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標題== 評熱論藏字

黃帝問傷寒,或愈或死,其死皆以六七日,其愈十日已上者何?岐伯對以熱雖甚,
不死,兩感者,死,帝問其狀,岐伯云:一日太陽,二日陽明,三日少陽,繼之三
陽經絡皆受病,而未入於藏者,可汗而已,此藏物之藏,非五臟之臟也,若三陽經
入於藏物之藏,是可泄也,可泄一句於此不言,便言四日太陰,五日少陰,六日厥
陰,於此卻不言可泄,但言三陰三陽五臟六腑皆受病,榮衛不行,五臟不通則死,
此一節是言兩感也,故下文卻言兩感於寒者,七日巨陽衰,至十二日,六經盡衰,
大氣皆去,其病已矣,是通說上文六日所受之病也,以此知前文,四日太陰五日少
陰六日厥陰皆在經絡,故十二日愈也,豈可便以太陰少陰厥陰為可泄乎?帝問治,
岐伯對以治之各通其藏,脈日衰已矣,是通說上文六日所受之病,並十二日衰已之
意盡矣,終復言其未滿三日汗而已,又言其滿三日可泄而已一句,只是重前文三陽
受病未入於藏者,可汗,其滿三日已入於藏物之藏者可泄也,後三陰經,岐伯雖不
言可汗可泄,止是在經者,便可汗,在藏物之藏者,便可下也,何必穿鑿無已,以
前三日為三陽,後三日為三陰耶?若認藏字為五臟之臟,則前後顛倒不通,若認藏
字作藏物之藏,則前後辭理皆順矣,故仲景曰:已入於府者,可下,新校正云:府
字當作藏字,太元亦素云:作府何疑之有?

仲景太陽陽明大承氣,少陽陽明小承氣,正陽陽明調胃承氣,是三陽已入於藏者,
泄之也,太陰桂枝湯,少陰麻黃附子細辛湯,厥陰當歸四逆湯,是三陰未入於藏者
,汗之也。

大小調胃三承氣湯,必須脈浮頭痛,惡風惡寒,表證悉罷而反發熱惡熱,譫言妄語
,不大便者,則當用之,凡用下藥,不論大小,若不渴者,知不在有形也,則不當
下,若渴者,則知纏有形也,纏有形是為在裏,在裏則當下,大承氣湯主之:

大黃(用酒浸,治不大便,地道不通,行上引大黃至顛而下),厚朴(薑汁製治腸
脹滿),芒硝(治腸轉失氣,內有燥屎,本草云:味辛以潤腎燥,今人不用辛
字只用鹹字,鹹能軟堅與古人同意),枳殼(麩炒,至心下痞按之良久,氣散病緩
,此并主心下滿,乃肝之氣盛也)。

六府受有形,主血陰也。

大黃  芒硝  大實  燥屎

浮 手足陽明大腸 胃

沉 手足太陰肺  脾

痞     大滿

枳實   厚朴

五臟主無形,是氣陽也。

小承氣湯:治實而微滿,狀若飢人食飽飯,腹中無轉失氣,此大承氣只減芒硝,心
下痞,大便或通,熱甚,須可下者,宜用此。

大黃(生用),厚朴(薑製),枳實(麩炒)。

張仲景曰:雜證用此,名曰三物厚朴湯。

調胃承氣湯:

治實而不滿,不滿者,腹狀如仰瓦,腹中轉而失氣,有燥屎不大便而譫語者。

大黃(酒浸,邪氣居高,非酒不至,譬如物在高巔人力之所不及,則射以取之,故
以酒炒用大黃,生者,苦泄峻必下,則遺高之分邪熱也,是以愈後,或目赤或喉痹
或頭腫或膈食,上熱疾生矣),甘草(炙,經云,以甘緩之),芒硝(以辛潤之又
曰以鹹軟之)。

已上三法,不可差也,若有所差,則無形者有遺,假令調胃承氣證用大承氣下之,
則愈後元氣不復,以其氣藥犯之也,大承氣證用調胃承氣下之,則愈後神癡不清,
以其氣藥無力也,小承氣證若用芒硝下之,則或下利不止變而成虛矣,三承氣豈可
差乎。

大柴胡湯:治有表復有裏,有表者,脈浮或惡風或惡寒頭痛四證中,或有一二尚在
者,乃是十三日過經不解是也,有裏者,譫言妄語擲手揚視,此皆裏之急者也,欲
汗之則裏已急,欲下之則表證仍在,故以小柴胡中藥調和三陽,是不犯諸陽之禁,
以芍藥下,安太陰,使邪氣不納,以大黃去地道不通,以枳實去心下痞悶或濕熱自
利,若裏證已急者,通宜大柴胡湯小柴胡減人參甘草加芍藥枳實大黃是也,欲緩下
之,全用小柴胡加枳實大黃亦可。

==中標題== 少陽證

少陽證,胸痛,往來寒熱,嘔或欬而耳聾,脈尺寸俱弦,小柴胡湯主之:

柴胡少陽,半夏太陽,黃芩陽明,人參太陰,甘草太陰,薑棗辛甘發散。

右各隨仲景本條下加減用之則可矣,藥如本法。

==中標題== 少陽證禁忌不可犯

忌發汗,忌利小便,忌利大便,故名三禁湯,乃和解之劑,若犯之,則各隨上下前
後本變及中變與諸變,不可勝數,醫者宜詳之。

==中標題== 如何是半表半裏

答曰:身後為太陽,太陽為陽中之陽,陽分也,身前為陽明,陽明為陽中之陰,陰
分也,陽為在表,陰為在裏,即陰陽二分,邪在其中矣,治當不從標本,從乎中治
,此乃治少陽之法也,太陽膀胱,水寒也,陽明大腸,金燥也,邪在其中,近後膀
胱水則惡寒,近前陽明燥則發熱,故往來寒熱也,此為三陽之表裏,非內外之表裏
也,但不可認裏作當下之裏,故以此藥作和解之劑,非汗非下也。

==中標題== 半表半裏有幾

邪在榮衛之間,謂之半表裏也,太陽陽明之間,少陽居身之半表裏也,五苓散分陰
陽膀胱經之半表裏也,理中湯治瀉吐上下之半表裏也。

==中標題== 問婦人經病大人小兒內熱潮作並瘧疾寒熱其治同否

答曰:帝問病之中外者何?岐伯對曰:從內之外者,調其內,若盛於外者,先治內
而後治外,從外之內者,治其外,若盛於內者,先治外而後治內,此言表裏所出之
異也,又云:中外不相及,則治主病者,中外不相及者,半表半裏也,自外入者有
之,自內出者亦有之,外入內出雖異,邪在半表半裏則一也,此中外不相及,為少
陽也,治主病者,治少陽也,帝問寒熱之病,惡寒發熱如瘧,或發一日或發間日,
岐伯對以勝復之氣,會遇之時有多有少,陰多陽少其發日遠,陽多陰少其發日近,
此勝復相薄,盛衰之節,瘧亦同法,瘧者,少陽也,少陽者,東方之氣也,逆行則
發寒,順行則發熱,故分之氣異往來之不定也,婦人經水適斷,病作少陽,治之傷
寒雜病一體,經云:身有病而有邪脈,經閉也,又云:月事不來者,胞脈閉也,經
閉者,尺中不至,胞閉者,生化絕源二者皆血病也,厥陰主之,厥陰病則少陽病矣
,累及其夫也,小兒外感內傷,若有潮作寒熱等證,並同少陽治之,男女同候,已
上男子婦人小兒閨女,或實作大熱或變成勞,脈有浮中沉之不同,故藥有表裏和之
不一,察其在氣在血,定其行陰行陽,使大小不失其宜,輕重各得其所,逆從緩急
舉無不當,則可以萬全矣,此少陽一治不可不知也。

==中標題== 熱有虛實外何以別

答曰:五臟,陰也,所主皆有形,骨肉筋血皮毛是也,此五臟皆陰足,是為實熱,
陰足而熱不能起理也,陰足而熱反勝之,是為實熱,若骨痿肉爍,筋緩血枯,皮聚
毛落,五陰不足,而為熱病,是虛熱。

==中標題== 少陽雜病

婦人先病惡寒,手足冷全不發熱,脈八至,兩微痛,治者便作少陽治之,或曰是
則然矣,論猶未也至,如無寒熱無痛,當作何經治?或者不敢對惡寒為太腸,脈
八至且作陽治,當不從標本從乎中也,治此者,少陽也,若曰脈八至作相火,亦少
陽也,兼又從內而之外也,是又當先少陽也,此不必論兩痛與不痛,脈弦與不弦
,便當作少陽治之。

==中標題== 陽盛陰虛發寒者何

答曰:為陽在內,侵於骨髓,陰在外,致使發寒,治當不從內外從乎中治也,宜小
柴胡湯調之,倍加薑棗。

==中標題== 平旦潮熱

熱在行陽之分,肺氣主之,故曰白虎湯以瀉氣中之火。

==中標題== 日晡潮熱

熱在行陰之分,腎氣主之,故用地骨皮飲以瀉血中之火。

白虎湯,其脈洪故抑之,使秋氣得以下降也,地骨皮飲,其脈弦故舉之,使春氣得
以上升也。

肺氣石膏辛,肺血黃芩苦,腎氣知母,腎血黃柏。

地骨皮瀉腎火,總治熱在外,地為陰,骨為裏,皮為表,牡丹皮治胞中火無汗而骨
蒸,牝牡乃天地之稱也,牡為群花之首,葉為陽發生也,花為陰成實也,丹者,赤
也,火也,能瀉陰中之火,四物湯加上二味,治婦人骨蒸,知母瀉腎火有汗而骨蒸

==中標題== 太陰證

腹滿咽乾,手足自溫,自利不渴,時腹痛,脈尺寸俱沉細。

==中標題== 太陰可汗

太陰病,脈浮者,可汗,宜桂枝湯。

==中標題== 太陰可溫

自利不渴者,屬太陰,以其藏有寒故也,當溫之,宜四逆輩,此條雖不言脈,當知
沉遲而弱也。

仲景理中湯丸,暨易老人參黃耆湯量其輕重,或溫或熱,人之強弱虛實所可宜者,
選而用之。

==中標題== 太陰有可下者乎

答曰:有經云,本太陽證醫反下之,因爾腹滿時痛者,太陰也,桂枝芍藥湯主之,
大實痛者,桂枝加大黃湯,易老云:此非本有是證,以其錯下,脾傳於胃,故誤下
傳。

==中標題== 知可解

太陰中風,四肢煩痛,陽微陰澀而長者,欲愈表少裏和,脈長者,為陽漸生也,此
一證太陰便從外感,太陰病欲解時,從亥至丑上也。

==中標題== 太陰證禁忌不可犯

太陰之為病,腹滿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時,腹自痛,若下之則胸下結鞭,太
陰為病,脈弱,其人續自便利,設當行大黃芍藥者,宜減之,以其人胃氣弱易動故
也,傷寒而脈浮緩,手足自溫者,繫在太陰,小便自利者,則不發黃,日久利益甚
,必自止者,便硬乃入府傳陽明也。

==中標題== 腹痛部分

中脘痛,太陰也,理中建中黃耆湯類主之。

臍腹痛,少陰也,四逆真武附子湯類主之。

少腹痛,小腹痛,厥陰也,重則正陽回陽丹之類,輕則當歸四逆湯。

太陰傳少陰痛甚者,當變下利不止。

雜證而痛,四物苦楝湯酒煮當歸丸增損當歸丸之類。

夏肌熱惡熱脈洪疾手太陰足陽明主之,黃芩芍藥湯。

秋肌熱惡寒脈沉疾足少陰足太陰主之,桂枝芍藥湯。

腹痛,腹痛者,芍藥甘草湯主之。

脈弦傷氣,洪傷金,緩傷水,濇傷血,遲傷火。

加 黃芩, 芍藥 ,桂枝, 當歸, 乾薑。

生薑。

腹不滿者加棗,若滿者不加。

脾虛滿者黃耆湯,芍藥停濕。

中滿者,分食甘二藥,用甘引至滿所,脾實。

平胃散蒼朮泄濕,小便不利者利之。

大便秘,實痞,厚朴,枳實。

大便利,虛痞,芍藥,陳皮。傷食滿者,傷厥陰,是以腹脹滿者,皆屬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