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陰已半,所以衰也。

(年五十,體重,耳目不聰明矣,)。

肝受血而能視足受血而能步。今精血漸衰故體重而耳目不聰矣。

(年六十陰痿,氣大衰,九竅不利,下虛上實,涕泣俱出矣)。

陰痿,陽不舉也,陰氣內虧,故九竅不利,陰虛則陽無所歸而氣浮於上,
故上實下虛而涕泣俱出。

(故曰掛之則強不知則老)。

知謂知損益之道故

(同出而名異耳)。

同出者,人生同此陰陽也,而知與不知,則智愚之名異矣。

(智者察同愚者察異)。

智者所見,皆合於道,故察同,愚者聞道則笑,而各是其是故察異。

(愚者不足智者有餘,)。

愚者失之,智者得之也。

(有餘則耳目聰明,身體輕強,老者復壯,壯者益治,)。

此智者有餘之徵驗。

(是以聖人為無為之事,樂恬憺之能)。

無為者天地之道也,恬憺者,自然之樂也,老子曰道常無為而無不為,又曰人法地,
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夫自然而然者,即恬憺無為之道也,莊子曰,
天無為以之清,地無為以之寧,故兩無為相合,萬物皆化,芒乎芴乎而無從出乎,
芴乎芒乎而無有象乎,萬物職職,皆從無為殖,故曰天地無為也,而無不為也,
人也孰能得無為哉,二子之言,皆本乎此能者,如關尹子所謂惟有道之士能為之,
亦能能之而不為之之義。

(從欲快志於虛無之守,故壽命無窮,與天地終,此聖人之治身也)。

從欲如孔子之從心所欲也,快志,如莊子之樂全得志也,虛無之守,守無為之道也,
故欲無不從,志無不快,壽命可以無窮。而與天地同其終矣,○愚按聖人之道,
惟聖人能之,人非生知,誠未能也,然而效法聖賢,則在明哲之所必不容已者,
欲得其門,當自養心保身始,故但能於動中藏靜,忙裏偷閑,致遠鉤深,庶乎近矣,
觀譚景昇日,明鏡無心,無物不照,昊天無心,萬象自馳,行師無狀,敵不敢欺,
至人無慮,元精自歸,能師於無者,無所不之,故鏡以察物,物去而鏡自鏡,
心以應事,事去而心自心,此養心之道也,南華經日,知道者,必達於理,
達於理者,必明於權,明於權者,不以物害已,故至德者,火弗能熱,水弗能溺,
寒暑弗能害,禽獸弗能賊,非謂其薄之也,言察乎安危,寧於禍福,謹於去就,
莫之能害也,淮南子曰,得道之士,內有一定之操,而外能詘伸卷舒,於物推移,
故萬舉而不陷,所以貴聖人者,以其能龍變也,此保身之道也,知此二者,
則躋聖功夫,必有能因學而至者矣,又恬憺虛無義,見攝生類二。

2=標題=(天不足西北地不滿東南)。

素問陰陽應象大論○三

(岐伯曰,天不足西北,故西北方陰也,而人右耳目,不如左明也,地不滿東南,
故東南方陽也,而人手足,不如右強也。)。
天為陽,西北陰方,故天不足西北,地為陰,東南陽方,故地不滿東南,
日月星辰天之四象,猶人之有耳目口鼻,故耳目之左明於右,以陽勝於東南也,
水火土石,地之四體,猶人之有皮肉筋骨,故手足之右強於左,以陰強於西北也。

(帝曰何以然,岐伯曰,東方陽也,陽者其精并於上,并於上,則上明而下虛,
故使耳目聰明而手足不便也,西方陰也,陰者其精并於下,并於下則下盛而上虛,
故其耳目不聰明而手足便也)。
井聚也,天地之道,東升西降,升者為陽,降者為陰,陽氣生於子中,極於午中,
從左升而并於上,故耳目之明亦在左,而左之手足不便也,陰氣生於午中,
極於子中,從右降而并於下,故手足之強亦在右,而右之耳目不聰也。

(故俱感於邪,其在上則右甚,在下則左甚,此天地陰陽,所不能全也,
故邪居之)。
俱,兼上下而言也,夫邪之所湊,必因其虛,故在上則右者甚,在下則左者甚,
蓋以天之陽不全於上之右,地之陰不全於下之左,故邪得居之而病獨甚也。

2=標題=(天精地形氣通於人)。

素問陰陽應象大論○四

(故天有精,地有形,天有八紀,地有五里)。

五行精氣,成象於天,則為七政二十八宿,以定天之度,布位於地則為山川河海,
以成地之形,惟天有精,故八節之紀正,惟地有形,故五方之里分,紀,考記也,
里,道里也。

(故能為萬物之父母)。

乾知大始,坤作成物,陽以化氣,陰以成形陰陽合德,變化見矣,
故天地為萬物之父母。

(清陽上天,濁陰歸地)。

陽升陰降也。

(是故天地之動靜,神明為之綱紀)。

神明者,陰陽之情狀也,天地動靜,陰陽往來,即神明之綱紀也,易曰,神也者,
妙萬物而為言者也,動萬物者莫疾乎雷,撓萬物者莫疾乎風,燥萬物者莫燁乎火,
說萬物者莫說乎澤潤,萬物者莫潤乎水,終萬物始萬物者莫乎艮,故水火相逮,
雷風不相悖,山澤通氣,然後能變化既成萬物者,是皆神明綱紀之義。

(故能以生長收藏,終而復始)。

一陰一陽,互為進退,故消長無窮,終而復始。

(惟賢人上配天以養頭,下象地以養足,中傍人事以養五藏)。

清陽在上,故頭配天以養其清,濁陰在下,故足象地以養其靜,五氣運行於中,
故五藏徬人事以養其和,此雖以頭足五藏為言,而實調上中下無非法於天地人也。

(天氣通於肺,地氣通於嗌)。

天氣,清氣也,謂呼吸之氣,地氣,濁氣也,謂飲食之氣,清氣通於五藏,
由喉而先入肺,濁氣通於六府,由嗌而先入胃,嗌,咽也,六節藏象論曰,
天食人以五氣,地食人以五味,五氣入鼻,藏於心肺,五味入口,藏於腸胃,
太陰陽明論曰,喉主天氣,咽主地氣,其義皆同○嗌,音益。

(風氣通於肝)。

風為木氣,肝為木藏,同氣相求,故通於肝上文二句,總言天地陰陽通於人,
此下四句,分言五行氣候通於人,此詳言天氣通肺,以及於五藏者也。

(雷氣通於心,)。

雷為火氣,心為火藏,故相通。

(谷氣通於脾)。

山谷土氣,脾為土藏,故相通。

(雨氣通於腎,)。

雨為水氣,腎為水藏,故相通。

(六經為川,腸胃為海,)。

六經者,三陰三陽也,周流氣血,故為人之川,腸胃者,盛受水穀,故為人之海,
此詳言地氣通於嗌也。

(九竅為水注之氣)。

上七竅下二竅是為九竅,水注之氣,言水氣之注也,如目之淚,鼻之涕,口之津,
二陰之尿穢皆是也,雖耳若無水,而耳中津氣濕而成垢,是即水氣所致,
氣至水必至,水至氣必至,言水注之氣,○愚按陰陽合一之妙,於氣水而見之矣,
夫氣者陽也,氣主升,水者陰也,水主降,然水中藏氣,水即氣也,氣中藏水,
氣即水也,升降雖分陰陽,氣水實為同類,何也。請以釜觀,得其象矣,
夫水在釜中,下得陽火則水乾,非水乾也,水化氣而去也,上加覆固則水生,
非水生也,氣化水而流也,故無水則氣從何來,無氣則水從何至,水氣一體,
於斯見矣,而人之精氣,亦猶是也,故言氣注之水亦可,言水注之氣亦可,
然不曰氣注之水,而曰水注之氣者,至哉妙哉,此神聖發微之妙,
於顛倒中而見其真矣。

(以天地為之陰陽,)。

此重申上文,言賢人之養身,皆法乎天地之陰陽,如天氣地氣,
風雷谷雨川海九竅之類皆是也。

(陽之汗,以天地之雨名之)。

汗出於陽而本於陰,故以天地之雨名之,雨即人之汗,汗即天之雨,皆陰精之所化,
知雨之為義,則可與言汗矣。

(陽之氣,以天地之疾風名之)。

氣木屬陽,陽勝則氣急,故以天地之疾風名之,知陰陽之權衡,動靜之承制,
則可與言氣矣。

(暴氣象雷)。

天有雷霆,火鬱之發也,人有剛暴怒氣之逆也,故語曰雷霆之怒。

(逆氣象陽,)。

天地之氣,升降和則不逆矣,天不降地不升,則陽亢於上,人之氣逆,亦猶此也。

(故治不法天之紀,不用地之理,則災害至矣)。

上文言人之陰陽,無不合乎天地,故賢人者必法天以治身,設不知此,而反天之紀,
逆地之理,則災害至矣,此理字與前五里之里不同,蓋彼言廣輿之里,
此言理氣之理。

2=標題=(陰陽之中復有陰陽)。

素問金匱真言論○五

(故曰,陰中有陰,陽中有陽)。

故日,引辭也,既言陰矣,而陰中又有陰,既言陽矣,而陽中又有陽,此陰陽之道,
所以無窮,有如下文云者。

(平旦至日中,天之陽,中陽之陽也,日中至黃昏,天之陽,陽中之陰也,
合夜至雞鳴,天之陰,陰中之陰也,雞鳴至平旦,天之陰,陰中之陽也)。
一日之氣,自卯時日出地上為晝,天之陽也,自酉時日入地中為夜,天之陰也,
然於陰陽之中,復有陰陽,如午前為陽中之陽,午後則陽中之陰也,
子前為陰中之陰,子後為陰中之陽也。故以一日分為四時則子午當二至之中,
卯酉當二分之令,日出為春,日中為夏,日入為秋,夜半為冬也。

(故人亦應之,)。

人之陰陽,亦與一日四時之氣同,故子後則氣升,午後則氣降,子後則陽盛,
午後則陽衰矣。

(夫言人之陰陽,則外為陽,內為陰)。

以表裏言

(言人身之陰陽,則背為陽腹為陰)。

以前後言

(言人身之藏府中陰陽,則藏者為陰,府者為陽,肝心脾肺腎,五藏皆為陰,
膽胃大腸小腸膀胱三焦,六府皆為陽)。
五藏屬裏藏精氣而不寫,故為陰六府屬表,傳化物而不藏,故為陽。

(所以欲知陰中之陰,陽中之陽者,何也,為冬病在陰,夏病在陽,春病在陰,
秋病在陽,皆視其所在,為施鍼石也)。
此舉一歲之候,以明病治之陰陽也,冬氣伏藏故在陰,夏氣發越故在陽,
春病在陰者,以春陽尚微而餘陰尚盛也,秋病在陽者,以秋陰尚微而餘陽尚盛也。
必當體察氣宜,庶無治,此雖以四時鍼石言,而凡藥食之類,無不皆然,
不可不為詳察也。

(故背為陽,陽中之陽心也,背為陽,陽中之陰肺也,腹為陰,陰中之陰腎也,
腹為陰,陰中之陽肝也,腹為陰,陰中之至陰脾也)。
人身背腹陰陽,議論不一,有言前陽後陰者,如老子所謂負陰而抱陽是也,
有言前陰後陽者,如此節所謂背為陽腹為陰是也,似乎相左,觀邵子日,
天之陽在南,陰在北,地之陰在南,陽在北,天陽在南,故日處之,地剛在北,
故山處之,所以地高西北,天高東南,然則老子所言,言天之象,
故人之耳目口鼻動於前,所以應天陽面南也,本經所言,言地之象,
故人之脊膂肩背峙於後,所以應地剛居北也,矧以形體言之,本為地象,故背為陽。
腹為陰,而陽經行於背,陰經行於腹也,天地陰陽之道,當考伏羲六十四卦方圓圖,
圓圖象天,陽在東南,方圖象地,陽在西北,其義最精,燎然可見,又如人之五藏,
何以心肺為背之陽,肝脾腎為腹之陰,蓋心肺居於膈上,連近於背,
故為背之二陽藏,肝脾腎居於膈下,藏載於腹,故為腹之三陰藏,然陽中又分陰陽,
則心象人之日故曰牡藏,為陽中之陽,肺象人之天,天象玄而不自明,朱子曰,
天之無星空處謂之辰,故天體雖陽┴,而實包藏陰德,較乎日之純陽者,似為有間,
故肺曰牝藏。為陽中之陰,若陰中又分陰陽,則腎屬人之水,故日牝藏,
陰中之陰也,肝屬人之木,木火同氣,故日牡藏,陰中之陽也,脾屬人之土,
其體象地,故日牝藏,為陰中之至陰也。

(此皆陰陽表裏,內外雌雄,相輸應也,故以應天之陰陽也)。

,雌雄,即牝牡之謂,輸應,轉輸相應也,此總結上文以人應天之義,
地即天中之物,言天則地在其中矣,○牝牡義,見鍼剌類十七。

(類經二卷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