

胃實者,非有物也,地道塞而不通也,故使胃實,是以腹如仰瓦,註曰:難經云:
胃上口為賁門,胃下口為幽門,幽門接小腸上口,小腸下口即大腸上口也,大小二
腸相會為闌門,水滲泄入於膀胱,柤滓入於大腸,結於廣腸,廣腸者,地道也,地
道不通,土壅塞也,則火逆上行至胃,名曰胃實,所以言陽明當下者,言上下陽明
經不退也,言胃中有燥屎五六枚者,非在胃中也,通言陽明也,言胃是連及大腸也
,以其胃為足經,故從下而言之也,從下而言,是在大腸也,若胃中實有燥屎,則
小腸乃傳導之府,非受盛之府也,啟玄子云:小腸承奉胃,司受盛糟粕,受已復化
,傳入大腸,是知燥屎在大腸之下,即非胃中有也。

==中標題== 如何是入陰者可下

答曰:陽入於陰者,可下,非入太陰少陰厥之三陰也,乃入三陽也,三陽者,非太
陽少陽陽明之三陽也,乃胃與大小二腸之三陽也,三陽皆為府,以其受盛水穀,傳
導有形,故曰入於陰也,仲景云:已入府者,可下,此之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