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標題= 蠱毒第四(論一首方二十首)。

論曰,蠱毒千品,種種不同,或下鮮血,或好臥闇室,不欲光明,或心性反常,
乍嗔乍喜。

或四肢沈重,百節酸疼,如此種種狀白說不可盡,亦得之三年乃死,
急者一月或百日即死。

其死時皆於九孔中或於下肉中出去,所以出門,
常須帶雄黃麝香神丹諸大辟惡藥則百蠱貓鬼狐狸老物精魅永不敢著人,
養生之家大須慮此,俗亦有灸法,初中蠱於心下捺便大炷灸一百壯,
并主貓鬼亦灸得愈,又當足小指尖上灸三壯,當有物出,酒上得者有酒出,
飯上得者有飯出肉菜上得者有肉菜出,即愈神驗,皆於灸瘡上出。

凡中蠱毒,令人心腹絞切痛如有物嚙或吐下血皆如爛肉若不即治,
蝕人五藏盡乃死矣欲驗之法,當令病人唾水,沈者是蠱,不沈者非蠱也。

凡人患積年,時復大便黑如漆,或堅或薄,或微赤者,皆是蠱也。

凡人忽患下血以斷下方治更增劇者,此是中蠱也。

凡卒患血痢或赤或黑,無有多少,此皆是蠱毒,麤醫以斷痢藥處之,此大非也。

世有拙醫見患蠱脹者,身腫滿,四肢如故,小便不甚澀,以水病治之,
延日服水藥經五十餘日望得痊愈,日復增加,奄至隕歿,如此者不一,
學者當細尋方意消息用之,萬不失一。

醫方千卷,不盡其理,所以不可一一備述云耳。

凡人中蠱,有人行蠱毒以病人者,若服藥知蠱主姓名,當使呼喚將去,
若欲知蠱主姓名者。

以敗鼓皮燒作末,以飲服方寸七,須臾自呼蠱主姓名,可語令去則愈,
又有以蛇涎合作蠱藥,著飲食中,使人得瘕病,此一種積年乃死,療之各自有藥,
江南山間人有此,不可不信之。

太上五蠱丸,治百蠱,吐血傷中,心腹結氣堅塞咽喉,語聲不出,短氣欲死,
飲食不下,吐逆上氣去來無常,狀如鬼祟,身體浮腫心悶煩疼寒戰,夢與鬼交,
狐狸作魅,卒得心痛。

上又痛如刀剌,經年累歲,著床不起,悉主之方。

雄黃椒目巴豆莽草芫花真朱外臺用木香鬼臼礬石藜蘆各四分斑貓三十枚蜈蚣二枚獺肝

子五分。

右十三味末之,蜜和更擣二千杵,丸如小豆,先食飲服一丸,餘密封勿泄藥氣,
十丸為一劑,如不中病後日增一丸,以下痢為度,當下蠱種種,狀兒不可具述,
下後七日將息,服一劑,三十年百病盡除,忌五辛。

太一追命丸,治百病,若中惡氣,心腹脹滿,不得喘息,心痛積聚臚脹疝瘕,
宿食不消,吐逆嘔,寒熱瘰,蠱毒婦人產後餘疾方。

蜈蚣一枚丹砂附子礬石一作礬石雄黃藜蘆鬼臼各一分巴豆二分。

右八味末之,蜜丸麻子,一服二丸日一服,傷寒一二日服一丸,當汗出,
綿裹兩丸塞兩耳中,下利服一丸,一丸塞下部,蠱毒服二丸,在外膏和摩病上,
在膈上吐膈下痢,有瘡一丸塗之,毒自出,產後餘疾服一丸耳聾綿裹塞耳。

治人得藥雜蠱方。

斑貓六枚桂心如指大釜月下土如彈丸大藜蘆如指大。

右四味治下篩,水服一錢七,下蟲蛇蝦蜣蜋,毒俱出。

治蠱注,四肢浮腫,肌膚消索,欬逆腹大如水狀,死後轉易家人,一名蠱脹方,
小品名雄黃。
丸一名萬病丸。

雄黃巴豆莽草鬼臼各四兩蜈蚣三枚。

右五味末之,蜜和擣三千杵,密封勿泄氣,勿宿食,旦服如小豆一丸,一炊不知,
更加一丸,當先下清水,次下蟲長數寸,及下蛇,又下毈雞子或白如膏,
下後作蔥豉粥補之,百種暖將息。

治中蠱毒,腹內堅如石,面目青黃小便淋瀝,病變無常處方,
肘後古今錄驗方俱云用纖精烏。
雞肝和丸如梧子以酒服三丸日再甚者不過十日千金用後方疑千金誤。

羖羊皮方五寸犀角芍藥黃連牡丹各一兩梔子七枚蘘荷四兩半。

右七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
分三服葛氏崔氏同無芍參升麻藥牡丹梔子用苦當歸。

犀角丸治蠱毒百病,腹暴痛飛尸惡氣腫方。

犀角屑羚羊角屑鬼臼屑桂心末各四錢七天雄莽草真朱雄黃各一兩貝子五枚燒蜈蚣伍節

雞子黃大一枚巴豆五十枚麝香二分。

右十三味末之,合擣,蜜丸如小豆,服一丸,日二,含咽,不知少增之,
卒得腹蒲蜚尸,服如大豆許二丸,若惡氣腫以苦酒和塗之縫袋子盛藥繫左臂,
辟不祥鬼疰蠱毒,可以備急治蠱毒方。

茜根蘘荷根各三兩。

右二味咀,以水四升,
煮取二升頓服肘後方云治中蠱吐血或下血皆如爛肝著自知蠱主姓名。

又方。

槲樹北陰臼皮桃根皮各五兩蝟皮灰亂髮灰各一方寸七生麻子汁五升。

右五味先煮槲皮桃根取濃汁一升,和麻子汁髮交等令勻,患人少食,旦服大升一升,
須臾著盆水,以雞翎擿吐水中如牛涎犢胎及諸蟲並出。

治蠱毒方。

槲樹北陰白皮大握長五寸,水三升,煮取一升空腹服,即吐蟲出亦治中蠱下血。

又方。

蝟皮灰水服方寸七,亦出蟲。

又方。

五月五日桃白皮必數方云以東引者火烘之大戟各四分班貓一分。

右三味治下篩,且空腹以水一雞子許服八捻,用二指相著如開,頓服之,
若指頭相離取藥太。
多恐損人矣肘後方云服棗核大不差十日更一服必效方云服半方寸七其毒即出不出更一

州云若以酒中得則以酒服以食中得以飲服之。

蛇毒入菜果中食之令人得病,名曰蛇蠱方。

大豆末以酒漬,絞取汁服半升。

治諸熱毒或蠱毒鼻中及口中吐血,醫所不治方。

取人屎尖七枚燒作火色,置水中研之,頓服即愈亦解百毒時氣熱病之毒服巳,
溫覆取汗,勿。
輕此方極神驗。

治蠱吐下血方櫸皮廣五寸長一尺蘆荻根五寸如足大指小品方用薔薇根。

右二味咀,以水二升,煮取一升頓服極下蠱。

治中蠱下血日數十行方。

巴豆二十枚藜蘆元青附子礬石各二分。

右五味末之,別治巴豆,合篩和相得,以綿裹藥如大豆內下部中,日三差。

又方。

苦瓠一枚,以水二升,煮取一升,稍稍服之當下蠱及吐蝦蝌斗之狀一月後乃盡,
范汪。
方云苦瓠毒當臨時量用之附後方云服苦一舛煮。

治下血狀如雞肝,腹中攪痛難忍者方。

茜根升麻犀角各三兩桔梗黃蘗黃芩各一兩地榆白蘘荷各四兩。

右八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二升半,分三服此蠱利血用之又方。

桔梗犀角。

右二味各等分為末,酒服方寸七,日三,不能自服絞口與之藥下心中當煩,
須臾自靜,有頃下,服,,至七日止,可食豬脾藏自補養,治蠱下血如雞肝,
日夜不解欲死者,皆可用之,治腸蠱,先下赤後下黃白沫,連年不差方。

牛膝一兩搥碎切之以涼清酒一升漬一宿,旦空腹服之再服便愈。

北地太守酒,主萬病蠱毒風氣寒熱方。

烏頭甘草芎藭黃芩桂心藜蘆附子各四兩白斂桔梗半夏柏子人前胡麥門冬各六兩。

右十三味,七月麴十斤,秫米一斛,如醞酒法,咀藥,以絹盛之,沈於瓮底,
酒熟去糟,還取藥滓,青布袋盛之,沈著酒底,泥頭秋七日夏五日冬十日,
空肚服一合,日三,以知為度,藥有毒,故以青布盛之,服勿中止,
二十日大有病出,其狀如漆,五十日病悉愈有婦人年五十,被病連年,腹中積聚。

冷熱不調,時時切痛遶臍絞急,上氣滿,二十餘年,服藥二七日,
所下三四升即愈,又有女人病偏枯絕產,服二十日,吐黑物大如刀帶,長三尺許,
即愈,其年生子,又有女人小得癲病,服十八日,出血二升半愈,有人被杖,
崩血內瘀,臥著九年,服藥十三日,出黑血二三升愈,
有人耳聾十七年服藥三十五日,鼻中出血一升,耳中出黃水五升便愈。

右方云,熹平二年,北地太守臣光上,然此偏主蠱毒有人中蠱毒者,服無不愈,
極難差,不過二七日,所有效莫不備出,曾有有一女人年四十餘,偏枯羸瘦不能起。
長臥床枕耳聾一無所聞,兩手不收巳經三年,余為合之,遂得平復如舊,
有人中蠱毒而先患風,服茵芊酒酒傷免吐出蠱數十枚遂愈,
何況此酒而不下蠱也嘉其功效有異常方,故具述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