瘭疽第六(論一首方十五條)。

論曰,瘭疽者,肉中忽生點子如豆粒,小者如黍粟,劇者如梅李,
或赤或黑或青或白,其狀不定,有根不浮腫,痛傷之應心,根深至肌,
經久便四面悉腫皰,黯熟紫黑色,能爛壞筋骨,若毒散,逐入藏殺人,
南人名為榻著毒厚肉處即割去之亦燒鐵烙之,令焦如炭,或灸百壯,或飲葵根汁,
或飲藍青汁,若犀角汁,及升麻汁竹瀝黃龍湯等諸單方治,專去其熱取差,
其病喜著十指,故與代指相似,人不識之,呼作代指,不急治之,
亦逐上入藏殺人,南方人得之,皆斬去其指,初指頭先作黯,後始腫赤黑黯,
痛入心是也。

代指者,先腫熱痛,色不黯緣爪甲邊結膿,劇者爪皆脫落,此謂之代指病也,
但得一物,令藥汁搨漬之佳,若熱盛服漏蘆湯及搨漬之,傅升麻膏亦可,
針去血不妨洗漬塗膏也,復有惡肉病者,身上忽有肉如赤豆粒,突出便長,
推出如牛馬乳,上如雞冠,不治自長出不止,亦不痛癢,
此由春冬時受惡風入肌中,變成此疾,治之宜服漏蘆湯,外燒鐵烙之,
日日為之令焦盡,即以升麻膏傅之,積日乃差。

又有赤病,身上忽有赤絡起隴聳如死蚯蚓之狀,看之如有水在中,
長短皆逐所處,此由春冬受惡風入絡中,其血肉瘀所作也,宜五香蓮翹湯,
及竹瀝等治之,刺去其血,仍傅丹參膏,亦用白雞屎塗之良。

惡核病者,肉中忽有核累累如梅李核,小者如豆粒,皮肉痛壯熱索惡寒是也,
與諸瘡根瘰結筋相似,其瘡根瘰因瘡而生,是緩無毒,惡核病卒然而起,有毒,
若不治入腹煩悶殺人,皆由冬月受溫風,至春夏有暴寒相搏,氣結成此毒也,
但服五香湯主之,又以小豆末傅之,亦煮湯漬時時洗之,消後以丹參膏傅之,
令餘核摠消盡,凡惡核初似被射工毒無常定處,多惻惻然痛,或時不痛,
人不痛者便不憂,不憂則救遲,遲治即殺人,是以宜早防之,
尤忌牛肉雞豬魚馬驢等肉,其疾初如粟米,或似麻子,在肉裏而堅似皰,長甚速,
初得多惡寒須臾即短氣,取吳茱萸五合作末。
水一升和之絞取汁頓服之,以滓傅上,須臾服此汁,令毒散止,即不入腹也,
入腹則致禍矣,切慎之。

凡病喜發四肢,其狀赤起如編繩,急痛壯熱,其發於腳,喜從起至踝,
亦如編繩,故云病也發於腎喜著腋下,皆由久勞,熱氣盛為濕涼所折,
氣結筋中成此病也,若不即治其久潰膿亦令人筋攣縮也,
若不消潰其熱氣不散多作病,漏蘆湯主之,瀉後鋒針數針去惡血,氣針瀉其根,
核上傅小豆末,取消為度,又用治丹法治之,亦用治癰三味甘草散傅之,
若潰傅膏散如癰法。

惡核病瘭疽等多起嶺表,中土甚少有,南方人所食雜類繁多,感病亦復不一,
仕人往彼深須預防之,防之無法,必遭其毒,惟須五香湯小豆散吳茱萸皆是其要藥。

凡附骨疽者,以其無破(外臺作故)。

附骨成膿,故名附骨疽,喜著大節解中,丈夫產婦喜著中小兒亦著脊背,
大人急著者,先覺痛不得動搖按之應骨痛經日,便覺皮肉漸急,洪腫如肥狀是也,
小兒纔手近便大啼呼,即是肢節有痛喉也,大人緩者先覺肌烘烘然,
經日便覺痛痺不隨,小兒四肢不能動搖,亦如不隨狀,看肢節解中若有肌烘烘處,
不知是附骨疽,令身成腫不至潰,體皆有青黯,大人亦有不別,呼為賊風風腫,
不知是疽也,凡人身體患熱,當風取涼,風入骨解中,風熱相傅,便成附骨疽,
其候嗜眠沈重,忽忽耳鳴,又秋夏露臥為冷所折,風熱伏結而作此疾,
急者熱多風少,緩者風多熱少,小兒未知取。
風冷,何故而有此疾,由其血盛肌嫩,為風折之,即使凝結故也,凡初得附骨疽,
即須急服漏蘆湯下之,傅小豆散得消,可服五香連翹湯,方在癰疽條中。

凡賊風,其人體卒無熱,中暴風冷,即骨解深痛不癈轉動,按之應骨痛也,
久即結痛或結瘰,其附骨疽久即腫而結膿,以此為異耳,若治附骨作賊風,
則增益病深膿多,若治賊風作附骨,即加風冷遂成瘰偏枯攣曲之疾也,療之為效,
都在其始耳,此非天下至精,其孰能與於此,若候附骨與賊風為異者,附骨之始,
未腫但痛而已,其賊風但痛不熱,附骨則其上壯熱,四體乍寒乍熱,
小便赤大便澀而無汗,若得下卻熱并開發湊理便得消也,縱不消盡,亦得浮淺近外,
凡賊風但夜痛骨不可按抑不得回轉,痛處不壯熱,亦不乍寒乍熱,
多覺身體索索然冷,欲得熱熨痛處即小寬,時。
復有汗出,此為賊風證也,宜針灸熨諸服治風藥即愈,方在風條中。

又有風熱毒相搏為腫,其狀先腫上生瘭漿如火灼處,名曰風熱毒,治之一如丹法。

又有洪燭瘡,身上忽生瘭漿如沸湯灑,劇者偏頭面,
亦有脅腰腹腫緩通體如火湯灼瘭起者是也,治之法,急服漏蘆湯下之,
外以升麻膏傅之,其間傅升麻膏若無效,一依傅丹方,凡熱瘡起便生白膿黃爛,
瘡起即淺,但出黃汁名肥瘡。

浸淫瘡者,淺搔之曼延長不止,搔癢者,初如疥,搔之轉生汁相連者是也。

瘑瘡者,初作亦如肥瘡,喜著手足,常相對生,隨月生死,痛癢拆裂,
春夏秋冬隨差劇者是也。

有人癰餘瘡,敗為深疽者,在脛間喜生瘡中水惡露寒凍不差,經年成骨疽,
亦名胻瘡,深爛青黑,四邊堅強,中央膿血汁出,百藥不差,汁潰好肉處皆虛腫,
亦有碎骨出者,可溫赤龍皮湯漬(方見下卷腸癰篇)。
夏月日日洗,冬天四日一洗,青肉多可傅白茹散,食卻惡肉,可三日傅之止,
候長傅家豬尿散得差止,取豬屎燒灰末如粉,致瘡中令滿,白汁出吮去,
隨更傅之差止,碁更青肉,復著白散,如前法家豬散取平復,凡骨疽百療不差者,
可瘡上以次炎之,三日三夜便差,如瘡不差,差而復發,骨從孔中出者,名為骨疽,
取先死烏雌雞一隻,去肉取骨,熬焦如炭,取三家牛棓木刮取屑,三家各一兩,
皆燒成炭,合導瘡中碎骨,當出數片差。

治瘭疽秘方,世所不傅,神良無比方。

射干、甘草、枳實、乾地黃、升麻、黃芩(各二兩)、大黃(十分)、
麝香(二分)、犀角(六分)、前胡(三分)。

右十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下大黃,一沸去滓,內麝香,分三服,差止,
不限劑數(外臺無黃芩,云翼深師加黃芩、麻黃、白薇、枳實、升麻、松葉)。
治療疽諸疽,十指頭掀赤痛而癢方,白芷、大黃、芎藭、黃芩、黃連、甘草、細辛、
本、當歸、藜蘆、莽草(各一兩)。

右十一味咀,以水二斗煮豬蹄一具,取一斗煮藥,取五升浸瘡即差。

(千金翼名豬蹄湯)。

治瘭疽浸淫多汁日漸大方。

胡粉、甘草、茹(各二分)、黃連(二兩)。

右四味治下篩,以粉瘡上,日三四。

凡瘭疽著手足肩背,累累如米起色白,刮之汁出差後復發方。

黃耆(六分)、款冬花(二分)、外麻(四分)、附子、苦參、赤小豆(各一分)。

右六味治下篩,酒服方寸七,加之,日三,(范汪無苦參)。

又方。

虎屎白者以馬屎和之,暴乾燒為灰,粉之良。

又方。

胡粉(一兩)、青木香、滑石、龍骨(各三兩)、米粉(一升)。

右五味為末,稍以粉病上,日三。

又方。

屋塵、突墨、斧下土(各一升)。

右三味合研令勻,以水一斗煮三沸,取汁洗瘡,日三四度。

治瘭疽著手足肩背,忽發累累如赤豆,剝之汁出者方。

蕪菁子熬擣,帛裹展轉傅上良。

又方。

以麻子熬作末,摩上良。

又方。

酒和麵傅之。

又方。

鯽魚(長三寸者)、亂髮(雞子長大)、豬脂(一升)。

右三味煎為膏,傅之。

又方。

剝去瘡痂,溫醋泔清洗之,以胡鷰窠和百日男兒屎如膏,傅之。

又方。

亂髮灰服方寸七,日三,亦治發背。

又方。

煮芸臺菜,取汁一升服之,并食乾熟芸臺數頓,少與鹽醬,冬月研其子,水和服之。

又方。

以豬膽傅之良。

又方。

枸杞根葵根葉煮汁煎如糖,服之隨意。

又方。

臘月糖晝夜浸之,數日乃愈。

治疽潰後方。

以湯洗拭了,燒皂莢灰粉上良。

又方。

梁上塵和車脂傅之。

又方。

以牛耳中垢傅良。

又方。

以生麻油滓,綿裹布瘡上,蟲出。

又方。

以沸湯灌瘡中三四遍,(湯一作錫)。

凡疽似癰而小有異,今日去膿了,明日還滿,膿如小豆汁者方,芸臺熟擣,
濕布盛之,埋熱灰中更互熨之,即快得安,不過再三即差,冬用乾者。

又方。

皂莢煎湯洗瘡拭乾,以蘗皮末傅,勿令作痂。

凡疽卒著五指,筋急不得屈伸者,灸踝骨中央數十壯,或至百壯。

治浸淫瘡苦瓠散方。

苦瓠(一兩)、蛇蛻皮、蜂房(各半兩)、梁上塵(一合)、大豆(半合)。

右五味治下篩,以粉為粥和傅紙上帖之,日三,(古今錄無大豆)。

又方。

以煎餅承熱搨之,亦治細癬。

瘡表裡相當名浸淫瘡方。

豬牙車骨年久者,椎破燒令脂出,熱塗之。

又方。

取苦楝皮若枝,燒作灰傅,乾者豬膏和塗,並治小兒禿瘡及諸惡瘡。

治瘑瘡方。

醋一升溫令沸,以生薤一把內中,封瘡上,差為度。

又方。

擣桃葉和鯉魚鮓封之,亦可以鮓薄之。

又方。

炒臘月糖薄之。

又方。

燒故履系末傅之。

又方。

燒松根取脂塗之。

治燥瘑方。

醋和灰塗之。

又方。

熱牛屎塗之。

治濕瘑方。

燒乾蝦蟆,豬脂和傅之。

治瘑疥百療不差方。

楝實(一升)、地榆根、桃皮、苦參(各五兩)。

右四味咀,以水一斗,煮取五升稍溫洗之,日一。

治久瘑疥濕瘡,浸淫日廣,癢不可堪,搔之黃汁出,差後復發方。

羊蹄根淨去土,細切熟熬,以醋和熟擣,淨洗瘡,傅上一時間,以冷水洗之,日一,
又陰乾作末,癢時搔汁出,以粉之,又以生蔥根揩之,(千金翼無蔥字)。

一切瘑瘡,炎足大指奇間二七壯,炎大指頭亦佳,治腳及曲中癢,搔之黃汁出,
是風疽方。

以青竹筒一枚,徑一寸半長三尺,當中著大豆一升,以糠馬屎二物燒為火,
當竹筒中燒之,以器承兩頭取汁,先以泔清和鹽熱洗瘡了,即塗豆汁,
不過三度極效。

又方。

嚼胡麻傅,以綿裹之,日一易,神良。

治石疽狀如痤癤而皮厚方。

擣榖子傅之,亦治金瘡。

治久癰瘡敗壞成骨疽方。

末龍骨粉瘡,四面厚二分,以膏著瘡中,日二易之。

蟲出如髮,盡愈,膏方如左。

大蝦蟆(壹枚自死者)、亂髮(壹塊雞子大)、豬脂(壹斤)。

右三味內脂中煎之,二物略消盡,下待冷,更內鹽一合攪和之,充前用。

治瘡久不差,差而復發,骨從孔中出,名為骨疽方。

以豬膽和楸葉擣封之。

又方。

擣白楊葉末傅之。

又方。

蕪菁子擣傅之,帛裹,一日一易。

又方。

穿地作坑,口小裹大,深二尺,取乾雞屎二升,以艾及荊葉擣碎和雞屎令可然火,
坑中燒之令煙出,內疽於坑中熏之,以衣擁坑口勿洩氣,半日當有蟲出甚效。

治久疽方。

鯽魚破腹勿損,內白鹽於腹中,針縫之,於銅器中火上煎之令乾,作末傅疽瘡中,
無膿者以豬脂和傅之,小疼痛無也,十日差。

治附骨疽方。

槲皮燒末,飲服方寸七。

又方。

新剝鼠皮如錢孔大,帖腫上即膿出,巳漬者,取豬脊上脂帖之,則膿出。

附骨疽,炎間使後一寸,隨年壯,立差。

治諸瘡因風致腫方。

燒白芋灰,溫湯和之,厚三分,傅瘡上,乾即易,不過五度差。

又方。

櫟根皮三十斤剉,水三斛煮令熱,下鹽一把,令的的然熱以浸瘡,當出膿血,
日日為之,差止。

治惡露瘡方。

擣薤菜傅瘡口,以大艾炷炎藥上,令熱入內即差。

治反花瘡並治積年諸瘡方。

取牛蒡根熟擣,和臘月豬脂對上差止,井治久不差諸腫惡瘡漏瘡等皆差。

又方。

取馬齒菜擣封,差止。

又方。

取蜘蛛膜帖瘡上,數易之,差止。

治惡瘡方。

礬石、蠟松、脂亂髮(各二分)、豬膏(四兩)。

右五味煎髮消,內礬石,次內松脂,次內蠟,去滓,先刮洗瘡以塗之,日再三,
不痛久瘡,時愈新瘡,遲愈蝸蚧癢瘡,頭禿皆即愈生髮,勝飛黃膏。

又方。

燒萹竹灰和楮白汁塗之。

又方。

羊矢麻根燒煙斷膏和封,有汁者乾傅之。

又方。

麵一升作餅,大小覆瘡,炎上令熱,汁出盡差。

治惡瘡似火爛洗湯方。

白馬屎暴乾,以河水和煮十沸,絞取汁洗之。

治惡瘡名日馬疥,其大如錢方。

以水漬自死蛇一頭,令爛去骨,以汁塗之,手下差。

治身瘡及頭瘡不止方。

昌蒲末傅上,日三夜二。

治瘡久不差方。

蕪荑、藜蘆(各一兩)、薑黃、青礬、雄黃(各一分)、苦參、沙參(各三分)、
附子(一枚)。

右八味治下篩,先以藍汁洗瘡去痂,乾拭傅之,小兒一炊久剝去之,大人半日剝之,
再傅,不過三四度愈。

治惡瘡十年不差似癩者方。

蛇蛻皮一枚燒之,末下篩,豬脂和傅之,醋和亦得。

又方。

苦瓠一枚咀煮取汁洗瘡,日三,又煎以塗癬甚良。

皆先以泔淨洗乃塗,三日差。

又方。

鹽湯洗,擣地黃葉帖之。

又方。

燒假豬矢傅之。

又方。

燒莨菪子末傅之。

又方。

燒鯽魚灰和醬清傅之。

治諸瘡久不差,並治六畜方。

棗膏三升,水三斗,煮取一斗半,數洗取愈。

烏膏主惡瘡方。

雄黃、雌黃、芎藭、升麻、烏頭、及巳、竹灰、黃連、黃蘗、水銀(各二分)、
杏人(三十枚)、胡粉(一分)、巴豆(二十枚)、松脂、亂髮(各一雞子大)、
蠟(三兩)。

右十六味咀,以豬膏三升急煎,令髮消,去滓,停小冷,
以真朱二錢七投攪令相得以傅之,凡用膏先淨瘡,拭乾乃傅之,
傅訖以赤石脂黃連散粉之,千金翼無竹灰水銀蠟烏膏治種種諸瘡不愈者方。

水銀(一兩)、黃連(二兩)、經墨(三分)。

右三味治下篩,以不中水豬膏和之傅上,不過再三愈神良,若欲多作任人,
惟不治金瘡,水銀大須熟研。

治代指方。

甘草二兩咀,水五升,煮取一分半漬之,若無,用芒消代之。

又方。

以唾和白硼砂,搜麵作子,盛唾著硐砂如棗許,以爪指著中,一日差。

又方。

以毛雜黃土作泥泥指上,令厚五分,內糖灰中煨之,令熱可忍,泥乾易,
不過數度差。

又方。

刺指熱飯中二七遍。

又方。

以麻沸湯漬之即愈。

又方。

單煮地榆作湯,漬之半日。

又方。

先刺去膿血,灸魚鮓皮令溫以纏裹周匝,痛止便愈。

又方。

以蜀椒四合,水一升煮三沸,以漬之。

又方。

取萎黃蔥葉煮沸漬之。

治指痛欲脫方。

豬脂和鹽煮令消,熱內指中,食久住(翼和乾薑)。

治手足指掣痛不可忍方。

醬清和蜜溫塗之。

又炎指端七壯立差。

治手足指逆臚方。

此緣廁上搔頭,還坐廁上以指到捋二七下,即差。

又方。

青珠(一分)、乾薑(二分)。

右二味擣以粉瘡上,日三。

治凍指瘃欲墮方。

馬屎三升以水煮令沸,漬半日愈。

治手足裂逆臚代指方,酒搦豬洗之慎風冷,治手足劈破裂,血出疼痛方,
豬脂著熱酒中洗之。

治冬月冒涉凍凌面目手足瘃及始熱痛欲瘃者方,取麥窠煮令濃熱洗之,
治手足痛方,煮茄子根洗之。

又方。

芎藭(三分)、蜀椒(二分)、白芷、防風、鹽(各一兩)。

右伍味咀,以水四升煎濃塗之,豬脂煎更良。

治人腳無冬夏常拆裂,名曰尸腳方。

雞矢一升,水二升煮數沸,停小冷,漬半日差止,亦用馬矢。

又方。

烊膠膠乾帛帖上。

割甲侵肉不差方。

硼砂礬石末裹之,以差為倏。

又方。

擣鬼針草苗汁鼠黏草根和臘月豬脂傅之。

備急千金要方卷第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