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標題= 類經一卷

(會稽通一子景岳張介賓類註)。

(類經名義)。

類經者,合兩經而彙其類也,兩經者曰靈樞,曰素問總曰內經,內者性命之道,
經者載道之書,平素所講問,是謂素問神靈之樞要是謂靈樞。

2=標題=(攝生類)。

上古之人春秋百歲今時之人半百而衰素問上古天真論○一。

(昔在黃帝,生而神靈,弱而能言,幼而徇齊,長而敦敏,成而登天)。

按史記,黃帝姓公孫,名軒轅,有熊國君少典之子,繼神農氏而有天下,
都軒轅之丘,以土德王,故號黃帝,神靈聰明之至也,以質言,徇,順也。齊,
中正也,敦,厚大也,敏,感而遂通,不疾而速也,此節乃群臣紀聖德稟賦之異,
發百之蚤,方其幼也能順而正,及其長也,既敦且敏,故其垂拱致治,教化大行,
其於廣制度以利天下,垂法象以教後世,自古帝王,無出其右者,成而登天,
謂治功成,天年盡,在位百年,壽百十一歲而升遐也,凡人之死魂歸於天。
今人云死為升天者,蓋本諸此,世傳黃帝後鑄鼎於鼎成而白日升天者,似涉於誕,
○徇徐俊切,長上聲。

(迺問於天師曰,余聞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歲,而動作不衰,
今時之人年半百而動作皆衰者,時世異耶人將失之耶)。
內經一書迺黃帝與岐伯,鬼更區,伯高,少師,少俞,雷公,等六臣,
平素講求而成,六臣之中惟岐伯之功獨多。而爵位隆重,故導稱之為天師。

(岐伯對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於陰陽和於術數)。

上古,太古也,道,造化之名也,老子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
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者是也,
法取法也和,調也,術數,修身養性之法也,天以陰陽而化生萬物,
人以陰陽而榮養一身。陰陽之道順之則生,逆之則死,故知道者,必法則於天地,
和調於術數也。

(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

節飲食以養內,慎起居以養外,不妄作勞以保其天真,則形神俱全,故得盡其天年,
天年者,天卑之全,百歲者,天年之概去者,五藏俱虛,神氣皆去,
形骸獨居而終矣。

(今時之人不然也,)。

不同於古也。

(以酒為漿,)。

甘於酒也。

(以妄為常)。

肆乎行也。

(醉以入房,)。

酒色並行也。

(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

欲不可縱,縱則精竭,精不可竭,竭則真散,蓋精能生氣,氣能生神,營衛一身,
莫大乎此,故善養生者,必寶其精,精盈則氣盛氣盛則神全,神全則身健,
身健則病少,神氣堅強老而益壯,皆本乎精也,廣成子曰。必靜必清,無勞女形,
無搖女精,乃可以長生,正此之謂。

(不知持滿,不時御神,)。

持,執持也,御,統御也,不知持滿,滿必領覆,不時御神,神必外馳。

(務快其心逆於生樂起居無節故半百而衰也)。

快心事過絡必為殃,是逆於生樂也起居無節,半百而衰。皆以喪精神事事違道,
故不能如上古盡其天年也,老子日,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民之生,
之死也,亦十有三其今人之謂歟,○樂,音洛,(上古聖人之教下)。

素問上古天真論○二

(夫上古聖人之教下也,皆謂之虛邪賊風,避之有時)。

此上古聖人之教民遠害也,虛邪,謂風從衝後來者,主殺主害,故聖人之畏虛邪,
如避矢石然,此治外之道也,○虛邪義詳運氣類三十五六,及疾病類四,○夫音扶。

(恬憺虛無,真氣從之,精神內守,病安從來)。

恬,安靜也憺,朴素也虛,湛然無物也,無,窅然莫測也,恬憺者,
泊然不願乎其外,虛無者,漠然無所動於中也,所以真氣無不從,精神無不守,
又何病之足慮哉,此治內之道也,又無為恬憺詳義,見陰陽類二,○恬,音甜,憺,
音淡,窅,音杳。

(是以志閑而少欲,心安而不懼,形勞而不倦)。

志閑而無貪,何欲之有,心安而無慮,何懼之有,形勞而神逸,何倦之有。

(氣從以順,各從其欲,皆得所願)。

氣得所養,則必從順,惟其少欲,乃能從欲,故無所往而不遂。

(故美其食)。

精麤皆甘也。

(任其服,)。

美惡隨便也。

(樂其俗,)。

與天和者,樂天之時,與人和者,樂人之俗也。

(高下不相慕,其民故曰朴)。

高忘其貴,下安其分,兩無相慕,皆歸於朴,知止所以不殆也。
(是以嗜欲不能勞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

嗜欲,人欲也,目者精神之所注也,心神既朴,則嗜欲不能勞其目,目視不妄,
則淫邪焉能惑其心。

(愚智賢不肖,不懼於物,故合於道)。

無論愚智賢不肖,但有養於中,則無懼於物,故皆合養生之道矣。

(所以能年皆度百歲,而動作不衰者,以其德全不危也)。

執道者德全,德全者形全,形全者聖人之道也,又何危焉,
(古有真人至人聖人賢人)。

2=標題= 素問上古天真論○三

(黃帝曰余聞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陰陽。)。

真天真也,不假修為,故曰真人,心同太極,德契兩儀,故能幹旋造化,燮理陰陽,
是既提挈把握之謂。

(呼吸精氣獨立守神,肌肉若一)。

呼接於天,故通乎氣吸接於地,故通乎精,有道獨存,故能獨立,神不外馳,
故曰守神,神守於中,形全於外,身心皆合於道,故云肌肉若一,
即首篇形與神俱之義,按此節所重者在精氣神三字,
惟道家言之獨詳今并先賢得理諸論,採附於左以助參悟,○白樂天曰王喬赤松,
吸陰陽之氣,食天地之精,呼而出故,吸而入新,方楊曰,凡亡於中者,
未有不取足於外者也,故善養物者守根善養生者守息,此言養氣當從呼吸也,
○曹真人日,神是性兮是命,神不外馳自定,張虛靜曰,神若出便收來,
神返身中自回,此言守神以養氣也○淮南子曰,事其神者神者神去之,
休其神者神居之,此言靜可養神也○金丹大要曰,聚則精盈,精盈則盛,
此言精之互根也,○契秘圖曰,坎為水為月,在人為腎,腎藏精,
精中有正陽之氣,炎升於上,離為火為日,在人為心,心藏血,血中有真一之液,
流降於下,此言坎離之交構也,○呂純陽日,精養靈根養神,此真之外更無真,
此言修真之道,在於精神也,○胎息經曰,胎從伏氣中結,氣從有胎中息,
氣入身來為之生,神去離形為之死,知神氣可以長生,固守虛無以養神氣。
神行即氣行神住即氣住,若欲長生,神氣須注心不動念,無來無去,不出不入,
自然常住,勤而行之是真道路,胎息銘曰,三十六咽,一咽為先,吐唯細細,
納唯綿綿,坐臥亦爾,行立坦然,戒於於喧雜忌以腥羶,假名胎息,實曰內丹,
非只治病,決定延年,久久行之,名列上仙,此言養生之道,在乎存神養氣也,
○張紫陽曰,心能後神,神亦後心,眼者神遊之宅,神遊於眼而後於心,
心欲求靜必先制眼,抑之於眼,使歸於心,則心靜而亦靜矣,此言存神在心,
而靜心在目也又曰,神有元神,氣有元氣,精得無元精乎,蓋精依氣生。
精實而氣融,元精失則元氣不生,元陽不見,元神見則元氣生,元氣生則元精產,
此言元精元氣元神者,求精氣神於化生之初也,○李東垣省言箴曰氣乃神之祖,
精乃氣之子,氣者精神之根蒂也,大矣哉,積氣以成精,積精以全神,必清必靜,
御之以道,可以為天人矣,有道者能之余何人哉,切宜省言而巳,此言養身之道,
以養氣為本也,○愚按諸論,無非精氣神之理,夫生化之道,以氣為本,
天地萬物莫不由之故氣在天地之,外,則包羅天地,氣在天地之內,則運行天地,
日月星辰得以明,雷雨風雲得以施,四時萬物,得以生長牧藏,何非氣之所為,
人之有生,全賴此氣,故天元紀大論日,在天為氣,在地為形,
形氣相感而化生萬物矣,惟是氣義有二,曰先天氣,後天氣,先天者,真一之氣,
氣化於虛,因氣化形,此氣自虛無中來,後天者,血氣之氣,氣化於穀,因形化氣,
此氣自調攝中來,此一形字,即精字也,蓋精為天一所生,有形之祖龍虎經曰,
水能生萬物,聖人獨知之經篇曰,人始生,先成精,精成而腦髓生,
陰陽應象大論曰,精化為氣,故先天之氣,氣化為精,後天之氣,精化為氣,
精之與氣,本自互生,精氣既定,神自王矣,雖神由精氣而生,
然所以統馭精氣而為運用之主者,則又在吾心之神,三者合一,可言道矣,今之人,
但知禁慾,即為養生,殊不佑心有妄動,氣隨心散氣散不聚精逐氣亡,
釋氏有戒慾者曰,斷陰不如斷心,心為功曹,若止功曹,從者都息,邪心不止,
斷陰何益,此言深得制慾之要,亦足為入門之一助也,○又呼吸精氣,
存三守一詳按,見運氣類四十一,又氣內為寶義,見論治類十八,○羶,世連切。

(故能壽敝天地,無有終時,此其道生)。

敝盡也,真人體合於道,故後天地而生,原天地之始,先天地而化,
要天地之終形去而心在,氣散而神存,故能壽敝天地,而與道俱生也。

(○中古之時,有至人者,淳德全道)。

至,極也,淳,厚也,至極之人,其德厚,其道全也。

(和於陰陽,調於四時)。

和,令也,合陰陽之變化,調,順也,順時令之往來。

(去世離俗,積精全神)。

去世離俗,藏形隱跡也,積精全神,聚精會神也。

(游行天地之間視聽八遠之外,)。

至道之人,動以天行,故神遊字宙,明察無外,故聞見八荒。

(此蓋益其壽命而強者也,亦歸於真人)。

此雖同歸於真人,然但能延壽而不衰,巳異於壽敝天地者矣,故曰亦者,
有間之辭也。

(○其次有聖人者,處天地之和,從八風之理)。

次真人至人者,謂之聖人,聖,大而化也,聖人之道,與天地合德,日月合明,
四時合序,鬼神合吉凶,所以能天處天地之和氣,順八風之正理,而邪弗能傷也,
八風義見運氣類三十五,有圖。

(適嗜欲於世俗之間,無恚嗔之心)。

適,安便也,恚,怒也,嗔,惡也,欲雖同俗,自得其宜,隨遇皆安,故無嗔怒,
○嗜,音示,恚,音畏。嗔,昌真切。

(行不欲離於世)。

和其光,同其塵也。

(被服章,)。

五服五章,尊德之服,皋陶謨曰,天命有德,五服五章哉。

(舉不欲觀於俗)。

聖人之心,外化而內不化,外化所以同人,故行不欲離於世,內不化所以全道,
故舉不欲觀於俗,觀俗者,效尤之謂。

(外不勞形於事,內無思想之患,以恬愉為務,以自得為功,形體不敝,
精神不散亦可以百數)。
恬,靜也,愉悅也,敝,壞也,外不勞形則身安,故形體不敝,內無思想則心靜,
故精神無傷,內外俱有養,則恬愉自得,而無耗損之患,故壽亦可以百數。○恬,
音甜,愉,音俞。

(○其次存賢人者,法則天地)。

次聖人者,謂之賢人,賢,善也,才德之稱,法,效也則,式也,天地之道,
天圓地方,天高地厚,天覆地載,天動地靜,乾為天,乾者健也,坤為地,
坤者順也,君子之自強不息,安時處順,能覆能載,能包能容,可方可圓,
可動可靜是皆效法天地之道。

(象似日月,)。

象,放也,似,肖也,日為陽精,月為陰精,月以夜見,日以晝明日中則是昃,
月盈則虧,日去則死,日來則生,故賢人象似之。

(辨列星辰,)。

辨,別也列,分解也,二十八宿為星之經,金木水火土為星之緯,經有度數之常,
緯有進退之變日月所會謂之辰,辰有十二謂之次,會當朔晦之期,次定四方之位,
故賢人辨列之。

(逆從陰陽,)。

逆反也,從,順也,陽主生,陰主死,陽主長陰主消陽主升,陰主降,升者其數順,
降者其數逆,然陽中有陰,陰中有陽盛衰不可不辨也,故賢人逆從之。

(分別四時,)。

四時義見下章

(將從上古,合同於道,亦可使益壽,而有極時)。

將,隨也,極,盡也,賢人從道於上古,故亦可益壽,而但有窮盡耳,
嗚呼人操必化之器,託不停之運,烏飛兔走,誰其免之,獨怪夫貪得者忘殆,
自棄者失時,時其有止也,若之何蓋不知時命耳,彼賢人者則不然也。

2=標題=(四氣調神)。

素問四氣調神論○四

(春三月,此調發陳)。

發,啟也,陳,故也,春陽上升,發育庶物,啟故從新,故曰發陳。

(天地俱生,萬物以榮)。

萬象更新也。

(夜臥蚤起,廣步於庭,)。

廣,大也,所以布發生之氣也。

(被髮緩形,以使志生,)。

緩,和緩也,舉動和緩以應春氣,則神定而志生,是即所以使也後放此。

(生而勿殺,予而勿奪賞而勿罰,)。

皆所以養發生之德也,故君子於啟蟄不殺,方長不折,○予,與同。

(此春氣之應,養生之道也)。

四時之令,春生夏長秋收冬藏,凡此應春氣者,正所以養生氣也。

(逆之則傷肝夏為寒變,奉長者少,)。

逆,不順也,奉承也,肝屬木,王於春,春失所養,故傷肝,肝傷則心火失其所生,
故當夏令則火有不足,而寒水侮之,因為寒變,寒變者,變熱為寒也,春生既逆,
承生氣而夏長者少矣。

(○夏三月此謂蕃秀,)。

蕃,茂也,陽王巳極,萬物俱盛,故曰蕃秀,○蕃,音煩。

(天地氣交,萬物萃實)。

歲氣陰陽盛衰,其交在夏,故曰天地氣交,斯時也,陽氣生長於前,陰氣收成於後,
故萬物華實。

(夜臥蚤起無厭於日)。

起臥同於春時,不宜藏也,無厭於長日,氣不宜惰也,使志無怒,使華英成秀)。

長夏火土用事,怒則肝氣易逆,脾土易傷,故欲使志無怒,則華英成秀,華英,
言神氣也。

(使氣得泄,若所愛在外)。

夏氣欲其疏泄,泄則膚腠宣通,故若所愛在外。

(此夏氣之應,養長之道也)。

凡此應夏氣者,正所以養長此氣也,○長,上聲。

(逆之則傷心,秋為痎瘧,奉收者少)。

心屬火,王於夏,夏失所養,故傷心,心傷則暑氣乘之,至秋而金氣收歛,
暑邪內鬱於是陰欲人而陽拒之故為寒,火欲出而陰束之故為熱,金火相爭,
故寒熱往來而為痎瘧,夏長既逆,承長氣而秋收者少矣,○痎,音皆。

(冬至重病,)。

火病者畏水也

(○秋三月,此謂容平)。

陰升陽降,大火西行,秋容平定,故曰容平。

(天氣以急,地氣以明,)。

風氣勁疾曰急,物色清肅曰明,
(蚤臥蚤起,與雞俱興,)。

蚤臥以避初寒,蚤起以從新爽。

(使志安寧,以緩秋刑,)。

陽和日退,陰寒日生,故欲神志安寧,以避肅殺之氣。

(收歛神氣,使秋氣平,無外其志,使肺氣清,)。

皆所以順秋氣,欲使金清淨也。

(此秋氣之應,養收之道也)。

凡此應秋氣者,正所以養收氣也。

(逆之則傷肺,冬為飧泄,奉藏者少,)。

肺屬金,王於秋,秋失所養,故傷肺,肺傷則腎水失其所生,
故當冬令而為腎虛飧泄,飧泄者,水穀不分而為寒泄也,秋收既逆,
承收氣而冬藏者少矣,○飧,音孫。

(○冬三月,此謂閉藏)。

陽氣藏伏,閉塞成冬也。

(水冰地坼,無擾乎陽,)。

坼裂也,天地閉塞,故不可煩擾以泄陽氣,○坼,音策。

(蚤臥晚起,必待日光,)。

所以避寒也。

(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巳有得)。

皆所以法冬令,欲其自重,無妄動也。

(去寒就溫,無泄皮膚,使氣亟奪,)。

去寒就溫,所以養陽,無使泄奪,所以養氣亟,數也,○真氏日,冬氣閉藏不密,
溫煖無霜雪則來年陽氣無力,五穀不登,人身亦是如此,靜時紛擾則動時安能中節,
故周子以主靜為本,程子以主敬為本,其理一也,○亟,棘器二音。

(此冬氣之應,養藏之道也,)。

凡此應冬氣者,正所以養藏氣也。

(逆之則傷腎,春為痿厥,奉生者少,)。

腎屬水,王於冬,冬失所養,故傷腎,腎傷則肝木失其所生。肝主筋,
故當春令而筋病為痿,陽欲藏,故冬不能藏,則陽虛為厥,冬藏既逆,
承藏氣而春生者少矣。

2=標題=(天氣清靜藏德不止聖人從之故無奇病)。

素問四氣調神論○五

(天氣清靜光明者也,)。

天之氣,至清靜至光明者也,人稟此氣而生,故特言之,以明人之本質,亦猶是也。

(藏德不止故不下也,)。

天德不露故曰藏德,健運不息,故曰不止,惟其藏德,故應用無窮,惟其健運,
故萬古不下,天道無為,故無不為,天猶若此,可以修身之士而不知所藏德乎。

(天明則日月不明邪害空竅,)。

惟天藏德,不自為用,故日往月來,寒往暑來,以成陰陽造化之道,設使天不藏德,
自專其明,是大明見則小明滅,日月之光隱矣,晝夜寒暑之令廢,而陰陽失其和矣,
此所以大明之德不可不藏也,所喻之意,蓋謂人之本元不固,發越於外而空竅,
則邪得乘虛而害之矣,○空孔同。

(陽氣者閉塞,地氣者冒明)。

若天氣自用,必孤陽上亢,而閉塞乎陰氣,則地氣隔絕,而冒蔽乎光明矣。

(雲霧不精,則上應白露不下,)。

霧者雲之類,露者雨之類,陰陽應象大論曰,地氣上為雲,天氣下為雨,雨出地氣,
雲出天氣,若上下否隔則地氣不升,而雲霧不得精於上,
天氣不隆而白露不得應於下,是即至陰虛天氣絕,至陽盛地氣不足之謂也,
○吳氏曰,人身膻中之氣,猶雲霧也,膻中氣化則通調水道,下輸膀胱,
若膻中之氣不化則不能通調水道,下輸膀胱而失降下之令,猶之白露不降矣。

(交通不表萬物命,故不施不施,則名水多死)。

獨陽不生,獨陰不成,若上下不交,則陰陽華而生道息,不能表見於萬物之命,
故生化不施,不施則名木先應故多死。

(惡氣不發,風雨不節,白露不下,則菀不榮,)。

惡氣不發,濁氣不散也,風雨不節,氣候乖亂也,白露不下,陰精不降也,
氣交若此,則草木之類,皆當抑菀枯而不榮矣,○菀,鬱寸同,,音稿。

(賊風數至,暴雨數起,天地四時不相保,與道相失,則未央絕滅,)。

央中半也,陰陽既失其和,則賊風暴雨,數為殘害,天地四時,不保其常,
是皆與道相違,故凡稟化生氣數者皆不得其半而絕滅矣,○數,音朔。

(唯聖人從之,故身無奇病,)。

萬物不失,生氣不竭,從,順也,唯聖人者順承乎天,故能存神葆真以從其藏,
純亦不巳以從其健,知乾坤不用坎離代之之義,以從其不自明,察地天之交泰,
水火之既濟,以從其陰陽之升降,是聖人之體藏乎天,故身無奇病,而於萬物之理,
既無所失,此所以生竭也。

2=標題=(四時陰陽從之則生逆之則死)。

素問四氣調神論○前篇四氣調神,言四時相承之病,此言當時之病,
○六

(逆春氣,則少陽不生,肝氣內變,)。

一歲之氣,春夏為陽,秋冬為陰春夏主生長,秋冬主收藏,春令屬木,
肝膽應之藏氣法時論曰,肝主春,足厥陰少陽主治,故逆春氣,
則少陽之令不能生發,肝氣被鬱,內變為病,此不言膽而止言肝者,以藏氣為主也,
後放此。

(逆夏氣,則太陽不長,心氣內洞,)。

夏令屬火,心藏氣法時論曰,心主夏,手少陰太陽主治,故逆夏氣,
則太陽之令不長,而心虛內洞,諸陽之病生矣。

(逆秋氣,則太陰不收,肺氣焦滿,)。

秋令屬金,肺與大腸應之,藏氣法時論曰,肺主秋,千太陰陽明主治。

故逆秋氣,則太陰之令不收,而肺熱葉焦,為脹滿也。

(逆冬氣,則少陰不藏,腎氣獨沈)。

冬令屬水,腎與膀胱應之,藏氣法時論曰腎主冬,足少陰太陽主治,
故逆冬氣則少陰之令不藏,而腎氣獨沈藏者藏於中,沈者沈於下,腎氣不蓄藏,
則注泄沈寒等病生矣。

(夫四時陰陽者,萬物之根本也,)。

生成之所由也。

(所以聖人春夏養陽,秋冬養陰,以從其根,)。

夫陰根於陽,陽根於陰,陰以陽生,陽以陰長,所以聖人春夏則養陽,
以為秋冬之地,秋冬則養陰,以為春夏之地,皆所以從其根也,
今人有春夏不能養陽者,每因風涼生冷,傷此陽氣,以致秋冬多患瘧瀉,
此陰勝之為病也。有秋冬不能養陰者,每因縱慾過熱,傷此陰氣,
以致春夏多患火證,此陽勝之為病也,善養生者,宜切佩之。

(故與萬物沈浮於生長之門,逆其根則伐其本,壞其真矣,)。

能順陰陽之性,則能沈浮於生長之門矣,萬物有所生,而獨知守其根,百事有所出,
而獨知守其門,則聖人之能事也。

(故陰陽四時者,萬物之終始也。死生之本也,陰陽之理,陽為始,陰為終,
四時之序,春為始,冬為終,死生之道,分言之則得其陽者生,得共陰者死,
合言之則陰陽和者生,陰陽離者死,故為萬物之始終,死生之本也。

(逆之則災害生,從之則苛疾不起,是謂得道,)。

苛音呵,
殘虐也

(道者,聖人行之,愚者佩之)。

聖人與道無違,故能行之,愚者信道不篤,故但佩服而已,失既佩之,已匪無悟,
而尚稱為愚,今有并陰陽不知而曰醫者,又何如其人哉,老子曰,上士聞道,
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正此謂也。

(從陰陽則生,逆之則死,從之則治,逆之則亂,反順為逆,是謂內格)。

陰陽即道,道即陰陽,從道則生,何者不治,逆道則死,何者不亂,若反順為逆,
則陰陽內外,皆相格拒,內格者,逆天者也,世有逆天而能生者,吾未之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