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宋本備急千金要方序。

蓋聞醫經經方,性命所繫,固己為至鉅至急,擇於醫經經方之書,拔其精且善者,
槧版以被之宇內,貽諸後世,其為深仁廣澤更何如哉,我烈祖好生之德,根之天性,
既圖治於聖經,而尤深拳拳乎疾醫一職,是以慶元鞬鞬以還,乃遍蒐羅醫籍,
充諸書府,爾來。

世作求迨享保中,屢刊布方書以貽後世,天下沐其深仁廣澤,蓋不唯如膏雨,
寬政初載,乃一新醫學,比年以來,百度畢張,凡其所以教養勸勉之具靡不至焉,
但刊印醫書費,皆出醫官私貲,無有官刻也,臣等濫竽醫僚,大懼經方至急,
而不能擇其書之精且善者廣布諸天下後世,無以稱我。

大府。

列代好生至意也,嘗竊考之,晉唐以降,醫籍浩繁,其存而傳于今者亦復何限,
求其可以扶翊長沙,繩尺百世者,蓋莫若孫思邈千金方者焉。
是書。

皇國嚮傳唐代真本,惜僅存第一卷,其餘實無聞焉,若今世所傳,
係明人傳刻道藏本,率意劖改,疑誤宏多,強分卷帙,極失本真,
世亦往往傳元版文字,頗正,稍如可觀,而仍不免時有疑誤,則均未為精善也,
獨米澤大守上杉氏所藏宋槧一部,較諸元版,筆畫端楷,更為清朗,撿其缺諱,
其為北宋刊本不疑,間有乾淳間補刻,亦唯寥寥數紙,則仍是為林億等校正之舊,
釐然可覆按也,蓋是本元明以後,久既屬絕響,是以康熙中張璐撰千金方衍義,
稱照宋刻本,校其文字卻同明代坊刻,乾隆四庫全書目亦特載道藏本,
則知其既佚也,是本每卷有金澤文庫印記,實係北條顯時舊。
藏原本,距今五百餘年,而此一部巋然獨存,真為天壤間絕無僅有之秘笈矣,
臣等竊以為孫氏書之傳于今者,未有若是本精且善者,而及今不傳,
恐曰後遂歸晦昧湮滅,不可復問,寧不大曠厥職,上負。

大府。

列代好生至意乎,將同人共商各梋私貲以付梓也,曾聞之。

朝,而不圖。

朝旨為發帑金俾刊之醫學,臣等逢此盛舉,尤屬曠典,亟倩好手影寫,
選子弟才俊者讎對點勘,靡日或輟,於是僅半歲剞劂告竣,其第四卷止存二葉,
今後元版補完,其指義參縒,疑尚有別風淮雨宜從他本挍治者,詳加甄錄,
別為考異以附其後,庶乎得失兼明,來者有所考信焉,蓋病情萬變,
唯賴文字以見之,則一字或失,貽誤不細,此錄之所以不得己也,
顧念臣等向校刊元版千金翼方,置之醫學,嘗歎為希覯,此刻之成也,
孫氏之書雙壁相合,再顯我日域,不其偉歟抑知物之顯晦,雖有數存焉,
固未必不應。

昌期以煥發幽光,非偶然也,臣等不堪躍喜,敢忘駑鈍勉竭涓埃,
竊幸醫學之日以益盛,人材之日以益長,人人循真人之津梁,究長沙之奧突,
則凡在醫官莫不欽賴,而在海內為醫者,得由以各明其術,尊其道焉,則。

大府。

列代之深仁廣澤,天下莫不霑濡。

當代紹述之功,衣被於宇內者,尤將永世而無窮矣,嘉永二季二月十五日,
侍醫尚藥醫學教諭法印臣多紀元堅西城侍醫醫學教諭兼。
務法眼臣多紀元昕內直醫官醫學教諭法眼。

臣小島尚質等謹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