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腫三十八。

水腫因脾虛不能制水,水漬妄行,當以參朮補脾,使脾氣得實則自健運,自能升降
,運動其樞機,則水自行,非五苓神佑之行水也,宜補中行濕利小便,切不可下,
用二陳湯加白朮,人參,蒼朮為主,佐以黃芩,麥門冬,炒梔子制肝木,若腹脹少
佐以厚朴,氣不運加木香,木通。氣若陷下加升麻,柴胡提之,隨病加減,必須補
中行濕,二陳治濕加升提之藥,能使大便潤而小便長。產後必須大補氣血為主,少
佐蒼朮,茯苓,使水自降,用大劑白朮補脾,若壅滿用半夏,陳皮,香附監之。有
熱當清肺金,麥門冬黃芩之屬,一方用山梔子去皮取仁炒,搥碎米湯送下一抄,若
胃熱病在上者帶皮用。治熱水腫用山梔子五錢,木香一錢半,白朮二錢半,咀,
取急流順水煎服。水脹用大戟,香薷濃煎汁成膏丸,去暑利小水。大戟為末棗肉丸
十丸泄小水劫快實者。

戴云,水腫者通身皮膚光腫如泡者是也,以健脾滲水利小便,進飲食,元氣實者可
下。

附錄,腰以下腫宜利小便,腰以上腫宜發汗,此仲景之要法也。諸家只知治濕當利
小便之說。執此一途用諸去水之藥。往往多死。又用導水丸,舟車丸,神佑丸之類
大下之,此速死之兆,蓋脾極虛而敗愈下愈虛,雖劫效目前而陰損正氣然病亦不旋
踵而至。

大法宜大補中宮為主,看所挾加減,不爾則死,當以嚴氏實脾散加減用。陽病水兼
陽證者,脈必沉數,陰病水兼陰證者脈必沉遲,水之為病不一,賈洛陽以病腫不治
必為錮疾,雖有扁鵲亦莫能為,則知腫之危惡,非他病比也。夫人之所以得全其性
命者,水與穀而已,水則腎主之,土穀則脾主之,惟腎虛不能行水,惟脾虛不能制
水,胃與脾合氣,胃為水穀之海,又因虛而不能傳化焉,故腎水泛溢反得以浸漬脾
土,於是三焦停滯經絡壅塞,水滲於皮膚注於肌肉而發腫矣,其狀目胞上下微起,
肢體重著,咳喘,怔忡,股間清冷,大便澀黃,皮薄而光,手按成窟,舉手即滿是
也,治法身有熱者水氣在表可汗,身無熱水氣在裏可下,其間通利小便,順氣和脾
,俱不可緩耳,證雖可下又當權其重輕,不可過用芫花,大戟,甘遂猛烈之劑,一
發不收,吾恐峻決者易,固閉者難,水氣復來而無以治之也。風腫者,皮麻木不
仁走注疼痛。氣腫者,皮厚四肢瘦削腹脹膨。其皮間有紅縷赤痕者此血腫也。婦
人懷胎亦有氣遏水道而虛腫者,此但順氣安脾飲食無阻,既產而腫自消。

大凡水腫先起於腹而後散四肢者可活。先起於四肢而後歸於腹者不治。大便滑泄與
夫唇黑,缺盆平臍突足平背平,或肉硬,或手掌平,又或男從腳下腫而上,女從身
上腫而下並皆不治。若遍身腫,煩渴,小便赤澀,大便閉此屬陽水,先以五皮散或
四磨飲,添磨生枳殼,重則疏鑿飲。若遍身腫不煩渴,大便溏,小便少不澀赤,此
屬陰水,宜實脾飲或木香流氣飲。陽水腫敗荷葉燒灰存性為末米飲調下。若病可下
者,以三聖散,牽牛,枳實,蘿蔔子三味,看大小虛實與服,氣實者三花神佑丸,
舟車丸,禹功散選用。忌食羊頭,蹄肉,其性極補水食之百不一愈。

==附方。

加味五皮散。

治四肢腫滿,不分陽水陰水皆可服。

陳皮,桑白皮,赤茯苓皮,生薑皮,大腹皮(各一錢),加薑黃(一錢),木瓜(
一錢)。

右作一服水煎,又方去陳皮桑白,用五加,地骨皮。

疏鑿飲子。

治水氣遍身浮腫,喘呼氣急,煩渴大小便不利,服熱藥不得者。

澤瀉,赤小豆(炒),商陸,羌活,大腹皮,椒目,木通,秦艽,檳榔,茯苓皮(
等分)。

右咀,水煎薑五片。

大橘皮湯。

治濕熱內攻,腹脹水腫,小便不利,大便滑泄。

陳皮(一兩),木香(二錢半),滑石(六兩),檳榔(三錢),茯苓(一兩),
豬苓,白朮,澤瀉,肉桂(各半兩),甘草(二錢)。

生薑五片,水煎服。

十棗丸。

治水氣,四肢浮腫,上氣喘急,大小便不利。

甘遂,大戟,芫花(各等分)。

右為末,煮棗肉為丸桐子大,清晨熱湯下三十丸,見利為度,次早再服,虛人不可
多服。

又方,治虛腫。

大香附不以多少,以童便浸二日,夜取出,月換童便,又浸一日夜,再取出,又換
童便浸一日夜,擦去皮,曬乾。

右為末,醋糊丸如梧子大,服七十丸,煎二十四味流氣飲送下。

嚴氏實脾散。

厚朴(制),白朮,木瓜,大腹子,附子,木香,草果仁,白茯苓,乾薑(炮各一
兩),甘草(灸半兩)。

右咀,薑五片,棗一枚煎服無時。

木香流氣飲(見氣類)。

四磨飲(見喘類)。

三花神佑丸,舟車丸(並見中濕類)。

禹功散。

黑牽牛(頭末四兩),茴香(炒一兩)。

右為末,生薑自然汁調一二錢臨睡服,或加白朮一兩。

加味枳朮湯。

治氣為痰飲閉隔心下堅脹,名曰氣分。

枳殼,白朮,紫蘇莖葉,桂,陳皮,檳榔,北梗,木香,五靈脂(炒各二分),半
夏,茯苓,甘草(各一分半)。

右以水煎薑三片。

胎水證,凡婦人宿有風寒冷濕妊娠,喜腳腫,亦有通身腫滿,心腹急脹,名曰胎水

二十四味流氣飲(見氣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