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新校備急千金要方序。

昔神農遍嘗百藥,以辨五苦六辛之味,逮伊尹而湯液之劑備,
黃帝欲創九針以治三陰三陽之疾,得歧伯而砭艾之法精,雖大聖人有意於拯民之瘼,
必待賢明博通之臣,或為之先或為之後,然後聖人之所為得行於永久也,醫家之務,
經是二聖二賢而能事畢矣,後之留意於方術者,苟知藥而不知灸,
未足以盡治療之體,知灸而不知針,未足以極表裏之變,如能兼是聖賢之縕者,
其名醫之良乎,有唐真人孫思邈者乃其人也,以上智之材,抱康時之志,
當太宗治平之際,思所以佐迺后庇民之事,以謂上醫之道,
真聖人之政而王官之一守也,而乃袓迷農黃之旨,發明歧摯之學,經掇扁鵲。
之難,方採倉公之禁,仲景黃素,元化綠袟,葛仙翁之必效,胡居士之經驗,
張苗之藥對,叔和之脈法,皇甫謐之三部,陶隱居之百一,自餘郭王范汪僧坦阮炳,
上極文字之初,下訖有隋之世,或經或方,無不採摭,集諸家之所秘要,
去眾說之所未至,成書一部,三十卷,目錄一通,藏腑之論,針艾之法,
癰證之辨,食治之宜,始婦人而次嬰孺,先腳氣而後中風傷寒癱疽消渴水腫,
七竅之痾,五石之毒,備急之方,養性之術,篇二百三十二門,
合方論五千三百首,莫不十全可驗,四種兼包,厚德過於千金,遺法傳於百代,
使二聖二賢之美,不墜于地,而世之人得以階近而。
至遠,上識於三皇之奧者,孫真人善述之功也,然以俗尚險怪,我道純正,
不述剖腹易心之異,世務徑省,我書浩博,不可道聽塗說而知,是以學寡其人,
浸以紛靡,賢不繼世,簡編斷缺,不知者,以異端見黜,好之者以闕。

疑輟功,恭惟。

我朝以好生為德,以廣愛為仁,迺。

詔儒臣,正是墜學,臣等術謝多通,職專典校於是請內府之秘書,探道藏之別錄,
公私眾本搜訪幾遍,得以正其訛謬,補其遺佚,文之重複者削之,事之不倫者緝之,
編次類聚,期月功至,綱領雖有所立,文義猶或疑阻,是用端本以正末,
如素問九墟靈樞甲乙太素巢源諸家本草,前古脈書,金匱玉函,肘後備急,
謝士秦刪繁方,劉涓子鬼遺論之類,事關所出,無不研核,尚有所闕,
而又泝流以討源,如五鑒經,千金翼,崔氏纂要,延年秘錄,正元廣利,外臺秘要,
兵部手集,夢得傳信之類,凡所泒別,無不考理,互相質正,反覆稽參,
然後遺文疑義,煥然悉明,書雖是舊,用。
之惟新,可以濟函靈裨乃聖好生之治,可以傳不朽,副。

上主廣愛之心,非徒為太平之文致,寔可佐皇極之錫福,校讎既成為,繕寫伊始,
恭以上進庶備。

親覽,太子。

右贊善大夫臣高保衡,尚書都官員外郎臣孫奇。

尚書司封郎中充秘閣校理臣林億等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