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疾大風第五(論一首方十首)。

論曰,惡疾大風,有多種不同,初得雖體無異而眉鬚已落,
有體巳壞而眉鬚儼然,然諸處不異好人,而四肢腹背有頑處,
重者手足十指巳有墮落,有患大寒而重衣不暖,有尋常患熱,不能暫涼,
有身體枯槁者,有津汁常不止者,有身體乾癢徹骨,搔之白皮如麩手下作瘡者,
外臺作迕作瘡有瘡痍茶毒,重疊而生,晝夜苦痛不巳者,有直置頑鈍不知痛癢者,
其色亦有多種,有青黃赤白黑,光明枯暗,此候雖種種狀兒不同,而難療易療。
皆在前人,不由醫者,何則,此病一著,無問賢愚,皆難與語,何則,口順心違,
不受醫教,直希望藥力。
不能求巳,故難療易療,屬在前人,不關醫藥,予嘗手療六百餘人,差者十分有一,
莫不一一親自撫養,所以深細諳委之,且共語看,覺難共語不受入,即不須與療,
終有觸損,病既不差,乃勞而無功也,又神仙傅,有數十人皆因,
惡疾而致仙道何者,皆由割棄塵累懷穎陽之風,所以非止差病,乃因禍而取福也,
故余所病者,其中頗有士大夫,乃至有異種名人。
及遇斯患,皆愛戀妻孥,繫著心髓,不能割捨,直望藥力,未肯近求諸身,
若能絕其嗜慾。
斷其所好,非但愈疾,因茲亦可自致神仙,余嘗問諸病人,皆云自作不仁之行,
久久並為極猥之業,於中仍欲更作云,為雖有悔言而無悔心,但能自新,受師教命,
食進藥餌,何有不除,余以貞觀年中,將一病士入山,教服松脂,欲至百日,
鬚眉皆生,由此觀之,惟須求之於巳,不可一仰醫藥者也,然有人數年患身體頑痺,
羞見妻子,不告之令知,其後病成,狀白分明,乃云犯藥卒患,此皆自誤,
然斯疾雖大,療之於微,亦可即差,此疾一得,遠者不過十年皆死,
近者五六歲而亡,然病者自謂百年不死,深可悲悼,一遇斯疾,即須斷鹽,
常進松脂,一切公私物務釋然皆棄猶如。
脫屣,凡百口味,特須斷除,漸漸斷穀,不交事,絕乎慶弔,幽隱巖谷,周年乃差,
差後終身慎房,犯之還發,茲疾有吉凶二義,得之修善即吉。
若還同俗類,必是凶矣,今略述其由致,以示後之學者,可覽而思焉。

菵豆治惡疾方。

細粒烏豆,擇取摩之皮不落者,取三月四月天雄烏頭苗及根,淨去土勿洗,
擣絞取汁,漬豆一宿,漉出,暴乾,如此七反始堪服,一服三枚漸加至六七枚,
日一。

禁房室豬魚雞蒜畢身毛髮即生,犯藥不差。

岐伯神聖散治萬病,
癰疽癩疹癬風痿骨肉疽敗百節痛眉毛髮落身體淫淫躍躍痛癢目痛皆爛耳聾齒齲痔方

天雄附子茵芋外臺作菵草躑躅細辛烏頭石南乾薑各一兩蜀椒防風昌蒲各二兩白朮獨活

右十三味治下篩,酒服方寸七,日三,勿增之。

治惡疾狼毒散方。

狼毒秦艽等分。

右二味治下篩,酒服方寸七,日三,五十日愈。

又方。

煉松脂投冷水中二十,蜜丸服二兩,飢便服之,日三,鼻桂斷離者,
二百日服之差。

斷鹽及雜食房室,又天門冬酒服百日愈。

石灰酒,主生毛髮眉鬚去大風方。

石灰一石拌水和濕蒸令氣足松脂成煉十斤末之上麴一斗二升黍米一石。

右四味,先於大鎗內炒石灰,以木札著灰中火出為度,以枸杞根剉五斗,
水一石五升,煮取九斗去滓,以淋石灰三澄清以石灰汁和漬麴,
用汁多少一如釀酒法,訖封四七日開服令酒氣相及為度,百無所忌,不得觸風,
其米泔及飯糟一事巳上不得使人畜犬鼠之,皆令深埋卻,此酒九月作二月止,恐熱,
隔上熱者,服後進三五口冷飯壓之,婦人不能食飲,黃瘦積年及蓐風,
不過一石即差,其松脂末初酘釀酒攤飯時均散著飯上,待飯冷乃投之,此酒飯宜冷,
不爾即醋宜知之。

治大風眉鬚落,赤白癩病,八風十二痺,筋急肢節緩弱飛尸遁注水腫,
癰疽疥癬惡瘡,腳攣手折眼闇洞洩痰飲宿僻寒冷方。

商陸根二十五斤馬耳切之麴二斗五斤。

右二味合於甕中,水一解漬之炊黍米一石,釀之如家法,使麴米相淹三酘畢,
密封三七日。

開看麴浮酒熟,澄清溫服三升,輕者二升,藥發吐下為佳,宜食弱煮飯,
牛羊鹿肉羹,禁生冷醋滑及豬雞魚犬等。

治風身體如蟲行方。

鹽一斗,水一石煎減半,澄清溫洗浴三四遍并療切風。

又方。

以淳灰汁洗面,不過一日。

又方。

以大豆漬飯漿水,旦旦溫洗面洗頭髮,不淨加少麵勿以水濯之,不過十度洗。

又方。

成煉雄黃松脂等分,蜜和飲服十丸如梧桐子大,日三,百日愈慎酒鹽豉等。

備急千金要方卷第二十三。

 

 

 

 

 

 

 

 

 

 

 

1=標題= 備急千金要方卷第二十四(解毒井雜治)。

2=標題= 附解食毒第一(論一首方三十九首)。

論曰凡人跋涉山川,不諳水土,人畜飲啖誤中於毒,素不知方,多遭其斃,
豈非枉橫也,然而大聖久設其法以救養之,正為貪生嗜樂忽而不學,一朝逢遇,
便自甘心,道不識其所以。
今述神農黃帝解毒方法,好事者可少留意焉。

治諸食中毒方,飲黃龍湯及犀角汁,無不治也,飲馬屎亦良。

治食百物中毒方,掘廁傍地深一尺,以水滿坑中,取廁籌七枚燒令煙,以投坑中,
乃取水汁飲四五升,即愈,急者不可得,但掘地著水,即取飲之。

又方。

含貝子一枚須臾吐食物差。

又方。

服生韭汁數升。

治飲食中毒煩懣方,苦參三兩咀,以酒二升半煮取一升頓服之,取吐愈。

治食六畜肉中毒方各取六畜乾屎末,水服之佳,若是自死六畜肉毒,
水服黃蘗末方寸七,須臾復與佳。

又方。

燒小豆一升末,服三方寸七神良。

又方。

水服底黃土方寸七。

治食生肉中毒方。

掘地深三尺,取下土三升,以水五升煮土五六沸,取上清飲一升立愈。

治食牛肉中毒方。

狼牙灰水服方寸七良,一作豬牙。

又方。

溫湯服豬脂良。

又方。

水煮甘草汁飲。

治食牛馬肉中毒方。

飲人乳汁良。

治食馬肉血洞下欲死方。

豉二百粒杏人二十枚。

右二味咀,蒸之五升米下,飯熟擣之,再服令盡。

又方。

蘆根汁飲以浴即解。

治食狗肉不消,心中堅或腹脹口乾大渴心急發熱,狂言妄語。

或洞下方,杏人一升合皮研,以沸湯三升和,絞取汁,分三服,狗肉皆完片出即靜,
良驗。

治食豬肉中毒方,燒豬屎末服方寸七,大屎亦佳。

治食百獸肝中毒方。

頓服豬脂一斤佳亦治陳肉毒。

治生食馬肝毒殺人方。

牡鼠屎二七枚兩頭尖者是,以水研飲之不差更作。

治食野菜馬肝肉諸脯肉毒方。

取頭垢如棗核大吞之,起死人。

又方。

燒狗屎灰,水和絞取汁,飲之立愈。

又方。

燒豬骨末之,水服方寸七,日三服。

治漏脯毒方,張文仲云茅室漏水沾脯為漏脯。

擣韭汁服之良,大豆汁亦得。

治鬱肉濕脯毒方,張文仲云肉閉在密器中經宿者為鬱肉。

燒狗屎末,水服方寸七,凡生肉熟肉皆不用深藏密蓋不泄氣,皆殺人,
又肉汁在器中密蓋氣不泄者,亦殺人。

治脯在黍米中毒方。

中射罔脯毒方,末貝子,水服如豆佳,不差又服,食餅臛中毒亦同用之。

人以雉肉作臛因食皆吐下治之方。

服犀角末方寸七,得靜甚良。

凡食鵝鴨肉成病胃滿面赤,不下食者,治之方。

服秫米泔良。

治食魚中毒方。

煮橘皮停極冷,飲之立驗,肘後方云治食魚中毒面腫煩亂者。

治食魚中毒,面腫煩亂,及食鱸魚中毒欲死者方。

剉蘆根舂取汁,多飲良,并治蟹毒,亦可取蘆葦茸汁飲之愈。

治食魚鯽及住膈中不化。

吐之不出,便成癥瘕方。

厚朴三兩大黃二兩。

右二味咀,以酒二升,煮取一升盡服立消,人強者加大黃,用酒三升,煮取二升,
再服之。

治食魚鱠不消方,大黃三兩切朴消二兩。

右二味以酒二升煮取一升頓服之,
仲景方有橘皮一兩肘後方云治食豬肉遇冷不消必成癥下之方亦無橘皮。

又方。

春馬鞭草飲汁一升,即消去也,生薑亦良,肘後方云亦宜服諸吐藥。

又方。

鮐魚皮燒灰,水服之,無完皮壞刀裝取之,一名鮫魚皮古今錄驗云治食鯸魚傷毒。

又方。

燒魚皮灰,水服方寸七。

又方。

燒魚鱗水服方寸七,食諸鮑魚中毒亦用之。

治食蟹中毒方,冬瓜汁服二汁,亦可食冬瓜。

治食朱菜中毒方甘草貝齒胡粉。

右三種各等分治下篩,以水和服方寸七,小兒尿乳汁,共服二升亦好。

治食山中樹菌毒方。

人屎汁服一升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