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靈蘭秘典論全○一

(黃帝問曰,願聞十二,藏之相使貴賤何如,)。

藏,藏也,六藏六府,總為十二,分言之則陽為府,陰為藏,合言之則皆可稱藏。

猶言庫藏之藏,所以藏物者,如宣明五氣篇曰,心藏神,肺藏魄之類是也,相使者,
輔相臣使之謂,貴賤者,君臣上下之分,○藏,去聲。

(岐伯對日,悉乎哉問也,請遂言之,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

心為一身之君主,稟虛靈而合造化,具一理以應萬幾,藏府百骸,惟所是命,
聰明智慧,莫不由之,故曰神明出焉。

(肺者相傳之官,治節出焉)。

肺與心皆居膈上,位高近君,猶之宰輔,故稱相傳之官,肺主氣,
氣調則營衛藏府無所不治,故曰治節出焉,節制也,○相,去聲。

(肝者將軍之官謀慮出焉)。

肝屬風木,性動而急,故為將軍之官,木主發生,故為謀慮所出。

(膽者中正之官,決斷出焉,)。

膽稟剛果之氣,故為中正之官,而決斷所出,膽附於肝,相為表裏,肝氣雖強,
非膽不斷,肝膽相濟,勇敢乃成,故奇病論曰,肝者中之將也,取決於膽。

(膻中者臣使之官,喜樂出焉)。

膻中在上焦,亦名上氣海,為宗氣所積之處,主奉行君相之令而布施氣化,
故為臣使之官,行鍼篇曰,多陽者多喜,多陰者多怒,膻中為二陽藏所居,
故喜樂出焉,按十二經表裏,有心包絡而無膻中,心包之位正居膈上,
為心之護衛脹論曰,膻中者心主之宮城也,正合心包臣使之義,意者其即指此歟,
○膻,唐坦切。

(脾胃者,倉廩之官,五味出焉)。

脾主運化,胃司受納,通主水穀,故皆為倉廩之官,五味入胃,由脾布散,
故曰五味出焉,○剌法論曰,脾為諫議之官,知周出焉,見運氣類四十三

(大腸者,傳道之官變化出焉)。

大腸居小腸之下主出糟粕,故為腸胃變化之傳道。

(小腸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

小腸居胃之下,受盛胃中水穀而分清濁,水液由此而滲於前糟粕,由此而歸於後,
脾氣化而上升,小腸化而下降,故曰化物出焉。

(腎者,作強之官,伎巧出焉)。

伎,技同。腎屬水而藏精,精為有形之本,精盛形成則作用強,故為作強之官,
水能化生萬物,精妙莫測,故曰伎巧出焉。

(三焦者,決瀆之官,水道出焉)。

津液藏焉。

(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矣,)。

膀胱位居最下,三焦水液所歸,是同都會之地,故曰州都之官,津液藏焉,
膀胱有下口而無上口,津液之入者為水,水之人化者由氣,有化而入而後有出,
是謂氣化則能出矣,營衛生會篇曰,水穀俱下而成下焦,濟泌別汁,
循下焦而滲入膀胱,正此謂也,然氣化之原,居丹田之間,是名下氣海,天一元氣,
化生於此,元氣足則運化有常,水道自利,所以氣為水母,知氣化能出之旨,
則治水之道思過半矣,氣化大義,又見三焦胞絡命門辨,及膀胱圖註中。

(凡此十二官者,不得相失也,)。

失則氣不相使,而災害至矣。

(故主明則下安,以此養生則壽,歿世不殆,以為天下則大昌,)。

心主明則十二官皆安,所以不殆,能推養生之道以及齊家治國平天下,
未有不大昌者矣。

(主不明,則十二官危,使道閉塞而不通,形乃大傷,以此養生則殃,
以為天下者其宗大危,戒之戒之。)。
心不明則神無所主,而藏府相使之道閉塞不通,故自君主而下,
無不失職所以十二藏皆危,而不免於殃也,身且不免,況於天下乎,重言戒之者,
甚言心君之不可不明也。

(至道在微,變化無窮,孰佑其原,)。

至道之大,其原甚微,及其變化,則有莫測,人能見其多,而不能見其少,
安得知原者,相與談是哉。

(窘乎哉,消者瞿瞿,孰知其要,閔閔之當,孰者為良)。

窘,窮也,瞿瞿,不審貌,閔閔,憂恤也,消者瞿瞿,孰知其要,謂十二官相相失,
則精神日消,瞿然莫審其故,誠哉窘矣,然所致之由,果孰得而知其要也,
閔閔之當,孰足以當其明哲之良哉,蓋甚言知道之少也,氣又變大論作肖者瞿瞿,
其義稍異,見運氣類十一,○瞿。音劬。

(恍惚之數,生於毫釐)。

恍惚者,無形之始,毫釐者,有象之初,即至遒在微之徵也。

(毫釐之數,起於度量,千之萬之,可以益大推之大之,其形乃制,)。

毫釐者,度量之所起也,千之萬之者,積而不已,而形制益多也,喻言大必由於小,
著必始於微,是以變化雖多,原則一耳,故但能知一,則無一之不知也,不能知一,
則無一之能知也,正以見人之安危休咎,亦惟心君為之原耳。

(黃帝曰,善哉余聞精光之道,大聖之業,而宣明大道,非齋戒擇吉日,不敢受也,
黃帝乃擇吉日良兆,而藏靈蘭之室,以傳保焉,)。
洗心曰齋,遠慾曰戒,蓋深敬大道,而示人以珍重之甚也。

2=標題=(藏象)。

素問六節藏象論○二

(帝曰,藏象何如)。

象,形象也,藏居於,內形見於外,故曰藏象。

(岐伯曰,心者生之本神之變也,其華在面,其充在血,為陽中之太陽,
通於夏氣)。
心為君主而屬陽,陽主生,萬物係之以存亡,故曰生之本,心藏神,
神明由之以變化,故曰神之其華在面,其充在血,心屬火,以陽藏而通於夏氣,
故為陽中之,太陽。

(肺者氣之本魄之處也,其華在毛,其充在皮。為陽中之太陰通於秋氣)。

諸氣皆主於肺,故曰氣之本,肺藏魄,故曰魄之處,肺主身之皮毛,故其華在毛,
其充在皮,肺金以太陰之氣,而居陽分,故為陽中之太陰,通於秋氣。

(腎者,主蟄封藏之本,精之處也,其華在髮,其充在骨,為陰中之少陰,
通於冬氣)。
腎者胃之關也,位居亥子,開竅二陰,而司約束,故為主蟄封藏之本,腎主水,
受五藏六府之精而藏之,故曰精之處也,髮為血之餘,精足則血足而髮盛,
故其華在髮,腎之合骨也,故其充在骨,腎為陰藏,故為陰中之少陰通於冬氣。
○愚按新校正言全元起本,及甲乙經,太素,俱以肺作陽中之少陰,
腎作陰中之太陰,蓋謂肺在十二經雖屬太陰,然陰在陽中,當為少陰也,
腎在十二經雖屬少陰,然陰在陰中,當為太陰也。此說雖亦理也,然考之刺禁論云,
鬲肓之上,中有父母,乃指心火肺金為父母也,父曰太陽,母曰太陰,自無不可,
腎雖屬水而陽生於子,即曰少陰於義亦當。此當仍以本經為正。

(肝者,罷極之本,魂之居也,其華在爪,其充在筋,以生血氣,其味酸,其色蒼,
此為陽中之少陽,通於春氣,)。
人之運動,由乎筋力,運動過勞,筋必罷極,肝藏魂故為魂之居,爪者筋之餘,
故其華在爪,其充在筋,肝屬木,位居東方,為發生之始,故以生血氣,
酸者木之味,蒼者木之色,水王於春,陽猶未盛,故為陽中之少陽,通於春氣,
○按上文三藏,皆不言色味,而肝脾二藏獨言之,意必脫簡也,
五藏色味詳載五運行大論,及陰陽應象大論等篇見後五六,○罷,音皮。

(脾胃大腸小腸三焦膀胱者,倉稟之本,營之居也,名曰器,
能化糟粕轉味而入出者也)。
此六者皆主盛受水穀,故同稱倉稟之本,營者水穀之精氣也,水穀貯於六府,
故為營之所居,而皆名曰器,凡所以化糟粕轉五味者,皆由平此世,○粕。音朴。

(其華在脣四白,其充在肌,其味甘,其色黃,此至陰之類通於土氣,)。

四白,脣之四際白肉也,脣者脾之榮,肌肉者脾之合,甘者土之味,黃者土之色也,
脾以陰中之至陰,而分王四季故通於土氣,此雖指脾為言,而實總結六府者,
皆倉稟之本,無非總於脾氣也,故日此至陰之類。

(凡十一藏,取決於膽也,)。

五藏六府,共為十一,稟賦不同,情志亦異,必資膽氣,庶得各成其用,
故皆取決於膽也,○愚按五藏者,主藏精而不寫,故五藏皆內實,
六府者主化物而不藏,故六府皆中虛,惟膽以中虛,故屬於府,然藏而不寫。
又類乎藏,故足少陽為半表半裏之經,亦曰中正之官,又曰奇恒之府,
所以能通達陰陽,而十一藏皆取決乎此也,然東垣曰,膽者少陽春升之氣,
春氣升則萬化安,故膽氣春升,則餘藏從之,所以十一藏皆取決於膽,其說亦通。

2=標題=(藏府有相合三焦曰孤府,)。

靈樞本輸篇○三

(肺合大腸,大腸者傳道之府,)。

此言藏府各有所合,是為一表一裏肺與大腸為表裏,故相合也,傳道之官義見前一。

(心合小腸,小腸者受盛之府,)。

心與小腸為表裏,故相合也,受盛之義亦見前。

(肝合膽,膽者中精之府,)。

肝與膽為表裏,故相合也,膽為中正之官,藏清淨之液,故曰中精之府,
蓋以他府所盛者皆濁,而此獨清也。

(脾合胃,胃者五穀之府,)。

脾與胃為表裏,而胃司受納,故為五穀之府。

(腎合膀胱,膀胱者,津液之府也)。

腎與膀胱為表裏,而津液藏焉,故為津液之府。少陽屬腎,
(腎上連肺,故將兩藏)。

少陽,三焦也,三焦之正指天,散於中,而腎亦上連於肺,
三焦之下腧屬於膀胱,而膀胱為腎之合,故三焦亦屬乎腎也,然三焦為中瀆之府,
膀胱為津液之府,腎以水藏而領水府,理之當然,故腎得兼將兩藏,將,領也,
兩藏,府亦可以言藏也,本藏篇曰,腎合三焦膀胱,其義即此。

(三焦者,中瀆之府也,水道出焉,屬膀胱是孤之府也,是六府之所與合者)。

中瀆者,謂如川如瀆,源流皆出其中也,即水穀之入於口,出於便,自上而下,
必歷三焦,故曰中瀆之府,水道出焉,膀胱受三焦之水,而當其疏泄之道,
氣本相依,體同一類,故三焦下腧出於委陽,並太陽之正人絡膀胱約下焦也,
然於十二藏之中,惟三焦獨大,諸藏無與匹者,故名曰是孤之府也,三焦下腧,
義見經絡類十六,○愚按本篇之表裏相配者,肺合大腸皆金也,心合小腸皆火也,
肝合膽皆木也,脾合胃皆土,也,腎合膀胱皆水也,惟三焦者雖為水瀆之府,
而實總護諸陽,亦稱相火,是又水中之火府,故在本篇曰三焦屬膀胱,
在血氣形志篇曰少陽與心主為表裏,蓋其在下者為陰,屬膀胱而合腎水,
在上者為陽,合包絡而通心火,此三焦之所以際上極下,象同六合,而無所不包也,
觀本篇六府之別,極為明顯,以其皆有盛貯,因名為府,而三焦者曰中瀆之府,
是孤之府,分明確有一府,蓋即藏府之外,軀體之內,包羅諸藏,一腔之大府也,
故有中瀆是孤之名,而亦有大府之形,難經經謂其有名無形,誠一失也,
是蓋譬之探囊以計物,而忘其囊之為物耳,遂致後世紛紛,無所憑據,
有分為前後三焦者,有言為腎傍之脂者,即如東垣之明,
亦以手三焦足三焦分而為二,夫以一三焦,尚云其無形,而諸論不一,
又何三焦之多也。畫蛇添足,愈多愈失矣,後世之疑將焉釋哉,
余因著有三焦包絡命門辨,以求正於後之君子焉,詳見附翼第三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