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第五(論一首方一首灸法二首)。

論曰,骨極者主腎也,腎應骨,骨與腎合,又曰以冬遇病為骨痺,骨痺不已,
復感於邪,內舍於腎,耳鳴見黑色,是其候也,若腎病則骨極,牙齒苦痛,
手足瘠疼不能久立,屈伸不利,身痺腦髓痠,以冬壬癸日中邪傷風,為腎風,
風歷骨,故曰骨極,若氣陰,陰則虛,虛則寒,寒則面腫垢黑腰脊痛不能久立,
屈伸不利,其氣衰則髮墮齒槁腰背相引而痛,痛甚則咳唾甚,若氣陽,陽則實,
實則熱,熱則面色隱曲,膀胱不通,牙齒腦髓苦痛,手足痠痟,耳鳴色黑,
是骨極之至也,須精別陰陽,審其清濁,知其分部,視其喘息,善治病者,
始於皮膚筋脈,即須治之,若入臟腑,則。
半死矣。

扁鵲云,骨絕不治,瘠而切痛,伸縮不得,十日死,骨應足少陰,
少陰氣絕則骨枯髮無澤,骨先死矣。

治骨極,主腎熱病,則膀胱不通,大小便閉塞顏焦枯黑,耳鳴虛熱。

三黃湯方。

大黃(切別漬水一升)、黃芩(各三兩)、梔子(十四枚)、甘草(二兩)、
芒消(二兩)。

右五味咀,以水四升先煮三物,取一升五合,去滓下大黃,又煮兩沸,下芒消,
分三服。

腰背不便筋攣痺縮虛熱閉塞,灸第二十一椎,兩邊相去各一寸五分隨年壯。

小便不利小腹脹滿虛乏,灸小腸輸隨年壯。
2=標題= 骨虛實第六(論一首方六首灸法一首)。

論曰,骨虛者酸疼不安好倦,骨實者,苦煩熱,凡骨虛實之應,
主于腎膀胱若其腑臟有病,從骨生,熱則應臟寒,則應腑。

治骨虛酸疼不安好倦,主膀胱寒,虎骨酒方。

虎骨一具通灸取黃焦汁,盡碎之如雀頭大釀米三石麴四斗水三石如常釀酒法,
所以加水麴者其骨消麴而飲水,所以加之也,酒熟封頭五十。
日開飲之。

治骨實苦酸疼煩熱煎方。

葛根汁、生地黃汁、赤蜜(各一升)、麥門冬汁(五合)。

右四味相和攪調微火上煎之三四沸,分三服。

治骨髓中疼方。

芍藥(一斤)、生乾地黃(五斤)、虎骨(四兩)。

右三味咀,以清酒一斗漬三宿,暴乾復入酒中,如此取酒盡為度擣篩酒服方寸匕,
日三。

治骨髓冷疼痛方。

地黃一石取汁,酒二斗相攪,重煎溫服日三補髓。

治虛勞冷,骨節疼痛無力方。

豉(二升)、地黃(八斤)。

右二味再遍蒸,暴乾為散,食後以酒一升進二方寸匕,日再服之,亦治虛熱。

又方。

天門冬為散酒服方寸匕,日三,一百日差。

骨髓冷疼痛,灸上廉七十壯,三里下三寸是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