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百藥毒第二(論一首解毒二十八條方十二首)。

論曰,甘草解百藥毒,此實如湯沃雪,有同神妙,有人中烏頭巴豆毒,
甘草入腹即定,中藜蘆毒,蔥湯下咽便愈,中野葛毒,土漿飲訖即止,如此之事,
其驗如反掌,要使人皆知之。
然人皆不肯學,誠可歎息,方稱大豆汁解百藥毒,余每試之,大懸絕不及甘草,
又能加之為甘豆湯,其驗尤奇,有人服玉壺丸治嘔不能巳,百藥與之不止,
藍汁入口即定,如此之事皆須知之,此則成規更不須試練也,解毒方中條例極多,
若不指出一二,學者不可卒知餘方例爾。

百藥毒甘草薺苨大小豆汁藍汁及實汁根汁。

石藥毒白鴨屎人參汁。

雄黃毒防巳。

礜石毒大豆汁白鵝膏。

金銀毒服水銀數兩即出,鴨血及屎汁,雞子汁及屎白燒豬脂和服,
水淋雞屎汁煮蔥汁。

鐵粉毒石。

防葵毒葵根汁。

桔梗毒白粥。

甘遂毒大豆汁。

芫花毒防巳防風甘草桂汁。

大戟毒菖蒲汁。

野葛毒雞子清葛根汁甘草汁鴨頭熱血豬膏雞屎人屎。

藜蘆毒雄黃煮蔥汁溫湯。

烏頭天雄附子毒大豆汁遠志防風棗肉飴糖。

射罔毒藍汁大小豆汁竹瀝大麻子汁六畜血貝齒屑蚯蚓屎藕芰汁。

半夏毒生薑汁及煮乾薑汁。

躑躅毒梔子汁。

莨毒薺苨甘草犀角蟹汁升麻。

狼毒毒杏人藍汁白斂鹽汁木占斯。

巴豆毒煮黃連汁大豆汁生藿汁肘後云小豆藿菖蒲汁煮寒水石汁。

蜀椒毒葵子汁桂汁豉汁人尿冷水土漿蒜雞毛燒吸煙及水調服。

雞子毒淳醋。

斑貓元青毒豬膏大豆汁戎鹽藍汁鹽湯煮豬膏巴豆。

馬刀毒清水。

杏人毒藍子汁。

野芋毒土漿人糞汁。

諸菌毒掘地作坑以水沃中,攪之令濁,澄清飲之,名地漿,解一切毒藥發不問草石,
始覺惡即服此方。

生麥門冬蔥白各八兩豉二升。

右三味咀,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分三服。

解諸毒雞腸草散方,雞腸草三分薺苨升麻各四分芍藥當歸甘草各一分藍子一合。

右八味治下篩,水服方寸七,多飲水為佳,若為蜂蛇等眾毒蟲所螫,以針刺螫上,
血出,著藥如小豆許於瘡中,令濕差,為射罔箭所中,削竹如釵股長,一尺五寸,
以綿纏繞,水沾令濕,取藥瘡中,隨瘡深淺令至底止,有好血出即休,若服藥有毒,
水服方寸七,毒解痛止愈。

解毒藥散方,薺苨一分藍并花二分。

右二味,七月七日取藍,陰干擣篩,水和服方寸七,日三又方。

中毒者取秦鷰毛二七枚,燒灰服。

解一切毒方,母豬屎水和服之,又水三升三合和米粉飲之。

解鴆毒及一切毒藥不止煩懣方,甘草蜜各四分梁米粉一升。

右三味以水五升煮甘草,取二升,去滓歇大熱,內粉湯中,攪令勻調內白蜜更煎,
令熟如薄粥,適寒溫飲一升佳,治食茛菪,悶亂如卒中風,或似熱盛狂病,
服藥即劇方。

飲甘草汁藍青汁即愈。

治野葛毒以死口噤者方。

取青竹去兩節,柱兩臍上,內冷水注之,暖即易之,須更口開開即服藥立活,
惟須數易水。

治鉤吻毒困欲死,面青口噤,逆冷身痺方,
肘後方云鉤吻茱萸食他草又莖有毛芹相似而所生。
之傍無誤食之殺人。

薺苨八兩咀,以水六升,煮取三升,冷如人體服五合,日三夜二,
凡煮薺苨惟令濃佳。

又方。

煮桂汁飲之。

又方。

噉蔥沸涕治諸毒。

治腹中有鐵方,白折炭刮取末井花水服三錢,不過再服。

服藥過劑悶亂者方,
吞雞子黃飲藍汁水和胡粉地漿蘘荷汁粳米瀋豉汁乾薑黃連飴糖水和葛粉。

 

2=標題= 解五石毒第三(論三首證二十八條方三十五苜)。

論曰,人不服石,庶事不佳,惡瘡疥癬溫疫瘧疾,年年常患,寢食不安,興居常惡,
非止巳事不康,生子難育,所以石在身中,萬事休泰,要不可服五石也,
人年三十巳上可服石藥。

若素肥充亦勿妄服四十巳上必須服之,
五十巳上三年可服一劑六十巳上二年可服一劑七十巳上三年可服一劑,又曰,
人年五十巳上精華消歇,服石猶得其力,六十巳上轉惡服石難得力,所以常須服石,
令人手足溫暖,骨髓充實,能消生冷,舉措輕便復耐寒暑,不著諸病,是以大須服,
凡石皆熟煉用之,凡石之發,當必惡寒頭痛心悶,發作有時狀如溫瘧,但有此兆,
無過取冷水淋之,得寒乃止,一切冷食惟酒須溫,其諸解法備如後說,
其發背疽腫方在第二十二卷中,又曰凡服石人,甚不得雜食口味,雖百品具陳,
終不用重食其肉諸雜既重必有相賊聚積不消,遂動諸石,如法持心。
將攝得所,石藥為益,善不可加,余年三十八九嘗服五六兩乳,
自是以來深深體悉,至於將息節度,頗識其性,養生之士宜留意詳焉,
然其乳石必須土地清白光潤,羅紋鳥翮一切皆成,乃可入服,其非土地者慎勿服之,
多皆殺人,甚於鴆毒,紫石白石極須外內映徹,光淨皎然,非此亦不可服,
寒石五石更生散方,舊說此藥方,上古名賢無此,漢末有何侯者行用,
自皇甫士安巳降,有進餌者,無不發背解體,而取顛覆余自有識性巳來,
親見朝野仕人遭者不一,所以寧食野葛,不服五石,明其大人猛毒,不可不慎也,
有識者遇此方即須焚之,勿久留也,今但錄主對以防先服者。
其方以從煙滅,不復須存,為含生害也。

鍾乳對朮又對栝樓,其治主肺上通頭,木動鍾乳,塞短氣,鍾乳動木頭痛目疼,
又鍾乳雖不對海蛤海蛤能動鍾乳鍾乳動則目疼短氣有時木動鍾乳,直頭痛朮,
然鍾乳與朮為患不過此也,雖所患不同,其治一矣,發動之始要有所由,
始覺體中有異,與上患相應,便速服此蔥白豉湯方。

蔥白半斤豉二升甘草人參各三兩外臺用吳茱萸一升。

右四味咀,先以水一斗五升煮蔥白作湯,澄取八升,內藥煮取三升,分三服,
纔服便使人按摩搖動,口中嚼物,然後仰臥,覆以暖衣,汗出去衣,
服湯熱歇即便冷濤,飯燥脯而巳。

若服此不解,復服甘草湯方。

甘草三兩桂心二兩豉二升蔥白半斤。

右四味合服如上法,若服此巳解肺家猶有客熱餘氣,復服桂心湯方,
桂心麥門冬各三兩人參。
甘草各二兩蔥白半斤豉二升。

右六味合服如前法,此方與次後散發身體生瘡麥門冬湯方用重分兩小異。

流黃對防風,又對細辛,其治主脾腎通主腰腳,防風動流黃,煩熱腳疼腰痛,
或嗔忿無常。
或下利不禁,防風細辛能動流黃,而流黃不能動彼,始覺發便服杜仲湯方。

杜仲三兩枳實甘草李核人各二兩梔子人十四枚香豉二升。

右六味合服如上法,若不解復服大麥奴湯方,
大麥奴四兩甘草人參芒消桂心各二兩麥門冬半。
斤。

右六味合服如上法,若服此巳解脾腎猶有餘熱氣或冷復服人參湯。

人參乾薑甘草當歸各一兩附子一枚。

右五味合服如上法。

白石英對附子,其治主胃通主脾腎附子動白石英,煩熱腹脹,白石英動附子,
嘔逆不得食。

或口噤不開,或言語難,手腳疼痛,如覺發,宜服生麥門冬湯方。

生麥門冬四兩甘草麻黃各二兩豉二升。

右四味合服如上法,不解更服大黃湯方。

大黃三兩豉二升甘草二兩梔子人三十枚若煩加細辛五兩。

右五味合服如上法頻頻服之,得下便止,不下服盡,若熱勢未除,視瞻高而患渴,
復服栝樓根湯方。

栝樓根大麥奴各四兩甘草二兩蔥白半斤豉二升。

右五味合服如上法,稍稍一兩合服之,隱約得一升許,便可食少糜動口,若巳解,
胃中有餘熱,復服芒消湯方。

芒消桂心各二兩通草甘草各三兩白朮一兩李核人二十一枚大棗二十枚。

右七味合服如上法,若腹脹,去芒消用人參二兩。

紫石英對人參,其治主心肝通主腰腳,人參動紫石英,
外臺云細辛人參動紫石心急而痛,或驚悸不得眠臥,恍忽忘誤,失性發狂,
昏昏欲眠,或憒憒喜嗔,或差或劇,乍寒乍熱或耳聾目闇,又防風雖不對紫石英,
紫石英猶動防風巢源外臺云防風雖不對紫石英而能動紫石英為藥中亦有人參緣防風動

人參轉相發動令人亦心痛煩熱頭項強,始覺服此人參湯方,外臺服麻。

黃湯人參白朮各三各甘草外臺無桂心各二兩細辛一兩豉三升。

右六味合服如上法,若嗔盛加大黃黃芩梔子各三兩,若忘誤狂發猶未除,
麥門冬湯方,外臺。
此方治譽石發。

生麥門冬半斤甘草三兩人參一兩豉二升蔥白半斤。

右五味合服如上法,溫床暖覆,床下著火口中嚼物使身汗,
一日便解若心有餘熱氣,更服人參湯方。

人參防風甘草各三兩桂心二兩生薑白朮各一兩。

右六味合服如上法。

赤石脂對桔梗,其治主心通至背,桔梗動石脂,心痛寒噤,手腳逆冷,心中煩悶,
亦石脂動桔梗頭痛目赤,身體壯熱,始覺發,宜溫清酒飲之,隨能否,
須酒勢行則解,亦可服大麥炒方,大麥熬令汗出燥止,勿令大焦,舂去皮,
細擣絹篩,以冷水和服之,千金翼云炒去皮。
淨淘蒸令熟暴乾熬令香乃末之。

礜石無所偏對,其治主胃,發則令人心急口噤,骨節疼強,或節節生瘡,始覺發,
即服白豉湯方,外臺云服麥門冬湯。

蔥白半斤豉二升甘草二兩。

右三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半,分三服,若散發身體卒生瘡宜服生麥門冬湯方。

生麥門冬五兩甘草三兩桂心二兩人參一兩半蔥白半斤豉二升。

右六味服如解鍾乳湯法。

朮對鍾乳,發則頭痛目疼,或舉身壯熱解如鍾乳法,附子對白石英,亦對赤石脂,
附子發則嘔逆,手腳疼,體強骨節痛,或項強面目滿腫,發則飲酒服炒自愈,
若不愈,與白石英同解。

人參對紫石英,人參發則煩熱頭項強,解與紫石英同,桔梗對赤石脂,又對茯苓,
又對牡蠣,桔梗發則頭痛目赤,身體壯熱,解與赤石脂同,茯苓發則壯熱煩悶。
宜服大黃黃芩湯方。

大黃黃令梔子人各三兩豉一升蔥白切一升。

右五味咀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半,分三服,
牡蠣發則四肢壯熱心腹煩悶極湯解與赤石脂同,乾薑無所偏對。

海蛤對栝樓海蛤先發則手足煩熱,栝樓先發則噤寒清涕出宜服栝樓根湯方。

栝樓根甘草各二兩大黃一兩梔子人十四枚。

右四味合服如解鍾乳法。

石流黃發通身熱兼腰膝痛。

白石英發,先腹脹後發熱。

紫石英發,乍寒乍熱。

赤石脂發,心噤身熱頭目赤。

譽石,遍身發熱兼口噤。

牡蠣發頭痛而煩滿熱。

海蛤發,心中發熱。

茯苓發直頭痛。

桔梗發,頭面熱。

石流黃礜石桔梗牡蠣茯苓,此五物發,宜浴,白石英亦可小浴,其餘皆不宜浴,
礜石發,宜用生熟湯,茯苓發熱多攻頭,即以冷水洗身漬之。

浴法初熱先用暖水後用冷水,浴時慎不可洗頭垂沐,可以二三升灌之,
凡藥宜浴便得解即佳,不差可餘治之。

赤石脂紫石英發宜飲酒,得酒即解,凡藥發或有宜冷,或有宜飲酒,不可一概也。

又一法云,寒食散發動者云,草藥氣力易盡,石性沈滯,獨主胃中,故令數發,
欲服之時。

以絹袋盛散一七著四合酒中,塞其口一宿之後,飲盡之,其酒用多少,
將御節度自如舊法。

此則藥石之勢俱用,石不住胃中何由而發事甚驗也,治食宿飯陳臭肉及羹宿菜發者,
宜服梔子豉湯方。

梔子三七枚香豉三升甘草三兩。

右三味咀,以水八升,煎取三升,分三服,亦可加人參蔥白。

失食發,宜服蔥白豉湯,飲酒過醉發,亦宜服蔥白豉湯方,
蔥白一升豉二升乾薑五兩乾薑二。
兩。

右四味咀,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分三服,服湯不解,宜服理中湯方。

人參、甘草、白朮(各二兩)、乾薑(二兩)。

右四味咀,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半,分三服。

瞋怒太過發,宜服人參湯方。

人參枳實甘草各九分栝樓根乾薑白朮各六分。

右六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若短氣者,
稍稍數飲千金翼云主散發氣逆心腹。
絞痛不得氣息命在轉觸者。

情色過多發,宜服黃耆湯,方本闕。

將冷太過發,則多壯熱,以冷水洗浴,然後用生熟湯五六石灌之巳,食少暖食,
飲少熱酒。
行步自勞。

將熱太過發則多心悶,時時食少冷食,若夏月大熱之時,散發動,
多起於渴飲多所致,水和炒耖服之,不差,復作以差為度,若大小便秘塞不通,
或淋瀝溺血,陰中疼痛,此是熱氣所致,熨之即愈。

熨法前以冷物熨少腹巳,又以熱物熨之,又以冷物熨之,若小便數,
此亦是取冷所為,暖將理自愈。

若藥發下利者,乾服豉即斷,能多益佳。

凡服散之後忽身體浮腫,多是取冷過所致宜服檳榔湯方,檳榔三十枚擣碎,
以水八升,煮取二升,
分再服千金翼云子擣作末下篩咀其皮以湯七升煮取三升去滓內子末為再服。

凡散發瘡腫方。

蔓菁子熬杏人黃連胡粉各一兩水銀二兩。

右五味別擣蔓菁子杏人如膏,以豬脂合研令水銀滅,以塗上,日三夜一。

散發赤腫者,當以膏摩之方。

生地黃五兩大黃一兩杏人四十枚生商陸三兩。

右四味醋漬一宿,豬膏一升煎商陸令黑,去滓摩之日三夜一。

散發生細瘡方。

黃連芒消各五兩。

右二味咀,以水八升,煮黃連,取四升,去滓內芒消令烊,漬布取帖瘡上,
數數易之,多少皆著之。

散發瘡痛不可忍方。

冷石三兩下篩,粉瘡上日五六度,即燥痛須臾定。

治服散忽發動方。

乾薑五兩咀,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內蜜一合,和絞頓服之,不差重作。

解散除熱,鴨通湯方。

白鴨通五升沸湯二斗半淋之澄清取二斗汁。

麻黃八兩豉三升冷石二兩甘草五兩石膏三兩梔子人二十枚。

右六味咀,以鴨通汁煮六升,去滓,內豉三沸,分服五合,若覺體冷,小便快闊,
其間若熱,猶盛,小便赤促,服之不限五合,宜小勞之,漸進食,不可令食少,
但勿便多耳。

解散治盛熱實,大小便赤方,
升麻大黃黃連甘草黃蘗各三兩芍藥六兩白鴨通五合黃芩四兩梔。
子人十四枚竹葉切豉各一升。

右十一味咀,以水三斗先,煮鴨通竹葉,取一斗三升,
去滓澄清取一斗內藥煮取三升分三服,若上氣者加杏人五合,腹滿加石膏三兩。

下散法主藥發熱困方,
千金翼云凡散數發熱無賴下去之又云諸丹及金石等同用之黍米二升作糜,
以成煎豬脂一斤和之,令調,宿不食,旦空腹食之,令飽晚當下藥神良,不盡熱發,
更合服之。

又方。

肥豬肉五斤蔥白薤各半斤。

右三味治如食法合煮之,宿不食,頓服之令盡,不盡,明日更服。

壓藥發動,數數患熱困下之方。

豬腎脂一具不令中水,以火灸之,承取汁,適寒溫一服三合,一日夜五六服,
多至五六升。

二日藥稍稍隨大便下出。

又方。

作肥豬肉臛一升調如常法,平旦空肚頓服令盡,少時腹中雷鳴鳴定藥下,
隨下以器盛取,用水濤之得石,不盡更作如前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