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標題== 更有手足經或一經非本家病而自他經流入者亦當求責

謂如手陽明流入足陽明,是上流下也,本非足經病,當於手經中求之,是知治足經
者非也,亦有下而流上者,其餘諸經相貫通者皆然,更有支別流入者,亦有同鄰而
病者,合為表裏者,鄰也,亦有夫婦各相傳受者,甲傳己之類,脾傳胃之類亦是,
皆當求責之,凡言虛實皆當於子母中求責之。

==中標題== 治病必求其本

假令腹痛,桂枝加芍藥大黃,桂枝加大黃,何為不只用芍藥大黃之屬,卻於桂枝湯
內加之,大抵治病必求其責,知從太陽中來,故以太陽為本也,又如結胸證,自高
而下,脈浮者不可下,故先用麻黃湯解表已,脈沉,然後以陷胸湯下之,是亦求其
本也,至於蓄血至焦血結膀胱,是亦從太陽中來,侵盡無形之氣,乃侵膀胱中有形
血也。

形不足者,溫之以氣,精不足者,補之以味。

謂寒傷形,熱傷氣,形氣能自傷也,此云不足者皆太過也,以其太過則自傷,自傷
則不足矣。

心血榮血之主,肺氣衛氣之主,金燥無形,火熱有形,水寒有形。

金匱真言云:冬按蹻,四時各有病者何?蓋五藏之陽氣皆伏於腎中,動有深淺,隨
行動而病,故於四時而各異也。

==中標題== 痛隨利減

諸痛為實,痛隨利減,世皆以利為下之者,非也,假令痛在表者,實也,痛在裏者
,實也,痛在血氣者,亦實也,在表者,汗之則痛愈,在裏者,下之則痛愈,在血
氣者,散之行之則痛愈,豈可以利字只作下之乎?但將利字訓作通字或訓作導字則
可矣,是以諸痛為實痛,隨利減,汗而通導之利也,下而通導之亦利也,散氣行血
皆通導而利之也,故經曰:諸痛為實,痛隨利減,又曰:通則不痛,痛則不通,此
之謂也。

==中標題== 抑本

假令高者,抑之,非高者,固當抑也,以其本下而失之太高,故抑之而使下,若本
高,何抑之有?

假令下者,舉之,非下者,固當舉也,以其本高而失之太下,故舉之而使高,若本
下,何舉之有?

==中標題== 虛實

假令水在木之分,是從後來,從後來者為虛邪,雖在水為虛邪,則木本虛矣,經曰
:母能令子虛。

假令火在水之分,是從前來,從前來者為實邪,雖在火為實邪,則木本實矣,經曰
:子能令母實。

假令兩手脈中弦,無表證,乃東方實也,是西方肺氣大不足也,緣母虛所致也,當
大補其脾,微補其肺,大泄其火,微泄其水,雜證諸論云:先調其氣,次論諸疾,
況此乃本經不足之證也,難經云:東方實,是西方虛也,又云:欲泄其邪,先補其
虛,此之謂也,如是之證,當以溫藥補脾,以氣藥燥劑為用,如正氣已勝,當以泄
火泄風之藥清高涼上,勿令入胃中,此為全治,益黃白朮半夏茯苓甘草,酒病得之
,加澤瀉,手足陽明二燥用益黃者,燥濕而補其氣也,實泄黃也,泄火木泄青之類
,羌活防風生地黃黃連等分,黃芩倍之,凡用藥補,即用各方之生數,理中丸建中
湯是也,瀉即用各方之成數,七宣丸七聖丸是也。

==中標題== 問兩手寸關弦疾脾弱火勝木旺土虧金爍當作何治

答曰:不從標本從乎中治也,木,標也,土,本也,火中也,爍金虧土旺木者,皆
火也,仲陽安神丸主之,山藥門冬益金之氣,金氣勝則木自平,凝水石牙硝,火中
添水使變為濕熱也,濕熱者,季夏之令也,非上而何故,用硃砂以墜火下行,是已
將退與子權,行濕令也,是以弦得除而土自王也,秋喘加人參與丹砂等,夏則不加
,養氣者加沉香,欲發汗者臨臥先服白粥一盃,後藥之則汗也,寒熱神少,振搖,
小便淋或多或少,大便走,完穀不化,口乾舌縮,唇吻有瘡,心下痞,大渴引飲,
惡乾喜濕,目花,四肢無力,怠墮嗜臥,食不入,皮膚燥澀,面色黧黑,肌肉銷鑠
,胸腹中急,額上汗出,此法泄火益濕補氣,脈弦浮沉同治,氣不化,小便不利,
濕潤肌滑,熱蒸陰少,氣不化。

氣走,小便自利,燥肌燥澀,為迫津液不能停,离硃丹主之,弦數者,陽陷於內,
從外而之內也,弦則帶數,甲終於甲也,緊則帶洪,壬終於丙也。

若弦虛則無火,細則無水,此二脈從內之外也,不宜离硃丹。

泄瀉壬血,火(子能令母實,乘所勝也)。

土(火令逆行而土虛,土虛則長夏不至,難經曰:虛則補其母,經曰:資其化源,
當瀉火于火中)。

木(併火之勢剋脾侮金,當金中瀉火),侮所不勝(弦欺),金補土是也。

(右寸顯弦數脈是東方,實乃乘子勢也,既瀉其火,木自虛矣,以寒藥瀉火,是補
北方水也。)

(木既乘火勢而來侮金,當金中瀉火,火退則木無所主而自退也,是實則瀉其子)
,水。

==中標題== 六月大熱之氣反得大寒之病氣難布息身涼脈遲二三至何以治之

答曰:病有標本,病為本,令為標,用寒則順時而失本,用熱則從本而逆時,故不
從標本而從乎中治,中治者,用溫也,然則溫不能救大寒之病,用薑附則不可,若
用薑附似非溫治之,不然,衰其大半乃止,脈反四至,餘病便天令治之,足矣,雖
用薑附是亦中治也,非溫而何?經曰:用熱遠熱,雖用之不當,然勝主可化,亦其
理也。

秋溫,桂枝,冬熱,乾薑附子,春涼,麻黃,夏寒,黃連大黃。

東南二方用麻黃,謂開腠理發汗也,西北二方用桂枝,謂閉腠理止汗也。

表,實麻黃湯,虛桂枝湯。

中,實調胃承氣湯,虛小建中湯。

沉,實大承氣湯,虛四逆湯。

==中標題== 素問欬論一十一論各隨藏府湯液之圖

欬:

久欬不已,三焦受之,其狀欬而腹滿不欲食,餘此皆聚於胃,關於肺,使人多涕唾
,面浮腫氣逆也,錢氏異功散。

肝,小柴胡湯,(膽經膽汗),黃芩加半夏生薑湯。

心,桔梗湯,(小腸失氣),芍藥甘草湯。

脾,升麻湯,(胃吐虫出)烏梅丸。

肺,麻黃湯,(大腸遺矢)赤石脂禹餘糧桃仁湯不止,豬苓湯分水。

腎,麻黃附子細辛湯,(膀胱遺溺),茯苓甘草湯。

五藏低,六府高,藥不爾。

==中標題== 素問五藏瘧證湯液之圖

肝,令人色蒼蒼然太息,其狀若死者,四逆湯通脈四逆湯。

心,令人煩心,甚欲得清水,寒多不甚熱,桂枝黃芩湯。

脾,令人寒中痛,熱則腸中嗚,嗚已汗出,小建中湯芍藥甘草湯。

肺,令人心寒,寒甚熱,熱則善驚,如有見者,桂枝加芍藥湯。

腎,令人洒淅腰脊痛,宛轉大便難,目眴眴然手寒,桂枝加當歸芍藥湯。

胃,令人且病善飢而不能食,食而脹滿腹痛,理中湯丸。

瘧之為病,以暑舍於榮衛之間,得秋之風寒所傷而後發,亦有非暑感冒風寒而得之
者,邪並於陽則發熱,冰水不能涼,邪並於陰則發寒,湯火不能溫,並則病作,離
則病止,作止故有時,在氣則發早,在血則發晏,淺則日作,深則間日,或在頭項
,或在背中,或在腰脊,雖上下遠近之不同,在太陽一也,或在四肢者,風淫之所
及,隨所傷而作,不必盡當風府也,先寒而後熱者,謂之寒瘧,先熱而後寒者,謂
之溫瘧,二者不當治水火,當從乎中治,中治者,少陽也,渴者,燥勝也,不渴者
,濕勝也,瘧雖傷暑,遇秋而發,其不應也,秋病寒甚,太陽多也,冬寒不甚,陽
不爭也,春病則惡風,夏病則多汗,汗者,皆少陽虛也,其病隨四時而作,異形如
此,又有得之於冬而發之於暑,邪舍於腎,足少陰也,有藏之於心內,熱蓄於肺手
太陰也,至於少氣煩冤,手足熱而嘔,但熱而不寒,謂之痹瘧,足陽明也,治之柰
何?方其盛矣,勿取,必毀,因其衰也,事必大昌,治法,易老瘧論備矣。

==中標題== 治當順時

夏天氣上行,秋天氣下行,治者當順天道,謂如先寒後熱,太陽陽明病,白虎加桂
也,此天氣上行宜用之,若天氣下行則不宜瀉肺,宜瀉相火命門則可矣,亦有內傷
冷物而作者,當先調中,後定瘧形,治隨應見,乃得康寍,亦有久而不差者,當求
虛實,以脈為期,虛補實瀉,可使卻疾,此之謂也。

==中標題== 素問六經瘧候湯液之圖

足瘧經。

太陰(令人不樂,好大息,不嗜食,多寒熱,汗出,病至則善嘔,嘔已乃衰,小建
中湯異功散)。

太陽(令人腰痛頭重,寒從背起,先寒後熱,熇熇暘暘然,熱止汗出難已,羌活加
生地黃湯,小柴胡加桂湯)。

陽明(令人先寒洒淅洒淅,寒甚久乃熱,熱去汗出,喜日月光,火氣乃快然,桂枝
二,白虎,黃芩芍藥加桂湯)。

少陰(令人悶,嘔吐甚多,寒熱,熱多寒少,欲閉戶調而處,其病難已,小柴胡半
夏湯)。

厥陰(令人腰痛,少腹滿,小便不利如癃伏,非癃也,數便意,恐懼氣不足,腹中
悒悒,四物玄胡苦楝附子湯)。

少陽(令人身體解亦,寒不甚,熱不甚,惡見人,見人心惕惕然,熱多汗出甚,小
柴胡湯)。

==中標題== 問素問難經銅人經絡所病各異者如用鍼當從何法

答曰:素問者,從天之六氣言也,難經者,從地之血脈言也,銅人者,從經言人也
,從天而言,先氣而後血,從地而言,亦先氣而後血,從人而言,在天地之間,從
地之病而言,即地中之氣病,故血從而病也,從天而言,先是動後所生,從地而言
,亦先是動而所生之病後也。

==中標題== 問寒病服熱藥而寒不退熱病服寒藥而熱不退其故何也

啟玄子云:熱不得寒,是無水也,寒不得熱,是無火也,寒之不寒,責其無水,熱
之不熱,責其無火,經云:滋其化源,源既已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