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急千金要方卷第二十二(丁腫癰疽)。

2=標題= 丁腫第壹(論一首證十五條方二十九首灸法一首)。

論曰,夫稟形之類,須存攝養,將息失度,百病萌生,故四時代謝,陰陽遞興,
此之二氣更相擊怒,當是時也,必有暴氣,夫暴氣者每月之中必有,
卒然大風大霧大寒大熱,若不時避,人忽遇之,此皆入人四體,頓折皮膚,
流注經,遂使湊理擁隔,榮衛結滯,陰陽之氣不得宣瀉,變成癰疽丁毒惡瘡諸腫,
至於丁腫,若不預識,令人死不逮辰,若著訖乃欲求方。
其人巳入木矣,所以養生之士,須早識此方,凡是瘡痍無所逃矣,凡療丁腫,
皆刺中心至痛,又刺肆邊拾餘下令血出,去血傅藥,藥氣得入針孔中佳,
若不達瘡裏,療不得力。

又其腫好著口中頰邊舌上,看之赤黑如珠子,磣痛應心是也,是秋冬寒毒久結皮中,
變作此疾,不即療之,日夜根長,流入諸數道,如箭入身捉人不得動搖,
若不慎口味房室,死不旋踵,經伍陸日不差,眼中見火光,心神惛口乾心煩即死也,
壹曰麻子丁,其狀肉上起頭,大如黍米,色稍黑肆邊微赤多癢,
忌食麻子及衣布并入麻田中行。

二曰石丁,其狀皮肉相連,色烏黑如黑豆甚硬,刺之不入,肉內陰陰微疼,
忌瓦礫塼石之屬。

三曰雄丁,其狀皰頭黑黶,四畔仰蒼皰漿起,有水出色黃,大如錢孔形高,忌房事。

四曰雌丁,其狀瘡頭稍黃,向裏黶亦似灸瘡,四畔皰漿起,心凹色赤,大如錢孔,
忌房事。

五曰火丁,其狀如湯火燒灼,瘡頭黑黶,四邊有皰漿又如赤粟米,忌火灸爍。

六曰爛丁,其狀色稍黑有白斑,瘡中潰潰有膿水流出,瘡形大小如匙面,
忌沸熱食爛臭物。

七曰三十六丁,其狀頭黑浮起,形如黑豆,四畔起大赤色,今日生一,明日生二,
至三日生三乃至十,若滿三十六,藥所不能治,如未滿三十六者可治,俗名黑皰,
忌嗔怒畜積愁恨。

八曰蛇眼丁,其狀瘡頭黑皮上浮,生形如小豆,狀似蛇眼,大體硬,忌惡眼人看之,
并嫉妒人見及毒藥。

九曰鹽膚丁,其狀大如匙面,四邊皆赤,有黑粟粒起,忌鹹食。

十曰水洗丁,其狀大如錢形或如錢孔大,瘡頭白裏黑黶,汁出中硬,
忌飲漿水水洗渡河。

十一曰刀鎌丁,其狀瘡闊狹如薤葉大,長一寸,左側肉黑如燒爍,
忌刺及刀鎌切割鐵刃所傷,可以藥治。

十二曰浮漚丁,其狀瘡體曲圓少許不合,長而狹如薤葉大,內黃外黑,黑處刺不痛,
內黃處刺之則痛。

十三曰牛拘丁,其狀肉皰起掐不破。

右十三種瘡,初起必先癢後痛,先寒後熱,熱定則寒,多四肢沈重,頭痛心驚眼花,
若大重者則嘔逆,嘔逆者難治,其麻子丁一種始末惟癢,所錄忌者不得犯觸,
犯觸者即難療,其浮漚丁牛拘丁兩種,無所禁忌,縱不療亦不能殺人,
其狀寒熱與諸丁同,皆以此方療之,萬不失一,欲知犯觸,但脊強瘡痛極甚,
不可忍者,是犯之狀也。

治十三種丁方,用枸杞,其藥有四名,春名天精,夏名枸杞,秋名卻老,冬名地骨,
春三月上建日採葉,夏三月上建日採枝,秋三月上建日採子,冬三月上建日採根,
凡四時初逢建日,取枝葉子根等四味並暴乾,若得五月五日午時合和大良,
如不得依法採者,但得一種亦得,用緋繒一片以裹藥,取匝為限,亂髮雞子大,
牛黃梧子大,反鉤棘針二十七枚末,赤小豆七粒末,先於緋上薄布亂髮,
以牛黃末等布髮上,即卷緋繒作團,以髮作繩十字縛之,熨斗中急火熬之令沸,
沸定後自乾,即刮取擣作末,絹篩以一方寸匕,取枸杞四味合擣,絹篩取二匕,
和合前一匕共為三匕令相得。
又分為二分,早朝空腹酒服一分,日三。

治凡是丁腫皆用之,此名齊州榮姥方,白薑石(一斤軟黃者)、牡蠣(九兩爛者)、
枸杞根皮(二兩)、鍾乳(二兩)、白石英(一兩)、桔梗(一兩半)。

右六味各擣,絹篩之,合和令調,先取伏龍肝九升末之,
以清酒一斗二升攪令渾渾然,澄取清二升和藥捻作餅子,大六分厚二分,
其濁滓仍置盆中,布餅子於籠上,以一張紙藉盆上。
以泥酒氣蒸之,仍數攪令氣散發,經半日,藥餅子乾,乃內瓦坩中,
一重紙一重藥遍布,勿令相著,密以泥封三七日,乾以紙袋貯之,乾處舉之,
用法以針刺瘡中心深至瘡根,并刺四畔令血出,以刀刮取藥如大豆許內瘡上,
若病重困日夜三四度著,其輕者一二度著,重者二日根始爛出,輕者半日一日爛出,
當看瘡浮起,是根出之候,若根出已爛者,勿停藥仍著之,藥甚安穩,令生肌易,
其病在口咽及腹中者,必外有腫異相也,寒熱不快疑是此病,
即以飲或清水和藥如二杏人許服之,日夜三四服,自然消爛或以物剔吐根出即差,
若根不出亦差,當看精神自覺醒悟,合藥以五月。
五日為上時,七月七日次,九月九日,臘月臘日並可合,若急須藥佗日亦得,
要不及良日也,合藥時須清淨燒香,不得觸穢,孝子,不具足人,
產婦六畜雞犬等見之,凡有此病,忌房室豬雞魚牛生韭蒜芸薹胡荽酒醋麵葵等,
若犯諸忌而發動者,取枸杞根湯和藥服並如後方,其二方本是一家,
智者評論以後最是真本。

趙嬈方,薑石(二十五兩)、牡蠣(十兩崔氏七兩)、枸杞根皮(四兩)、
茯苓(三兩)。

右四味各擣篩,合和,先取新枸杞根合皮切六升,水一斗半,煎取五升去滓,
內狗屎(崔氏云尿)。
二升攪令調,澄取清和前藥熟擣,捻作餅子陰乾,病者以兩刃針當頭直刺瘡,
痛徹拔出針,刮取藥末塞瘡孔中,拔針出即內藥,勿令歇氣,并遍封瘡,
頭上即脹起,針挑根出,重者半日已上即出,或以消爛。
挑根不出亦自差,勿憂之,其病在內者,外當有腫相應,並怕惡寒發熱,疑有瘡者,
以水半盞,刮取藥如桐子大五枚和服之,日夜三度服,即自消也,若頭根出,
服經一日,以雞羽剔吐,即隨吐根出,若不出根亦自消爛,在外者亦日夜三度傅藥,
根出後常傅勿住,即生肉易差,若犯諸忌而發動者,取枸杞根合皮骨切三升。
以水五升,煎取二升去滓,研藥末一錢匕,和枸杞汁一盞服之,日二三服,
并單飲枸杞汁兩盞彌佳,又以枸杞汁攪白狗屎取汁服之更良,合訖即用,不必待乾,
所言白狗屎,是狗食骨其屎色如石灰,直言狗白屎也,如預造,取五月五日,
七月七日,九月九日,臘月臘日造者尤良,神驗,或有人忽患喉中痛,乍寒乍熱者,
即是其病,當急以此藥療之,無故而痛,惡寒發熱者,亦是此病,但依前服之立差,
前後二方,同是一法,用一同,亦主癰疽甚效。

治丁腫病,忌見麻勃,見之即死者方,胡麻、燭燼、針沙(各等分)。

右三味末之,以醋和傅之。

又方。

針刺四邊及中心,塗雄黃末,立可愈神驗。(一云塗黃土)。

又方。

馬齒菜(二分)、,石灰(三分)。

右二味擣以雞子白和傅之。

又方。

鼠新坌土和小兒尿傅之。

又方。

鐵衣末和人乳汁傅之立可。

又方。

以小豆花為末傅之差。

又方。

以人屎尖傅之立差。

又方。

以四神丹一枚,當頭上安,經宿即根出矣。(方在第十二卷中)。

治一切丁腫方,蒼耳根莖苗子,但取一色燒為灰,醋泔淀和泥塗上,乾即易之,
不過十度。

即拔根出,神良,余以正觀四年,忽口角上生丁腫,造甘子振母為帖藥,
經十日不差,余以此藥塗之得愈,已後常作此藥以救人,無有不差者,
故特論之以傳後嗣也,丁腫方殆有千首,皆不及此方,
齊州榮姥方亦不勝此物造次易得也。

又方。

取鐵漿每飲一升立差。

又方。

麵和臘月豬脂封上立差。

又方。

蒺藜子一升燒為灰,釀醋和封上,經宿便差,或針破頭封上更佳。

又方。

皂莢子取人作末傅之,五日內差。

正觀初衢州徐使君,訪得治丁腫人王山韓光方,艾蒿一擔燒作灰,於竹筒中淋取汁,
以一二合和石灰如麵漿,以針刺瘡中至痛,即點之,點三遍,其根自拔,亦大神驗,
正觀中治得三十餘人差,故錄之。

魚臍丁瘡,似新火針瘡,四邊赤中央黑色,可針刺之,若不大痛即殺人。治之方。

以臘月魚頭灰和髮灰等分,以雞溏屎和傅上,此瘡見之甚可而能殺人。

(外臺不用髮灰以雞子清和塗)。

又方。

以寒食錫傳之良,又硬者燒灰塗帖即差。

治魚臍瘡,其頭白似腫,痛不可忍者方,先以針刺瘡上四畔作孔,擣白苣取汁,
滴著瘡孔內。

又方。

傅水獺屎大良。

治赤根丁方,熬白粉令黑,蜜和傅之良。

又方。

以新坌鼠壤水和塗之,熱則易之。

又方。

擣馬牙齒末,臘月豬脂和傅之,拔根出,亦燒灰用。

犯丁瘡方,蕪菁根,鐵生衣。

右二味各等分和擣,以大針刺作孔,復削蕪菁根如針大,以前鐵生衣塗上刺孔中,
又塗所擣者封上,仍以方寸匕,緋帛塗帖上,有膿出易之,須臾拔根出立差,
忌油膩生冷醋滑五辛陳臭粘食。

又方。

刺瘡頭及四畔令汁極出,擣生粟黃傅上,以麵圍之勿令黃出,從旦至午根拔出矣。

又方。

以麵圍瘡如前法,以針亂刺瘡,銅器煮醋令沸,瀉著麵圍中,令容一盞,冷則易之,
三度即拔根出。

又方。

取蛇蛻皮如雞子大,以水四升煮三四沸去滓,頓服立差。

又方。

燒蛇蛻皮灰,以雞子清和塗之差。

又方。

取蒼耳苗擣,取汁一二升飲之,滓傅上立差。

丁腫,灸掌後橫文後五指,男左女。

右,七壯即差,已用得效,丁腫灸法雖多,然此一法甚驗,出於意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