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五,附大頭天行病。

瘟疫,眾人一般病者,是又謂之天行時疫,治有三法,宜補,宜散,宜降,熱甚者
加童便三酒中。

入方。

大黃,黃連,黃芩,人參,桔梗,防風,蒼朮,滑石,香附,人中黃,右為末,神
糊丸,每服六七十丸,分氣血與痰作湯使,氣虛者四君子湯,血虛者四物湯,痰
多者二陳湯送下,熱甚者童便下。

又方:溫病亦治食積痰熱降陰火。

人中黃。

飯為丸,綠豆大,下十五丸。

又時病。

半夏,川芎,茯苓,陳皮,山楂,白朮,蒼朮(君),甘草。

如頭痛加酒芩,口渴加乾葛,身痛加羌活,薄桂,防風,芍藥。

大頭天行病,此為濕氣在高顛之上,切勿用降藥,東垣有方。

羌活,酒黃芩,酒蒸大黃。

附方,治大頭病兼治喉痹歌。

人間治疫有仙方,一兩僵蠶二大黃,薑汁為丸如彈子,井花調蜜便清涼。

冬溫為病非其時而有其氣也,冬時嚴寒當君子閉藏而反發泄於外,專用補藥而帶表
藥,如補中益氣之類,作人中黃法。

以竹筒兩頭留節,中作一竅,內甘草於中,仍以竹木釘閉竅於大糞缸中,浸一月取
出,晒乾,大治疫毒。

左手脈大於右手,浮緩而盛,按之無力。

大病虛脫,本是陰虛,用艾灸丹田者,所以補陽,陽生陰長故也,不可用附子止,
可多服人參。

==附方。

漏蘆湯。

治臟腑積熱,發為腫毒,時疫,疙瘩,頭面洪腫,咽嗌,填塞,水藥不下,一切危
惡,疫癘。

漏蘆,升麻,大黃,黃芩,藍葉,玄參(等分)。

右咀,每服二錢,水煎服,腫熱甚加芒硝二錢。

消毒丸。

治時毒疙瘩惡證。

大黃,牡蠣,僵蠶(炒等分)。

右為末,煉蜜丸,如彈子大,新水化一丸,內加桔梗大力子湯尤妙。

潔古雄黃丸。

辟時疾,可與病人同床傳,著衣服亦不相染。

雄黃(一兩研),赤小豆(炒),丹參,鬼箭羽(各二兩)。

右為細末,蜜丸,每服五丸,空心溫水下。

==火六。

火,陰虛火動難治,火鬱當發看何經,輕者可降,重者則從其性而升之,實火可瀉
黃連解毒之類,虛火可補,小便降火極速,凡氣有餘便是火,不足者是氣虛,火急
甚重者必緩之,以生甘草兼瀉兼緩,參朮亦可,人壯氣實火盛顛狂者,可用正治,
或硝黃冰水之類,人虛火盛狂者,以生薑湯與之,若投冰水正治立死,有補陰即火
自降,炒黃柏,生地黃之類,凡火盛者不可驟用涼藥,必兼溫散。

可發有二,風寒外來者,可發鬱者,可發氣從邊起者,乃肝火也,氣從臍下起者,
乃陰火也,氣從腳起入腹如火者,乃虛之極也,蓋火起於九泉之下多死(一法),
用附子末津調塞湧泉穴,以四物湯加降火藥服之妙,陰虛證本難治,用四物湯加炒
黃柏降火補陰,龜板補陰,乃陰中之至陰也,四物加白馬脛骨降陰中火,可代黃連
黃芩,黃連,黃芩,梔子,大黃,黃柏降火,非陰中之火不可用,生甘草緩火邪,
木通下行瀉小腸火,人中白瀉肝火,須風露中二三年者,人中黃大涼治疫病,須多
年者佳,中氣不足者味用甘寒,山梔子仁大能降火,從小便泄去,其性能屈曲下降
,人所不知,亦治痞塊中火邪。

入方。

左金丸。

治肝火,一名回令丸。

黃連(六兩一本作芩),吳茱萸(一兩或半兩)。

右為末,水丸或蒸餅丸,白湯下五十丸。

附錄,諸熱瞀瘈,暴瘖,冒昧,躁擾,狂越,罵詈,驚駭,胕腫疼酸,氣逆衝上,
禁慄如喪神守,啑嘔,瘡瘍,喉痹,耳鳴及聾嘔涌,溢食不下,目昧不明,暴注,
瘈,暴瘍,暴死,五志七情過極,皆屬火也,火者有二,君火,人火也,曰相火
,天火也,火內陰而外陽主乎動者也,故凡動皆屬火,以名而言,形質相生,配於
五行,故謂之君,以位而言,生於虛無守位稟命因動而見故,謂之相腎肝之陰,悉
其相火,東垣曰,相火元氣之賊火,與元氣不相兩立,一勝則一負,然則如之何,
則可使之無勝負乎,周子曰,神發知矣,五性感動而萬事出,有知之後,五者之性
為物所感不能不動,謂之動者,即內經五火也,相火易起,五性厥陽之火,相扇則
妄動矣,火起於妄,變化莫測,無時不有,煎熬真陰,陰虛則病陰,絕則死,君火
之氣,經以暑與熱言之,相火之氣,經以火言之,蓋表其暴悍酷烈有甚於君火者也
,故曰相火元氣之賊,周子又曰,聖人定之以中正仁義而主靜,朱子亦曰,必使道
心常為一身之主,而人心每聽命焉,此善處乎火者,人心聽命於道心而又能主之以
靜,彼五火將寂然不作而相火者,惟有裨補造化而為生生不息之運用爾,何賊之有

==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