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皆第三(論一首方十五首)。

論曰,凡發背皆因服食五石寒食更生散所致,亦有單服鍾乳而發者,
又有生平不服而自發背者,此是上代有服之者,其候率多於背兩胛間起,
初如粟米大,或痛或癢,仍作赤色,人皆初不以為事,日漸長大,
不過十日遂至於死,其臨困之時,以闊三寸高一寸,瘡有數十孔,
以手按之諸孔中皆膿出,尋時失音,所以養生者小覺背上癢痛有異,
即火急取淨土水和為泥,捻作餅子,厚二分闊一寸半,以麤艾大作炷,
灸泥上帖著瘡上灸之,一炷一易餅子,若粟米大時可灸七餅子即差,
如榆莢大灸七七餅炷即差,如錢大可日夜灸之,不限炷數,
仍服五香連翹湯及鐵漿諸藥攻之乃愈,又法。
諸發背未作大膿,可以冷水射之,浸石令冷熨之,日夜莫住差乃止,
此病忌麵酒五辛等,亦有當兩肩上發者。

凡服石人皆須勞役,四體無令自安,如其不爾者多有發動,亦不得逐便恣意取煖,
稱已適情,必須遺欲以取寒凍,雖當時不寧,於後在身多有所益,終無發動之慮耳。

凡腫起背胛中,頭白如黍粟,四邊相連腫赤黑,令人悶亂即名發背也,
禁房室酒肉蒜麵,若不灸治即入內殺人,若灸當瘡上七八百壯,有人不識,
多作雜腫治者皆死。

治發背及癰腫已潰未潰方,香豉三升少與水和,熟擣成強泥可腫作餅子厚三分已上,
有孔勿覆孔上,布豉餅以艾列其上灸之使溫,溫而熱勿令破肉,如熱痛,即急易之,
患當減,快得安穩,一日二度灸之,如先有瘡孔,孔中得汁出即差。

治發背背上初欲結腫即服此方,大黃、升麻、黃芩、甘草(各三兩)。

梔子(三七枚)。

右五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取快利便止,不通更進。

治癰疽發背已潰未潰及諸毒腫方,栝樓根、榆白皮、胡鷰窠、鼠坌土。

右四味等分末之,以女人月經衣,水洗取汁和如泥,封腫上,乾易,潰者四面封之,
亦覺即封,從一日至五日令差。

內補散,治癰疽發背巳潰排膿生肉方,當歸、桂心(各二兩)、人參、芎藭、厚朴、
防風、甘草、白芷、桔梗(各一兩)。

右九味治下篩,酒服方寸匕,日三夜二,未差更服勿絕,(外臺無防風甘草白芷)。

內補散治癰瘡發背方,蜀椒、乾薑(各二分)、白斂(一兩)、
黃芩人參(各二分)、桂心(一分)、甘草(一兩)、小豆(一合半)、附子、
防風(各一兩)、芎藭(二兩)。

右十一味治下篩,酒服方寸匕,日三夜二。

治癰疽發背及小小瘰,李根皮散方,李根皮(一升)、通草、白斂、桔梗、厚朴、
黃芩、附子(各一兩)、甘草、當歸(各二兩)、葛根(三兩)、半夏(五兩)、
桂心、芍藥(各四兩)、芎藭(六兩)、桔樓根(五兩)。

右十五味治下篩,酒服方寸匕,日三,瘡大困者夜再服之。曾有人患骨從瘡中出,
兼有三十餘癰癤,服此散得差。

治發背癰腫經年,差後復發,此因大風,或結氣在內,經閉塞,
至夏月已來出攻於背,久不治,積聚作膿血為瘡內漏大內塞排膿散方,山茱萸、
五味子、茯苓、乾薑(各一分)、當歸、石韋、芎藭(各四分)、附子(二分)、
蓯蓉、巴戟天、遠志、麥門冬、乾地黃(各八分)、桂心、芍藥(各三分)、地膽、
菟絲子(各三分)、石斛、人參、甘草(各五分)。

右二十味治下篩,酒服方寸匕,日三夜一,稍加之,長服終身不患癰癤。

治發背方,亂髮灰酒服方寸匕,亦治瘭疽。

又方。

飲鐵漿二升取利。

又方。

三年醋滓,微火煎令稠,和牛脂傅上,日一易。

又方。

豬狗牙燒灰醋和傅上,日三四易之。

又方。

豬脂傅上日四五,亦治發乳,
(救急方云取豬羊脂切作片吟水浸帖上暖易之五六十片差若初帖少許即寒寒定好眠甚

妙。

又方。

蛇頭灰醋和傅之,日三易。

又方。

燒鹿角灰和傅之,日四五。

又方。

燒古蚌灰雞子白和傅之,日三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