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治已病治未病)。

素問四氣調神論連前篇○七

(是故聖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此之謂也,)。

此承前篇而言聖人預防之道,治於未形,故用力少而成功多,以見其安不忘危也。

(夫病已成而後藥之,亂已成而後治之,譬猶渴而穿井,鬥而鑄兵,不亦晚乎,)。

渴而穿井,無及於飲,鬥而鑄兵,無濟於戰,誠哉晚矣,而病不早為之計者,
亦猶是也,觀扁鵲之初見齊桓候日,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將深,後五日復見曰。
君有疾在血,不治將深,又五日復見日,君有疾在腸胃間,不治將深,
而桓候俱不能用,再後五日復見,扁鵲望額而退走曰,疾之居腠理也,
湯熨之所及也。
在血鍼石之所及也,在腸胃,酒醪之所及也,其在骨髓,雖司命無奈之何矣。

後五日桓候疾作,使人召扁鵲,而扁鵲巳去,桓候遂死,夫桓候不早用扁鵲之言,
及其病深而後召之,是即渴而穿井鬥而鑄兵也,故在聖人則常用意於未病未亂之先,
所以災禍不侵,身命可保,今之人多見病勢巳成,猶然隱諱,
及至於不可為則雖以扁鵲之神,亦云無奈之何,而醫非扁鵲,又將若之何哉嗟夫,
禍始於微,危因於易能預此者,謂之治未病,不能預此者,謂之治巳病,佑命者,
其謹於微而已矣。

(類經一卷終)。

 

 

 

 

 

 

 

 

 

 

 

 

 
1=標題=(類經二卷)。

(張介賓類註)。

(陰陽類)。

2=標題=(陰陽應象)。

素問陰陽應象大論○一

(黃帝曰,陰陽者,天地之道也,)。

道者,陰陽之理也,陰陽者,一分為二也,太極動而生陽,靜而生陰,天生於動,
地生於動,地於靜,故陰陽為天地之道。

(萬物之綱紀,)。

大曰綱,小曰紀,總之為綱,周之為紀物無巨細,莫不由之,故為萬物之綱紀,
王氏曰,滋生之用也,陽與之正氣以生,陰為之主持以立者亦是。

(變化之父母,)。

天元紀大論曰,物生謂之化,物極謂之變,易曰,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變化見矣,
朱子曰,變者化之漸,化者變之成,陰可變為陽,陽可化為陰,然而變化雖多,
無非陰陽之所生,故為之父母。

(生殺之本始,)。

生殺之道,陰陽而已,陽來則物生,陽去則物死,凡日從冬至以後,
自南而北謂之來,來則春為陽始,夏為陽盛,陽始則溫,溫則生物,陽盛則熱,
熱則長物,日從夏至以後,自北而南謂之去,去則秋為陰始,冬為陰盛,陰始則涼,
涼則收物,陰盛則寒,寒則藏物,此陰陽生殺之道也,煞如下文曰,陽生陰長,
陽殺陰藏,則陽亦能殺,陰亦能長矣,六節藏象論日,生之本,本於陰陽,
則陰亦能生矣,故生於陽者,陰能殺之,生於陰者,陽能殺之,萬物死生,
皆由乎此,故謂之本始,本,根本也,始,終始也。

(神明之府也,)。

神變化不測也,明,三光著象也,府,所以藏物也,神明出於陰陽,
故陰陽為神明之府,此自首節陰陽二字,一貫至,此義當聯玩,
天元紀大論亦有以上數句,見運氣類第三。

(治病必求於本,)。

本,致病之原也,人之疾病或在表,或在裏,或為寒,或為熱,或感於五運六氣,
或傷於藏府經絡。皆不外陰陽二氣,必有所本,故或本於陰,或本於陽,病變雖多,
其本則一,知病所從生,知亂所由起,而直取之,是為得一之道,
譬之伐木而弔其柢,則千枝萬葉,莫得弗從矣,倘但知見病治病,
而不求其致病之因,則流散無窮,此許學士所謂廣絡原野,以異一人之獲,
誠哉矣。

(故積陽為天,積陰為地)。

陰陽體象,大小不同,形氣生成,不積不厚,故必積陽至大而為天,
積陰至厚而為地。

(陰靜陽躁)。

陰性柔,陽性剛也。

(陽生陰長,陽殺陰藏,)。

此即四象之義,陽生陰長,言陽中之陰陽也,陽殺陰藏,言陰中之陰陽也,
蓋陽不獨立,必得陰而後成,如發生賴於陽和,而長養由乎雨露,是陽生陰長也,
陰不自專,必因陽而後行,如閉藏因於寒冽,而肅殺出乎風霜,是陽殺陰藏也,
此於對待之中,而復有互藏之道,所謂獨陽不生,獨陰不成也,如天元紀大論曰,
天以陽生陰長,地以陽殺陰藏,實同此義,詳運氣類三,所當互考,○一日,
陽之和者為發生,陰之和者為成實,故曰陽生陰長,陽之亢者為焦枯,
陰之凝者為固閉故曰陽殺陰藏,此以陰陽之淑慝言。於義亦通。

(陽化氣,陰成形)。

陽動而散,故化氣陰靜而凝,故成形。

(寒極生熱,熱極生寒,)。

陰寒陽熱乃陰陽之正氣,寒極生熱,陰變為陽也,熱極生寒,陽變為陰也,
邵子曰動之始則陽生,動之極則陰生,靜之始則柔生,靜之極則剛生,
此周易老變而少不變之義,如人傷於寒,則病為熱,本而寒變熱也,內熱已極,
而反寒慄,本熱而變寒也,故陰陽之理,極則必變。

(寒氣生濁,熱氣生清,)。

寒氣凝滯,故生濁陰,熱氣升散,故生清陽。清氣在下,則生飧泄,濁氣在上,
則生脹,清陽主升,陽衰於下而不能升故為飧泄,濁陰主降,陰滯於上而不能降,
故為脹飧泄,完穀而泄也脹,膈滿也,○飧音孫,,音嗔。

(此陰陽反作,病之逆從也)。

作,為也,此字,承上文治病必求其本以下而言,如陰云長,陽云殺,寒生熱,
熱生寒,清在下,濁在上,皆陰陽之反作,病之逆從也,順則為從,反則為逆,
逆從雖殊,皆有其本,故必求其本而治之。

(○故清陽為天,濁陰為地,地氣上為雲,天氣下為雨,雨出地氣,雲出天氣)。

此下言陰陽精氣之升降,以見天人一理也,天地者,陰陽之形體也,雲雨者,
天地之精氣也,陰在下者為精,精者水也,精升則化為氣,雲因雨而出也,
陽在上者為氣,氣者雲也,氣降則化為精,雨由雲而生也,自下而上者,
地交於天也。故地氣上為雲,又曰雲出天氣,自上而下者,天交於地也,
故天氣下為雨,又曰雨出地氣,六微旨大論曰,升已而降,降者謂天,降已而升。
升者謂地,天氣下降,氣流於地,地氣上升,氣騰於天,可見天地之升降者,
謂之雲雨,人身之升降者,謂之精氣,天人一理,此其為最也,○氣水同類詳義,
有按在後第四章,所當參閱。

(故清陽出上竅,濁陰出下竅)。

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也,上竅七,謂耳目口鼻,下竅二,講前後二陰。

(清陽發腠理,濁陰走五藏,)。

腠理,肌表來也,陽發散於皮膚,故清陽歸之,陰受氣於五藏,故濁陰走之。○腠,
音湊。

(清陽實四支,濁陰歸六府,)。

四支為諸陽之本,故清陽實之,六府傳化水穀,故濁陰歸之。

(水為陰,火為陽,)。

水潤下而寒,故為陰,火炎上而熱故為陽,水火者,即陰陽之徵兆,陰陽者,
即水火之性情,凡天地萬物之氣,無往而非水火之運用,故天以日月為水火,
易以坎離為水火,醫以心腎為水火,丹以精為水火。夫腎者水也,水中生氣,
即真火也,心者火也,火中生液,即真水也,水火互藏乃至道之所在,
醫家首宜省察。

(陽為氣,陰為味,)。

氣無形而升,故為陽,味有質而降,故為陰,
此以藥食氣味言也

(味歸形,形歸氣,)。

歸,依投也,五味生精血以成形,故味歸於形,形之存亡,由氣之需存亡,
由氣之聚,故形歸於氣。

(氣歸精,)。

氣者真氣也,所受於天與穀氣并而充身者也,人身精血,由氣而化,
故氣歸於精

(精歸化)。

精者坎水也,天一生水,為五行之最先,故物之初生,其形皆水,由精以化氣,
由氣以化神,是水為萬化之原,故精歸於化。

(精食氣,形食味,)。

食,如子食母乳之義氣歸精,故精食氣,味歸形,
故形食味

(化生精,)。

萬物化生,必從精始,故化生精前言精歸化者,言未化之前,由精為化也。

此言化生精者,言既化之後,由化生精也。

(氣生形,)。

氣聚則形生,氣散則形死也。

(味傷形,氣傷精,)。

味既歸形,而味有不節必及傷形,氣既歸精,
而氣有失調必反傷精

(精化為氣)。

精化為氣謂元氣由精而化也,珠玉集曰,水是三才之祖,精為元之根,其義即此,
然上文既云,氣歸精,是氣生精也,而此又曰精化氣,是精生氣也二者似乎相反,
而不知此正精氣互根之妙,以應上文天地雲雨之義也,夫陽化氣,即雲之類,
陰成形即雨之類,雨乃不生於地而降於天之雲,氣歸精也,
雲乃不出於天而升於地之氣,精化為氣也,人身精氣,全是如此,故氣聚則精盈,
精盈則氣盛,精氣充而形自強矣,帝所以先舉雲雨為言者,
正欲示人以精氣升降之如此耳。

(氣傷於味,)。

上文曰味傷形,則未有形傷而氣不傷者,如云味過於酸,肝氣以津,脾氣乃絕之類,
是皆味傷氣也。

(陰味出下竅,陽氣出上竅,)。

味為陰故降,氣為陽故升。

(味厚者為陰,薄為陰之陽,氣厚者為陽,薄為陽之陰,)。

此言氣味之陰陽,而陰陽之中,復各有陰陽也,味為陰矣,而厚者為純陰,
薄者為陰中之陽,氣為陽矣,而厚者為純陽,薄者為陽中之陰。

(味厚則泄,薄則通,氣薄則發泄,厚則發熱)。

陰味下行,故味厚者能泄於下,薄者能通利,陽氣上行,故氣薄者能泄於表,
厚者能發熱也。

(壯火之氣衰,少火之氣壯,壯火食氣,氣食,少火,壯火散氣少火生氣,)。

火,天地之陽氣也,天非此火,不能生物,人非此火,不能有生,故萬物之生,
皆由陽氣,但陽和之火則生物,亢烈之火反害物,故火太過則氣反衰,
火和平則氣乃壯,壯火散氣,故云食氣,猶言火食此氣也,少火生氣,故云食火,
猶言氣食此火也,此雖承氣味而言,然造化之道,少則壯,壯則衰,自是如,
此不特專言氣味者。

(氣味辛甘發散為陽,酸苦涌泄為陰)。

此言正味之陰陽也,辛散甘緩,故發肌表,酸收苦泄,故為吐瀉,
○涌湧同

(○陰勝則陽,病陽勝則陰病)。

此下言陰陽偏勝之為病也,陰陽不和,則有勝有虧,故皆能為病。

(陽勝則熱,陰勝則寒,)。

太過所致。

(重寒則熱重熱則寒,物極則變也,此即上文寒極生熱,熱極生寒之義,
蓋陰陽之氣,水極則似火,火極則似水,陽盛則隔陰,陰盛則隔陽,故有真寒假熱,
宜熱,真熱假寒之辨,此而錯認,則死生反掌,○重,平聲。

(寒傷形,熱傷氣)。

寒為陰,形亦屬陰,寒則形消故傷形,熱為陽,氣亦屬陽熱則氣散故傷氣。

(氣傷痛形傷腫,)。

氣欲利,故傷之則痛,形有質,故傷之則腫。

(故先痛而後腫者,氣傷形也,先腫而後痛者,形傷氣也,)。

氣先病而後及於形,因氣傷形也,形先病而後及於氣,
因形傷氣也

(風勝則動,)。

風勝者,為振掉搖動之病,即醫和云風淫未疾之類。

(熱勝則腫)。

熱勝者,為丹毒癰腫之病,即醫和云,陽淫熱疾之類。

(燥勝則乾,)。

燥勝者為津液枯涸內外乾澀之病

(寒勝則浮,)。

寒勝者陽氣不行,為脹滿浮虛之病,即醫和云陰淫寒疾之類。

(濕勝則濡寫)。

脾惡濕而喜燥,濕勝者必侵脾胃,穀不分濡寫之病,即醫和云,雨淫腹疾之類,
○濡,音如,濕滯也。

(天有四時五行,以生長收藏,以生寒暑燥濕風)。

四時者春夏秋冬,五行者,木火土金水,合而言之,則春屬木而主生,其化以風,
夏屬火而主長,其化以暑,長夏屬土,而主化,其化以濕,秋屬金而主收,
其化以燥,冬屬水而主藏,其化以寒,五行各一,惟火有君相之分,
此言寒暑燥濕風者,即五行之化也,五運行等論言寒暑燥濕風火者,是為六氣心。

(人有五藏,化五氣,以生喜怒悲憂恐,)。

五藏者心肺肝脾腎也,五氣者五藏之氣也,由五氣以生五志,如本論及五運行大論,
俱言心在志為喜,肝在志為怒,脾在志為思,肺在志為憂,腎在志為恐,
天元紀大論亦以悲作思。

(故喜怒傷氣,寒暑傷形,)。

喜怒傷內故傷氣,寒暑傷外故傷形,舉喜怒言,則悲憂恐同矣,舉寒暑言,
則燥濕風同矣,上文言寒傷形熱傷氣,與此二句似乎不同,蓋彼以陰陽分形氣,
此以內外分形氣也。

(暴怒傷陰,暴喜傷陽,)。

氣為陽,血為陰,肝藏血,心藏神,暴怒則肝氣逆而血亂,
故傷陰暴喜則心氣緩而神逸故傷陽,如行鍼篇曰,多陽者多喜,多陰昋者多怒,
亦各從其類也。

(厥氣上行,滿去形,)。

厥,逆也,言寒暑喜怒之氣,暴逆於上,則陽獨實故滿,陽亢則陰離,故去形,
此孤陽之象也,經曰諸浮無根者死,有表無衰者死,其斯之謂。

(喜怒不節,寒暑過度,生乃不固,)。

固,堅也。

(故重陰必陽,重陽必陰,)。

重者重疊之義,謂當陰時而復感寒,陽時而復感熱或以入之熱氣傷人陽分,
天之寒氣傷人陰分。皆謂之重,蓋陰陽之道,同氣相求,故陽傷於陽,陰傷於陰,
然而重陽必變為陰證,重陰必變為陽證,如以熱水沐浴身反涼,涼水沐浴身反熱,
因小可以喻大,下文八句,即其徵驗,此與上文重寒則熱,寒極生熱,義相上下,
所當互求,○重,平聲。

(故曰,冬傷於寒,春必病溫)。

冬傷於寒者,以類相求,其氣人腎,其寒侵骨,其即者病者,為直中陰經之傷寒,
不即病者,至春夏則陽氣發越營氣漸虛,所藏寒毒,外合陽邪而變為溫病,
然其多從足太陽始者,正以腎與膀胱為表裏,受於陰而發於陽也,○愚按傷寒溫疫,
多起於冬不藏精,及辛苦饑餓之人,蓋冬不藏精則邪能深入,而辛苦之人其身常煖,
其衣常薄,媛時竅開,薄時忍寒,兼以饑餓勞倦,致傷中氣。則寒邪易入,
待春而發,此所以大荒之後,必有大疫,正為此也,但此輩疫氣既盛,勢必傳染,
又必於虛者先受其氣,則有不必冬寒而病者矣,避之之法,必節慾節勞,
仍勿忍饑而近其氣,自可無慮。

(春傷於風,夏生飧泄,)。

春傷於風,木氣通於肝膽,即病者乃為外感,若不即病而留連於夏脾土當令,
木邪相侮,變為飧泄也,○飧,音孫,完穀而泄也。

(夏傷於暑,秋必痎瘧,)。

夏傷於暑金氣受邪,即病者乃為暑證,若不即病而暑汗不出,延至於秋,新涼外束,
邪鬱成熱,金火相拒,寒熱交爭,故病為痎瘧○痎,音皆。

(秋傷於濕,冬生欬嗽,)。

夏秋之交土金用事,秋傷於濕,其即病者,濕氣通脾,故為濡泄等證,
若不即病而濕蓄金藏,久之變熱至冬則外寒內熱,相摶乘肺,
病為欬嗽生氣通天諭亦云,秋傷於濕上逆而欬,按此四節,
春夏以木火傷人而病反寒,秋冬以寒濕傷人而病反熱,是即上文重陰必陽,
重陽必陰之義。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也)。

天覆物,故在上地載物,故在下五運行大論曰,所謂上下者,歲上下見陰陽之所也,
以司天在泉言,見運氣類四。

(陰陽者血氣之男女也)。

陽為氣為男,陰為血為女。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也)。

陽左而升,陰右而降,五運行大論曰,左右者諸上見厥陰,左少陰,右太陽之類,
以司天在泉左右間氣言見同前。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也)。

徵,證也,兆見也,陰陽不少見,水火即其證而可見也。

(陰陽者,萬物之能始也,)。

能始者,能為變化生成之元始也,能始則能終矣。

(故曰,陰在內,陽之守也,陽在外,陰之使也,)。

陰性靜,故為陽之守,陽性動,故為陰之使,守者守於中,使者運於外法象言,
則地守於中,天運於外,以人倫言,則妻守於中,夫運於外,以氣血言,
則營守於中,衛運於外,朱子曰,陽以陰為基陰以陽為偶。

2=標題=(法陰陽)。

素問陰陽應象大論○二

(帝曰法陰陽奈何,)。

法則也,
以辨病之陰陽也

(岐伯曰,陽勝則身熱,腠理閉喘麤,為之俛仰汗不出而熱,齒乾,以煩冤腹滿死,
能冬不能夏)。
陽勝者火盛,故身熱陽盛者表實故腠理閉陽實於則喘麤,不得臥故為俛仰,
汗閉於外則熱麤於內故齒乾,陽極則傷陰,故以煩冤腹滿死,
陰竭者得冬之助猶可支持,遇夏之熱不能耐受矣,冤鬱而亂也,○腠,音湊俛,
俯同,能耐同。

(陰勝則身寒汗出身常清數慄而寒,寒則厥,厥則腹滿死能夏不能冬,)。

陰勝則陽衰,故身寒,陽衰則表不固,故汗出而身冷,慄,戰慄也,厥,厥逆也,
陰極者,陽竭於中故腹滿而死,陽衰者喜煖惡寒,故能夏不能冬也要精微論亦曰,
陽氣有餘為身熱無汗,陰氣有餘為多汗身寒,見色二十一。

(此陰陽更勝之變,病之形能也,)。

更勝,迭為勝負也,即陰勝陽病陽勝陰病之義。形言陰陽之病形,
能言氣令之耐受也。

(帝曰調此二者奈何,)。

帝以陰陽為病俱能死,故問調和二者之道。

(岐伯曰,能知七損八益,則二者可調,不知用此則蚤衰之節也,)。

上文言陰陽之變病,此言死生之本原也,七為少陽之數,八為少陰之數,
七損者言陽消之漸,八益者言陰長之由也,夫陰陽者,生殺之本始也,生從乎陽,
陽不宜消也,死從乎陰,陰不宜長也,使能知七損八益之道,而得其消長之幾,
則陰陽之柄把握在我,故二者可調,否則未央而衰矣,○愚按陰陽二氣,
形莫大乎天地,明莫著乎日月,雖天地為對待之體,而地在天中,順天之化,
日月為對待之象,而月得日光,賴日以明,此陰陽之徵兆,陰必以陽為主也,
故陽長則陰消,陽退則陰進,陽來則物生,陽去則物死,所以陰邪之進退,
皆由乎陽氣之盛衰耳故生氣通天等論皆專重陽氣,其義可知又華元化日,
陽者生之本,陰者死之基,陰常宜損,陽常宜盈,順陽者多長生,順陰者多消滅,
中和集曰,大修行人,分陰未盡則不仙,一切常人,分陽未盡則不死,
亦皆以陽氣為言,可見死生之本,全在陽氣,故周易三百八十四爻,
皆卷卷於扶陽抑陰者,蓋恐其自消而剝,目剝而盡,而生道不幾乎息矣,
觀聖賢慮始之心,相符若此,則本篇損益大義,又安能外乎是哉,
○一日七損八益者,乃互言陰陽消長之理,欲知所預防也,如上古天真論云,
女得七數,男得八數,使能知七之所以損,則女可預防其損而益自在也,
能知八之所以益,則男可常守其益而損無涉也,陰陽皆有損益,能知所預,
則二者何不可調哉,此說亦通,按啟玄子註此,謂女為陰七可損,則海滿而血自下,
男為陽八宜益交會而精泄,以用字解為房事,然經血宜調,非可言損交會精泄,
何以言益,故馬氏因之而註為採取之說,豈此論專為男而不為女耶,
矧褻狎之訓亦豈神聖正大之意哉。

(年四十而陰氣自半也,)。

陰真陰也,四十之後,精氣日衰,陰藏其半矣,然此言常人之大較,
至右彭殤椿菌稟賦不齊,而太極初中則又各有其局象,○愚按真陰之義,即天一也,
即坎水也,丹家謂之元精,道書曰涕唾精津汗血液,七般靈物總屬陰又曰,
四大一身皆屬陰不知何物是陽精,此陽精二字專指神氣為言,謂神必由精而生也,
又鍾呂集日真氣為陽,真水為陰,陽藏水中,陰藏氣中,氣主於升,氣中有真水,
水主於降,水中有真氣,真水乃真陰也,真氣乃真陽也,
凡此之說皆深得陰陽之精義,試以人之,陽事驗之夫施而泄者陰之精也,
堅而熱者陽之氣也,精去而陽痿,則陰之為陽尤易見也,此即陰氣自半之謂,
故本神篇曰,五藏主藏精者也,不可傷,傷則失守而陰虛陰虛則無氣,無氣則死矣,
由此觀之可見真陰者,即真陽之本也,夫大水火皆宅於命門,拆之則二,合之則一,
造化由此而生,萬物由此而出,其人在人身為性命之根柢,為藏府之化原,
故許叔微云補脾不若補腎,誠獨見之玄談,醫家之宗旨也,
後世有以苦寒為補陰者伐陰者也,害莫甚矣,不可不為深察。

(起居衰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