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疝痛七十四(附木腎,腎囊濕瘡)。

疝痛濕熱痰積流下作病,大概因寒鬱而作,即是痰飲食積並死血;專主肝經與腎經
,絕無相干大不宜下;痛甚者不宜參朮;濕多;疝氣宜灸大敦穴,在足大指爪甲
後一韭葉聚毛間是穴;食積與死血成痛者,梔子,桃仁,山楂,枳子(一作枳實)
,吳茱萸並炒,以生薑汁順流水煎湯調服,一方加茴香,附子;卻有水氣而腫痛者
,又有挾虛者,當用參朮為君,佐以疏導之藥,其脈沉緊豁大者是;按之不定者屬
虛,必用桂枝山梔炒烏頭細切炒,右為末,薑汁糊丸,每服三四十丸,薑湯下,大
能劫痛。

戴云,疝本屬厥陰肝之一經,余常見俗說小腸膀胱下部氣者,皆妄言也。

入方。

治諸疝定痛速效。

枳實(十五片一作橘核),山梔(炒),山楂(炒),吳茱萸(炒各等分),濕勝
加荔枝核(炮)。

右為末酒糊丸服,或為末,生薑水煎服,或長流水調下一二錢,空心。

守效丸。

治之要藥,不痛者。

蒼朮,南星,白芷(散水),山楂(各一兩),川芎,枳核(又云枳實炒),半夏
,秋冬加吳茱萸,衣缽有山梔。

右為末,神糊丸服,又云,有熱加山梔一兩,堅硬加朴硝半兩,又或加青皮,荔
枝核。

又方,治諸疝發時服。

海石,香附。

右為末,生薑汁調下,亦治心痛。

又方,治陽明受濕熱傳入,太陽惡寒,發熱,小腹連毛際間,悶痛不可忍。

山梔(炒),桃仁(炒),枳子(炒),山楂。

右各等分,研入薑汁,用順流水盪起同煎沸熱服,一方加茱萸。

橘核散。

橘核,桃仁,梔子,川烏(細切炒),吳茱萸。

右研煎服,橘核散單止痛,此蓋濕熱因寒鬱而發,用梔子仁以除濕熱,用烏頭以散
寒鬱,況二藥皆下焦之藥,而烏頭又為梔子所引,其性急速不容胃中留也。

又方,治疝劫藥。

用烏頭細切炒,梔子仁炒,等分為末,或加或減白湯丸。

又方,治疝。

枇杷葉,野紫蘇葉,椒葉,水晶蔔萄葉。

右以水煎熏洗。

腎氣方。

茴香,破故紙,吳茱萸(鹽炒各五錢),胡蘆巴(七錢半),木香(二錢半)。

右為末,蘿蔔搗汁丸,鹽湯下。

積疝方。

山楂(炒一兩),茴香(炒),柴胡(炒三錢),牡丹皮(一錢)。

右為末,酒糊丸,如桐弓大,服五六十丸,鹽湯下,疝病黃病久者皆好倒倉。

又方,治疝痛。

山楂(炒四兩),枳實(炒),茴香(炒),山梔(炒各二兩),柴胡,牡丹皮,
八角茴香(炒),桃仁(炒各一兩),吳茱萸(炒半兩)。

右為末,酒糊丸,桐子大,服五十丸,空心鹽湯下。

又方,治疝作痛。

蒼朮(鹽炒),香附(鹽炒),黃柏(酒炒為君),青皮,玄胡索,益智,桃仁(
為臣),茴香(佐),附子(鹽炒),甘草(為使)。

右為末,作湯,服後一痛過更不再作矣。

又方,治疝。

南星,山楂,蒼朮(二兩),白芷,半夏,枳核,神(一兩),海藻,昆布(半
兩),玄明粉,茱萸(二錢)。

右為末,酒糊丸。

一人疝痛作腹內塊痛,止疝痛,止塊痛作。

三稜,莪朮(醋煮),炒,薑黃,南星(各一兩),山楂(二兩),木香,沉香
,香附(各三錢),黃連(用茱萸炒去茱萸用五錢淨),蘿蔔子,桃仁,山梔,枳
核(炒各半兩)。

右為末,薑汁浸蒸餅為丸。

予嘗治一人病後飲水患左丸痛甚,灸大敦穴,適有摩腰膏,內用烏附,丁香,麝香
將與摩其囊上橫骨端,火溫帛覆之,痛即止,一宿腫亦消。予舊有柑橘積,後因山
行饑甚,遇橘芋食之,橘動舊積芋復滯氣即時右丸腫大寒熱,先服調胃劑一二帖,
次早注神思氣至下焦,嘔逆,覺積動吐復吐,後和胃氣,疏通經絡而愈。

附錄,木腎者,心火下降,則腎水不患,其不患其不溫,真陽下行則腎氣不患其不
和,既溫且和,安有所謂木強者哉,夫惟嗜慾內戕腎家虛憊,故陰陽不相交,水火
不相濟而沉寒痼冷凝滯其間,脹大作痛,頑痹結硬,勢所必至矣,不可純用燥熱,
當溫散利以逐其邪,邪氣內消,榮衛流轉,盎如寒谷回春,蓋有不疾而速不行而至
者矣。

入方。

治木腎。

楮樹葉(又云楊樹),雄者晒乾為末,酒糊丸,桐子大,空心鹽湯下,五十丸。

又方,治木腎不痛。

枸杞子,南星,半夏,黃柏(酒炒),蒼朮(鹽炒),山楂,白芷,神(炒),
滑石(炒),昆布,吳茱萸。

右為末,酒糊丸,桐子大,空心鹽湯下七十丸。

治小腸氣及木腎偏墜。

黑牽牛一斤,用豬尿胞裝滿,以線縳定口子,好酒米醋各一碗,於砂鍋內煮乾為度
,取出黑牽牛用青紅娘子各十九箇於鐵鍋內炒燥去青紅娘子,將牽牛碾取頭末四兩
,另入豬芩,澤瀉細末各二兩,醋糊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空心鹽酒送下
,不可多服,多服令人頭眩,如頭眩可服黑錫丹。

腎囊濕瘡。

蜜陀僧,乾薑,滑石。

右為末,擦上。

又方,先用吳茱萸煎湯洗。

吳茱萸(半兩),寒水石(三錢),黃柏(二錢),樟腦(半兩),蛇床子(半兩
),輕粉(十盝),白礬(三錢),硫黃(二錢),檳榔(三錢),白芷(三錢)

右為末,麻油調擦。

又方,治腎上風濕瘡及兩腿。

全蝎(一錢),檳榔(一錢),蛇床子(一錢),硫黃(一錢)。

右四味,研如細末,用麻油調入手心擦熱,吸三口,用手抱囊一頃,次搽藥兩腿上

==耳聾七十五。

耳聾皆屬於熱,少陽厥陰熱多,當用開痰散風熱,通聖散,滾痰丸之類;大病後耳
聾須用四物湯降火;陰虛火動耳聾者亦用四物湯。

因鬱而聾者,以通聖散內大黃酒煨,再用酒炒三次,後入諸藥,通用酒炒;耳鳴因
酒遏者,大劑通聖散加枳殼,柴胡,大黃,甘草,南星,桔梗,青皮,荊芥,不愈
用四物湯妙。耳鳴必用龍薈丸,食後服。氣實人檳榔丸,或神芎丸下之。聾病必用
龍薈丸,四物湯養陰;濕痰者神芎丸,檳榔丸;耳濕腫痛,涼膈散加酒炒大黃,黃
芩,酒浸防風,荊芥,羌活,服腦多射少濕加枯礬吹,耳內轟轟然亦是陰虛。

戴云,亦有氣閉者,蓋亦是熱氣閉者耳,不鳴也。

又方。

萆麻子(四十九粒),棗肉(十箇)。

右入人乳汁搗成膏,石上略晒乾便丸,如指大,綿裹塞於耳中。

又方,鼠膽汁滴入耳中尤妙。

又方,將龜放漆卓上尿出,用綿漬之捏入青蔥管中,滴入耳中。

附錄,耳屬足少陰之經,腎家之寄竅於耳也,腎通乎耳,所主者精,精氣調和,腎
氣充足則耳聞而聰,若勞傷氣血風邪襲虛,使精脫腎憊,則耳轉而聾,又有氣厥而
聾者,有挾風而聾者,有勞損而聾者,蓋十二經脈上絡於耳,其陰陽諸經適有交,
並則臟氣逆而為厥,厥氣摶入於耳是謂厥聾,必有眩暈之證。耳者宗脈之所附,脈
虛而風邪乘之,風入於耳之脈,使經氣痞而不宣,是謂風聾,必有頭痛之證;勞役
傷於血氣,淫慾耗其精元,復悴力疲昏昏瞶瞶是為勞聾,有能將息得所血氣和平,
則其聾暫輕;又有耳觸風邪與氣相摶,其聲嘈嘈眼見光為之虛聾;熱氣乘虛隨脈入
耳,聚熱不散,濃汁出為之膿耳;人耳間有津液輕則不能為害,若風熱摶之津液結
成核塞耳,亦令暴聾,為之耵耳,前是數者,腎脈可推,風則浮而盛,熱則洪而
實,虛則濇而濡,風為之疏散,熱為之清利,虛為之調養,邪氣屏退,然後以通耳
調氣安腎之劑主之,於此得耳中三昧。

==附方。

和劑流氣飲。

治厥聾,方見氣類內,加菖蒲生薑蔥同煎服,治聾皆當調氣。

桂星散。

治風虛耳聾。

辣桂,川芎,當歸,細辛,石菖蒲,木通,白蒺藜(炒),朮香,麻黃(去節),
甘草(炙各二錢半),紫蘇(一錢),南星(煨),白芷梢(各四錢)。

右剉,每服二錢,水煎,蔥二莖,食後服。

地黃丸。

治勞損耳聾。

熟地,當歸,川芎,辣桂,菟絲子,川椒(炒),故紙(炒),白蒺藜(炒),胡
蘆巴(炒),杜仲(炒),白芷,菖蒲(各一錢半),磁石(火燒醋淬七次研水飛
一錢二分半)。

右為末,煉蜜丸,如桐子大,服五十丸,蔥白溫酒下。

益智散。

治腎虛耳聾。

磁石(制如前),巴戟(去心),川椒(各一兩炒),沉香,石菖蒲(各半兩)。

右為末,每服二錢,用豬腎一枚,細切和以蔥白少鹽,並藥濕紙十重裹煨,令熟,
空心嚼,以酒送下。

芎芷散。

治風入耳虛鳴。

白芷,石菖蒲(炒),蒼朮,陳皮,細辛,厚朴,半夏,桂,木通,紫蘇(莖葉)
,甘草(炙各二錢半),川芎(五錢)。

右剉散,每服三錢,薑三片,蔥二枝,水煎,食後臨臥服。

耳鳴方。

草烏(燒),石菖蒲。

右等分為末,用綿裹塞耳,一日三度。

耳鳴暴聾方。

川椒,石菖蒲,松脂(各二錢半),山豆肉(半錢)。

右為末,溶蠟丸如棗核大,塞入耳。

蔓荊子散。

治內熱耳出濃汁。

甘草(炙),川升麻,木通,赤芍,桑白皮(炒),麥門冬(去心),生地,前胡
,甘菊,赤茯苓,蔓荊子。

右等分,每服三錢,薑三片,棗一枚,煎食後溫服。

又方,治耳內出膿。

真龍骨,枯白礬,赤小豆,黃丹,烏賊骨,臙脂(一錢一分)。

右為末,摻耳。

又方,治耳內膿出或黃汁。

石膏(新瓦上煆),明礬(枯),黃丹(炒),真蚌粉,龍骨(各等分),麝香(
少許)。

右為末,綿纏竹拭耳,換綿蘸藥入耳。

耵耳方。

治風熱摶之津液結成核塞耳。

生豬脂,地龍,釜下墨(等分)。

右件細研,以蔥汁和捏如棗核,薄綿裹入耳,令潤即挑出。

耳爛。

貝母為末,乾糝。

桃花散。

治耳中出膿。

枯礬,乾臙脂(各一錢),麝香(一字)。

右為末,綿杖子蘸藥撚之。

通聖散(見斑疹類)。

滾痰丸。

大黃(半斤),黃芩(半斤),青礞石(一兩),沉香(五錢)。

右為末,水丸桐子大。

龍會丸(見痛類)。

檳榔丸(見痢類)。

神芎丸(見痛風類)。

涼膈散(見自汗類)。

==鼻病七十六。

酒鼻是血熱入肺,治法用四物湯加陳皮,又云柏皮,紅花,酒炒黃芩煎入好酒數
滴,就調炒五靈脂末同服,格致論中於上藥有茯苓,生薑,氣弱者加黃耆。

又方。

用桐油入黃連末,以天吊藤,燒灰熱傳之;一云用桐油入天吊藤燒油熟,調黃連末
拌傳之。

又方。

用山梔為末,蜜臘丸彈子大,空心嚼一丸,白湯送下。

治鼻中瘜肉,胃中有食積,熱痰流注,治本當消食積。

蝴蝶礬(二錢),細辛(一錢),白芷(五錢)。

右為末,內鼻中。

治鼻淵。

南星,半夏,蒼朮,白芷,神,酒芩,辛夷,荊芥。

右水煎,食後服。

附錄,酒者,此皆壅熱所致,夫肺氣通於鼻,清氣出入之道路,或因飲酒氣血壅
滯上焦生熱,邪熱之氣留伏不散則為之鼻瘡矣;又有肺風不能飲而自生者,非盡因
酒耳,一味淅米泔食後用冷飲外用,硫黃入大菜頭內煨碾塗之;若鼻尖微赤及鼻
中生瘡者,辛夷碾末入腦麝少許,綿裹納之,或以枇杷葉拭去毛,剉煎湯,候冷調
消風散食後服;一方以白鹽常擦妙;又以牛馬耳垢敷妙。

==附方。

白龍丸末,逐日洗面如澡豆法,更迭,少時方以湯洗法,食後常服龍虎丹一帖(方
見和劑風門)。

白龍丸。

川芎,本,細辛,白芷,甘草(各等分)。

右為細末,每四兩入煆石膏末一斤,水丸。

又方,黃柏苦參檳榔等為末,付以豬脂調丸妙。

又方,以青黛,槐花,杏仁研敷之。

又方,以杏仁研乳汁敷之。

鉛紅散。

治風熱上攻,面鼻紫赤刺,癮疹,俗呼肺風。

舶上硫黃,白礬(枯各半兩)。

右為末,黃丹少許染與病人面色同,每上半錢津液塗之,臨臥再塗兼服升麻湯,下
瀉青丸服之,除其根本也(二方見癘風類)。

輕黃散。

治鼻中瘜肉。

輕粉(一錢),雌黃(半兩),杏仁(一錢湯浸去皮尖雙仁),麝香(少許)。

右於杵缽內,先研杏仁如泥,餘藥同研細勻,磁合蓋定,每有患者,不問深淺,夜
臥用筋點粳米許鼻中,隔夜一次,半月效。

消風散(見中寒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