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剉,每服五錢,水盞半,生薑七片,棗一枚煎,微熱服。

五苓散,見中暑類。

柴胡桂薑湯。

柴胡(八兩),桂枝,黃芩(各三兩),括蔞根(四兩),牡蠣(二兩),甘草(
炙三兩),乾薑(二兩)。

右剉,水煎,日三服,煩汗出愈。

小柴胡湯。

柴胡(八兩),黃芩,人參,甘草(炙各三兩),半夏(三兩)。

右剉,每五錢,水盞半,生薑五片,棗一枚,煎服,不拘時。

白虎加桂枝湯。

治溫瘧。

知母(六兩),甘草(炙二兩),石膏(四兩碎),桂枝(一兩),粳米(六合)

右剉,水煎,日三,汗出愈。

小柴胡加桂湯。

本方去人參,加桂一兩。

桂枝加黃耆知母石膏湯。

本方加黃耆,知母,石膏各四錢半。

大柴胡湯。

柴胡(八兩),黃芩,赤芍(各三兩),大黃(一兩),半夏(兩半),枳實(半
兩麩炒)。

右剉,每五錢,水盞半,生薑五片,棗一枚,煎服無時。

白芷石膏三物湯。

白芷(一兩),知母(一兩七錢),石膏(四兩)。

右為粗末,每半兩,水一盞半,煎一盞,溫服。

==痢九

痢赤屬血,白屬氣,有身熱,後重,腹痛,下血,身熱挾外感,小柴胡湯去人參,
後重積與氣墜下之故兼升消,宜木香檳榔丸之類,不愈者用蓁丸皂角子煨大黃,當
歸,桃仁,黃連,枳殼,若大腸風盛可作丸服,保和丸,亦治因積作後重者,五日
後不可下,蓋脾胃虛故也,後重窘迫者當和氣,木香檳榔,腹痛者,肺金之氣鬱在
大腸之間,如實者以劉氏之法下之,虛則以苦梗開之,然後用治痢藥,氣用氣藥,
血用血藥,有熱用黃芩,芍藥之類,無熱腹痛或用溫藥,薑桂之類,下血四物為主
,下血多主食積與熱,或用朴硝者,青六丸,治血痢效,痢疾初得一二日間,以利
為法,切不可便用止澀之藥,若實者,調胃承氣,大小承氣,三乙承氣下之,有熱
先退熱,然後看其氣病血疾加減用藥,不可便用參朮,然氣虛者可用,胃虛者亦用
之,血痢久不愈者,屬陰虛,四物湯為主,涼血和血當歸桃仁之屬,下痢久不止發
熱者屬陰虛,用寒涼藥必兼升散藥併熱藥,下痢大孔痛者因熱流於下也,以木香,
檳榔,黃連,黃芩,炒乾薑,噤口痢者,胃口熱甚故也,大虛大熱用香連丸,蓮肉
各一半,共為末,米湯調下,又方人參二分,薑炒黃連一分為末,濃煎,終日細細
呷之,如吐則再服,但一呷下咽便開,人不知此,多用溫熱藥甘味,此以火濟火,
以滯濟滯,封臍引熱下行,用田螺肉搗碎入麝香少許盦臍內,下痢不治之證,下如
魚腦者半死半生,下如塵腐色者死,下純血者死,下如屋漏水者死,不如竹筒注者
不治,赤痢乃自小腸來,白痢乃大腸來,皆濕熱為本,赤白帶濁同法,下痢有風邪
下陷,宜升提之,蓋風傷肝,肝主木故也,有濕傷血宜行濕清熱,內經所謂身熱則
死,寒則生,此是大概言必兼證詳之方,今豈無身熱而生寒而死者,脈沉小留連或
微者易治,洪大數者難治也,脈宜滑大不宜弦急,仲景治痢可溫者五法,可下者十
法,或解表,或利小便,或待其自已,還分易治,難治,不治之證,至為詳密,但
與瀉同立論不分,學者當辨之,大孔痛一日溫之,一日清之,按久病身冷脈沉小者
宜溫,暴病身熱脈浮洪者宜清,宜補,有可吐亦有可汗可下者,初得之時元氣未虛
,必推蕩之,此通因通用之法,稍久氣虛則不可下,壯實初病宜下,虛弱衰老久病
宜升之,先水瀉後濃血,此脾傳腎賊邪難愈,先膿血後水瀉,此腎傳脾微邪易愈,
下痢如豆汁者,濕也,蓋脾腎為水穀之海,無物不受常兼四藏,故五色之相雜,當
先通利,此迎而奪之之義,如虛者亦宜審之因熱而作,不可用巴豆,如傷冷物者,
或可用,宜謹慎,又有時疫作痢一方一家之內,上下傳染相似,卻宜明逆氣之勝復
以治之。

戴云,痢雖有赤白二色,終無寒熱之分,通作濕熱治,但分新舊,更量元氣用藥,
與赤白帶同。入方。

黃連,滑石,生地,白芍,蒼朮,白朮,當歸,青皮,條芩。

右剉,水煎,裏急後重,炒黃連,滑石,加桃仁,檳榔,甚者大黃,嘔者用薑汁,
半夏。

又方。

乾薑(一錢),當歸(二錢半),烏梅(三箇),黃柏(一錢半),黃連(一錢)

右剉,作一服,水煎,食前,若水瀉可等分用,或加枳殼。

又方。

治熱與血。

大黃,黃連,黃芩,黃柏,枳殼,當歸,芍藥,滑石,桃仁,甘草,白朮(等分)

右為末,或湯調或作丸,用麵糊,或神糊丸服,一本云,誤服熱藥,澀藥毒犯胃
者,當明審以袪其毒。

治白痢。

蒼朮,白朮,神,茯苓,地榆,甘草。

右剉,水煎。

治赤痢。

地黃,芍藥,黃柏,白朮。

右剉,水煎,腹痛加枳殼,厚朴,後重加滑石,木香,檳榔,有熱加黃芩,山梔。

又治痢方。

滑石(一兩),蒼朮(半兩),川芎(三錢),桃仁(活法用),芍藥(半兩炒)
,甘草(一錢)。

右為末,薑一片,擂細煎,滾服。

又方。

孫郎中因飲水過多腹脹瀉痢帶白。

蒼朮,白朮,厚朴,茯苓,滑石。

右咀,水煎,下保和丸,又云加炒甘草。

又方。

痢後腳弱漸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