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千金要方卷第二十一(消渴淋閉尿血水腫)。

2=標題= 消渴第一(論六首方五十五首灸法六首)。

論曰,凡積久飲酒,未有不成消渴,然則大寒凝海而酒不凍,明其酒性酷熱,
物無以加,脯灸鹽鹹,此味酒客耽嗜,不離其口,三觴之後,制不由己,飲噉無度,
咀嚼鮓醬,不擇酸鹹,積年長夜,酣興不解遂使三膲猛熱五藏干燥,木石猶且焦枯,
在人何能不渴,治之愈否,屬在病者,若能如方節慎,旬月而瘳,
不自愛惜死不旋踵,方書醫藥寔多有效,其如不慎者何,其所慎者有三,一飲酒,
二房室,三鹹食及麵,能慎此者,雖不服藥而自可無他,不知此者,
縱有金丹亦不可救,深思慎之,又曰,消渴之人,愈與未愈,常須思慮,有大癰,
何者,消渴之人,必於大骨節間發癰疽。
而卒,所以戒之在大癰也,當預備癰藥以防之,有人病渴利,始發於春,經一夏,
服栝樓豉汁,得其力,渴漸差,然小便猶數甚,夜二十餘行,常至三四升,
極差不減二升也,轉久便止,漸食肥膩,日就贏瘦,喉咽脣口焦燥,吸吸少氣,
不得多語,心煩熱兩腳酸食及兼倍於常故不為氣力者,然此病皆由虛熱所為耳,
治法,栝樓汁可長將服以除熱,牛乳杏酪善於補,此法最有益。

治消渴除腸胃熱實方,麥門冬、茯苓、黃連、石膏、萎蕤(各八分)、人參、龍膽、
黃芩(各六分)、升麻(四分)、枳實(五分)、枸杞子(外臺用地骨皮)、
栝樓根、生薑(屑各十分)。

右十三味末之,蜜丸如梧子大,以茆根粟米汁服十丸,日二,
若渴則與此飲至足大麻亦得,飲方如左,茆根(切一升)、粟米(三合)。

右二味以水六升煮取米熟,用下前藥。

又方。

栝樓根、生薑(各五兩)、生麥門冬(用汁)、蘆根(切各二升)、
茆根(切三升)。

右五味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三服。

治胃腑實熱引飲常渴,洩熱止渴茯神湯方,茯神(二兩外臺作茯苓)、栝根、
生麥門冬(各五兩)、生地黃(六兩)、萎蕤(四兩)、小麥(二升)、
淡竹葉(切二升)、大棗(二十枚)、知毌(四兩)。

右九味咀,以水三斗煮小麥竹葉取九升,去滓下藥,煮取四升,分四服,
服不問早晚,但渴即進,非但正法胃渴,通治渴患熱即主之。

豬肚丸治消渴方,豬肚(一枚治如食法)、黃連、梁米(各五兩)、栝樓根、
茯神(各四兩)、知毌(三兩)、麥門冬(二兩)。

右七味為末,內豬肚中縫塞,安甑中蒸之極爛,接熱及藥木臼中擣可丸,
若強與蜜和之,丸如梧子,飲服三十丸,日二,加至五十丸,隨渴即服之。

又方。

栝樓根、麥門冬、鈆丹(各八分)、茯神(一作茯苓)、甘草(各六分)。

右五味治下篩,以漿水服方寸匕,日三服,(外臺無茯神)。

又方。

黃耆、茯神、栝樓根、甘草、麥門冬(各三兩)、乾地黃(五兩)。

右六味咀,以水八升煮取二升半,去滓分三服,日進一劑,服十劑佳。

治消渴浮萍丸方,乾浮萍、栝樓根(等分)。

右二味末之,以人乳汁和丸如梧子,空腹飲服二十丸,日三,三年病者三日愈,
治虛熱大佳。

治消渴日飲一石水者方,栝樓根(三兩)、鈆丹(二兩)、葛根(三兩)、
附子(一兩)。

右四味末之,蜜丸如梧子飲服十丸,日三,渴則服之,春夏減附子。

治渴黃蓮丸方,黃連(一斤)、生地黃(一斤張文仲云十斤)。

右二味絞地黃取汁,浸黃連出暴之,燥復內之,令汁盡乾之,擣末蜜丸如梧子,
服二十丸,日三,食前後無在,亦可為散,以酒服方寸匕。

栝樓粉治大渴秘方,深掘大栝樓根,厚削皮至白處止,以寸切之,水浸一日一夜,
易水經五日,取出爛擣碎研之,以絹袋濾之,如出粉法乾之,水服方寸匕,日三四,
亦可作粉粥乳酪中食之,不限多少,取差止。

治渴方,栝樓粉和雞子暴乾,更杵為末,水服方寸匕,日三丸服,亦得。

又方。

水和栝樓散,服方寸匕,亦可蜜丸,服三十丸,如梧子大。

又方。

取柒家井索近桶口結,燒作灰,井花水服之,不過三服必差。

又方。

取豉漬汁,任性多少飲之。

又方。

濃煮竹根取汁飲之,以差止。

又方。

以青粱米煮取汁飲之,以差止。

論曰,尋夫內消之為病,當由熱中所作也,小便多於所飲令人虛極短氣,夫內消者,
食物消作小便也,而又不渴,正觀十年梓州刺史李文博先服白石英久,
忽然房道強盛,經月餘,漸患渴,經數日,小便大利,日夜百行以來,百方治之,
漸以增劇,四體贏惙,不能起止,精神恍惚,口舌焦乾而卒,此病雖稀甚可畏也,
利時沉細微弱,服枸杞湯即效,但不能長愈服鈆丹散亦即減,
其間將服除熱宣補丸。

枸杞湯方,枸杞枝葉(一斤)、栝樓根、石膏、黃連、甘草(各三兩)。

右五味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五服,日三夜二,劇者多合,渴即飲之。

鈆丹散主消渴止小便數兼消中方,鈆丹、胡粉(各二分)、栝樓根、
甘草(各十分)、澤瀉、石膏、赤石脂、白石脂(各五分肘後作貝母)。

右八味治下篩,水服方寸匕,日三,壯人一匕半,一年病者一日愈,
二年病者二日愈,渴甚者夜二服,腹痛者減之,丸服亦佳,一服十丸,
傷多令人腹痛,
(張文仲云腹中痛者宜漿水汁下之備急方云不宜酒下用麥汁下之古今錄驗方云服此藥

了經三兩日宜爛煮羊肝肚空腹服之或作羹亦得宜傷淡食之候小便得鹹更即宜服蓯蓉丸

兼煮散將息蓯蓉丸及煮散方出外臺第十一卷中)。

茯神丸方,茯神、黃耆、栝樓根、麥門冬、人參、甘草、黃連、知毌(各三兩)、
乾地黃、石膏(各六兩)、菟絲子(三合)、蓯蓉(四兩)。

右十二味末之,以牛膽三合和蜜丸如梧子,以茆根湯服三十丸,日二服,
漸加至五十丸,(集驗名宣備丸治腎消渴小便數者)。
口含酸棗丸治口乾燥內消方,酸棗(一升五合)、酢安石榴子(五合乾子)、葛根、
覆盆子(各三兩)、烏梅(五十枚)、麥門冬(四兩)、茯苓、
栝樓根(各三兩半)、桂心(一兩六銖)、石蜜(四兩半)。

右十味末之,蜜丸含如酸棗許,不限晝夜,以口中津液為度,盡復更合無忌。

消中日夜尿七八升方,鹿角炙令焦末,以酒服五分匕,日二,漸加至方寸匕。

又方。

漚麻汁服一升佳。

又方。

葵根如五升盆大兩束,(外臺云五大斤)。

以水五斗煮取三斗,宿不食,平旦一服三升。

論曰,強中之病者,莖長興盛,不交精液自出也,消渴之後,即作癰疽,皆由石熱,
凡如此等宜服豬腎薺苨湯,制腎中石熱也,又宜服白鴨通湯,(方見下解石毒篇)。
豬腎薺苨湯方,豬腎(一具)、大豆(一升)、薺苨、石膏(各三兩)、人參、
茯神(一作茯苓)、磁石(綿裹)、知毌、葛根、黃芩、栝樓根、甘草(各二兩)。

右十二味咀,以水一斗五升先煮豬腎大豆取一斗,去滓下藥煮取三升,分三服,
渴乃飲之,下膲熱者,夜合一劑,病勢漸歇即止。

增損腎瀝湯,治腎氣不足消渴小便多腰痛方,羊腎(一具)、遠志、人參、澤瀉、
乾地黃、桂心、當歸、茯苓、龍骨、黃芩、甘草、芎藭(各三兩)、生薑(六兩)、
五味子(五合)、大棗(二十枚)、麥門冬(一升)。

右十六味咀,以水一斗五升煮羊腎取一斗二升,下藥取三升,分三服。

治下膲虛熱,注脾胃從脾注肺好渴利方,小麥、地骨白皮(各一升)、
竹葉(切三升)、麥門冬、茯苓(各四兩)、甘草(三兩)、生薑、
栝樓根(各五兩)、大棗(三十枚)。

右九味咀,先以水三斗煮小麥取一斗,去滓澄清取八升,去上沬取七升,
煮藥取三升,分三服。

治渴利虛熱引飲不止消熱止渴方,竹葉(切二升)、地骨皮、生地黃(切各一升)、
石膏(八兩)、茯神(一作茯苓)、萎蕤、知毌、生薑(各四兩)、
生麥門冬(一升半)、栝樓根(八兩)。

右十味咀,以水一斗二升下大棗三十枚,并藥煮取四升,分四服。

治面黃手足黃,咽中乾燥短氣如連珠,除熱止渴利補養地黃丸方,生地黃汁、
生栝樓根、(汁各二升)、牛羊脂(三升)、白蜜(四升)、黃連(一斤末之)。

右五味合煎令可丸,飲服如梧子大五丸,日二,加至二十丸,若苦冷而渴,渴差,
即別服溫藥也。

治渴小便數方,貝母(六分一作知毌)、栝樓根、茯苓(各四分)、
鈆丹((一分)、雞胵中黃皮(十四枚)。

右五味治下篩,飲服方寸匕,日三,差後常服甚佳,去鈆丹,以蜜丸之,長服勿絕,
以麥飲服。

治渴利方,生栝樓根三十斤切,以水一石煮取一斗半,
去滓以牛脂五合煎取水盡以溫酒先食服如雞子大,日三服。

治渴小便利復非淋方,榆白皮二斤切,以水一斗煮取五升,一服三合,日三。

又方。

小豆藿一把,擣取汁頓服三升。

又方。

薔薇根,水煎服之佳,(肘後治睡中遺尿。

)。

又方。

三年重鵲巢末,以飲服之,(肘後治睡中遺尿)。

又方。

桃膠如彈丸含之咽津。

又方。

蠟如雞子大,以酢一升煮之二沸,適寒溫頓服之。

論曰,凡人生放恣者眾,盛壯之時,不自慎惜,快情縱慾,極意房中,稍至年長,
腎氣虛竭,百病滋生,又年少懼不能房,多服石散,真氣既盡,石氣孤立,
唯有虛耗,唇口乾焦,精液自洩,或小便赤黃,大便乾實,或渴而且利,日夜一石,
或渴而不利,或不渴而利,所食之物,皆作小便,此皆由房室不節之所致也,
凡平人夏月喜渴者,由心王也,心王便汗,汗則腎中虛燥,故渴而小便少也,
冬月不汗,故小便多而數也,此為平人之證也,名為消渴,
但小便利而不飲水者腎實也,經云腎實則消,消者不渴而利是也,
所以服石之人於小便利者,石性歸腎,腎得石則實,實則能消。
水漿,故利,利多則不得潤養五藏,藏衰則生諸病,張仲景云,熱結中焦則為堅,
熱結下焦則為溺血,亦令人淋閉不通,明知不必悉患小便利,信矣,
內有熱者則喜渴,除熱則止,渴兼虛者,須除熱補虛,則差矣。

治不渴而小便大利遂至於死者方,牡蠣五兩,以患人尿三升煎取二升,再服,神驗。

治小便不禁多日便一二斗或如血色方,麥門冬、乾地黃(各八兩)、
乾薑(四一兩)、蒺藜子、續斷、桂心(各二兩)、甘草(一兩)。

右七味咀,以水一斗煮取二升五合分三服,古今錄驗云治消腎腳瘦細數小便。

九房散主小便多或不禁方,菟絲子黃連蒲黃各三兩消石一兩肉蓯蓉二兩。

右五味治下篩,并雞胵中黃皮三兩,同為散,飲服方寸匕,日三,如人行十里,
更服之。
千金翼有五味子三兩服腹空進之。

又方。

鹿茸二寸躑躅韭子各一升桂心一尺附子大者三枚澤瀉三兩。

黃耆湯治消中虛勞少氣小便數方,
黃耆芍藥生薑桂心當歸甘草各二兩麥門冬乾地黃黃苓各一兩大棗三十枚。

右十味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三服,日三,棘刺丸,
治男子百病小便週多失精方,棘。
刺石龍芮巴戟天各二兩麥門冬厚朴菟絲子萆薢外臺作草癰柏子人萎蕤小草細辛杜仲牛

石斛桂心防葵乾地黃各一兩烏頭三兩。

右十九味末之,蜜和更擣五六千杵,以飲服如梧子十丸,日三,加至三十丸,
以知為度。

治尿數而多方,羊肺一具作羹,內少羊肉和豉,如食法任性食,不過三具。

治消渴陰絕胃反而吐食方,茯苓八兩澤瀉四兩白朮生薑桂心各三兩甘草一兩。

右六味咀,以水一斗煮小麥三升取三升,去麥下藥,者取二升半,服八合,
日再服。

又方。

取屋上瓦三十年者碎如雀腦三升東流水二石煮取二斗內藥如左生白朮乾地黃生薑。

橘皮人參甘草黃耆遠志各三兩桂心當歸芍藥各二兩大棗三十枚。

右十二味咀,內瓦汁中煮取三升,分四服,單飲瓦汁亦佳。

治熱病後虛熱渴四肢煩疼方,葛根一斤人參甘草各一兩竹葉一把。

右四味咀,以水一斗五升煮取五升,渴即飲之,日三夜二。

治虛勞渴無不效骨填煎方,
茯苓菟絲子山茱萸當歸牛膝附子五味子巴戟天麥門冬石膏各二兩。
石韋人參桂心蓯蓉各四兩外臺作遠志大豆卷一升天門冬五兩。

右十六味末,次取生地黃栝樓根各十斤,擣絞取汁微火上煎之減半,便作數分,
內藥并下白蜜二斤牛髓半斤,微火煎之,令如糜,食如雞子黃大,日三服,
亦可飲服之。

治虛熱四肢贏乏渴熱不止,消渴補虛茯神煮散方,茯神、蓯蓉、萎蕤(各四兩)、
生石斛、黃連(各八兩)、栝樓根、丹參(各五兩)、甘草、五味子、知毌、人參、
當歸(各三兩)、麥蘗(三升)、外臺(作小)、麥。

右十三味治下篩,以三方寸匕水三升煮取一升,以絹袋盛煮之,日二服,
一煮為一服。

治虛勞口中苦渴,骨節煩熱或寒枸杞湯方,枸杞根白皮切五升麥門冬三升小麥二升。

右三味以水二斗煮麥熟,藥成去滓,每服一升,日再。

巴邵太守奏三黃丸,治男子五勞七傷消渴不生肌肉,婦人帶下手足寒熱者方,
春三月黃芩四兩大黃三兩黃連四兩,夏三月黃芩六兩、大黃一兩、黃連七兩,
秋三月黃芩六兩、大黃二兩、黃連三兩,冬三月黃芩三兩、大黃五兩、黃連二兩。

右三味隨時和擣,以蜜為丸如大豆,飲服五丸,日三,不知稍加至七丸,取下而已,
服一月病愈,久服走逐奔馬常試有驗,(一本云夏三月不服)。
治熱渴頭痛壯熱,及婦人血氣上衝悶不堪方,茅根切二升三擣取汁令盡,渴即飲之。

治嶺南山瘴風熱毒氣入腎中變寒熱,腳弱虛滿而渴方,黃連(不限多少)、
生栝樓根汁、生地黃(汁)、羊。
乳(汁)。

右四味,以三汁和黃連末為丸,空腹飲服三十丸如梧子大,漸加至四十丸,日三,
重病五日差,小病三日差,無羊乳,牛乳人乳亦得,若藥苦難服,
即煮小麥粥飲服之亦得,主虛熱大佳,(張文仲名黃連丸一名羊乳丸)。
阿膠湯,治虛熱,小便利而多服石散人虛熱,當風取冷患腳氣,喜發動兼渴消,
腎細弱服此湯立減方,阿膠(二梃)、乾薑(二兩)、麻子(一升)、
遠志(四兩)、附子(一枚)。

右五味咀,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去滓內膠令烊,分三服,說云,
小便利多白日夜數十行至一石,五日頻服良。

論曰,凡消渴病經百日以上者,不得灸刺,灸刺則於瘡上漏膿水不歇,
遂致癰疽贏瘦而死,亦忌有所誤傷,但作針許大瘡,
所飲之水皆於瘡中變成膿水而出,若水出不止者必死,慎之慎之,初得患者,
可如方灸刺之佳。

消渴咽喉乾,灸胃管下輸三穴各百壯,穴在背第八椎下橫三寸間寸,灸之。

消渴口乾不可忍者,灸小腸輸百壯,橫三間寸灸之。

消渴欬逆,灸手厥陰,隨年壯。

消渴咽喉乾,灸堂五十壯,又灸足太陽五十壯。

消渴口乾煩悶,灸足厥陰百壯,又灸陽池五十壯。

消渴小便數,灸兩手小指頭,及足兩小指頭,并灸項椎佳,
又灸當脊梁中央解間一處,與腰目上灸兩處,凡三處,又灸背上脾輸下四寸,
當俠脊梁灸之兩處,凡諸灸,皆當隨年壯,又灸腎輸二處,又灸腰目在腎輸下三寸,
亦俠脊骨兩傍各一寸半左。

右,以指按取關元一處,又兩傍各二寸二處,
陰市二處在膝上當伏兔上行三寸臨膝取之,或三二列灸相去一寸名曰腎系者。
(黃帝經云伏免下一寸)。

曲泉陰谷陵泉復留此諸穴斷小行最佳不損陽氣,亦云止遺溺也,
太溪中封然谷太白大都趺陽行間大敦隱白涌泉,凡此諸穴各一百壯,
腹背兩腳凡四十七處,其腎輸腰自關元水道,此可灸三十壯,五日一報之,
各得一百五十壯,佳涌泉一處可灸十壯,大敦隱白行閒此處可灸三壯,餘者悉七壯,
皆五日一報之,滿三灸可止也,若發如此灸諸陰而不愈,宜灸諸陽,
諸陽在腳表并灸肺輸募按流注孔穴,壯數如灸陰家法。

小便數而少且難用力失精者,令其人舒兩手合掌併兩大指令齊急逼之,
令兩爪甲相近,以一炷灸兩爪甲本肉際,肉際方後自然有角令炷當角中,
小侵入爪上,此兩指共用一炷也,亦灸腳大指,與手同法,各三炷而已,
經三日又灸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