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急千金要方卷第十八(大腸腑)。

2=標題= 大腸腑脈論第一。

論曰,大腸腑者,主肺也,鼻柱中央,是其候也肺合氣於大腸,
大腸者為行道傅寫之腑也,號監倉掾,重二斤十二兩,長一丈二尺,廣六寸,當臍。

右回疊積還反十二曲,貯水穀一斗二升,主十二時,定血脈,和利精神,
(千金明堂外臺同難經云長二丈一尺大四寸徑一寸之少半十六曲盛穀一斗水七升半)

鼻遂以長,以候大腸。

右手關前寸口陽絕者,無大腸脈也,苦少氣心下有水氣,立秋節即咳,刺手大陰,
治陰,在魚際間。

右手關前寸口陽實者,大腸實也,苦腸中切痛如針刀所刺,無休息時,刺手陽明,
治陽,在手腕中瀉之。

大腸病者,腸中切痛而鳴濯濯,冬日重感於寒,則泄,當臍而痛不能久立與胃同候,
取巨虛上廉。

腸中雷鳴,氣上衝喘,不能久立,邪在大腸,刺肓之巨虛上廉三里。

大腸脹者腸鳴而痛,寒則泄,食不化。

大腸有寒鶩溏,有熱便腸垢。

大腸有宿食,寒慄發熱,有時如瘧狀。

肺前受病移於大腸,肺咳不已,咳則遺失便利,厥氣客於大腸,則夢田野。

肺應皮,皮厚者大腸厚,皮薄者大腸薄,皮緩腹裹大者大腸緩而長。

皮急者大腸急而短,皮滑者大腸直,皮肉不相離者大腸結。

扁鵲云,手太陰與陽明為表裡,大腸若病實則傷熱,熱則脹滿不通口為生瘡,
食下入腸,腸實而胃虛,食下胃,胃實而腸虛,所以實而不滿,乍實乍虛來乍去,
虛則傷寒,寒則腸中雷鳴,泄青白之利而發於氣,水根在大腸,方在治水篇中。

大腸絕,不治,何以知之,泄利無度,利絕則死。

手陽明之脈,起於大指次指之端,外側循指上廉,出合谷兩骨之間。

上入兩筋之中,循臂上廉,上入肘外廉,循臑外前廉上肩出骨之前廉,
上出柱骨之會上,下入缺盆,絡肺下膈屬大腸,其支者,從缺盆直而上頸,貫頰入,
下齒縫中,還出俠口交人中,左之。

右。

右之左。

上俠鼻孔,是動則病齒痛頰腫,是主津所生病者,目黃口乾鼽痺。

肩前臑痛,大指次指痛不用,氣盛有餘,則當脈所過者熱腫,虛則寒慄不復,
盛者則人仰大三倍於寸口,虛者則人迎反小於寸口也。

 

 

2=標題= 大腸虛實第二(脈二條方二首灸法七首)。

大腸實熱。

右手寸口氣口以前脈陽實者,手陽明經也。

病苦腸滿善喘咳,面赤身熱喉咽中如核狀,名曰大腸實地也,
治大腸實熱腹脹不通口為生瘡者生薑泄腸湯方。

生薑、橘皮、青竹筎、黃芩、梔子人、白朮(各三兩)、桂心(一兩)、茯苓、
芒消(各三兩)、生地黃(十兩)、大棗(十四枚)。

右十一味咀,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下芒消,分二服,腸中臚脹不消,
灸大腸輸四十九壯。

大腸有熱,腸鳴腹滿俠臍痛,食不化喘不能久立,巨虛上廉主之。

大腸虛冷。

右手寸口你杏以前脈陽虛者,手陽明經也。

病苦中喘腸鳴虛渴唇乾目急善驚泄白,名曰大腸虛冷也,治大腸虛冷痢下青白,
腸中雷鳴相逐黃連補湯方。

黃連(四兩)、茯苓、芎藭(各三兩)、酸石榴皮(五片)、地榆(五兩)、
伏龍肝、雞子大(一枚)。

右六味咀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去滓下伏龍肝末,分三服。

腸中雷鳴相逐痢下,灸承滿五十壯,穴在俠巨闕相去五寸,巨闕在心下一寸,
灸之者俠巨闕兩邊各二寸半。

姇飲不下,腹中雷鳴,大便不節,小便赤黃,陽綱主之。

腹脹腸鳴氣上衝,不能久立,腹中痛濯濯,冬日重感於寒則泄,當臍而痛,
腸胃間遊氣切痛,食不化,不嗜食,身腫俠臍急,天樞主之。

腸中常鳴時上衝心灸臍中。

腸鳴而痛,溫留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