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藏之應,各有收受)。

素問金匱真言論○四

(帝曰五藏應四時,各有收受乎)。

收受者,言同氣相,求各有所歸也。

(岐伯曰有,東方青色。入通於肝,開竅於目,藏精於肝)。

東為木王之方,肝為屬木之藏,故相通也,青者木之色,目者肝之竅,
木之精氣藏於肝曰魂。

(其病發驚駭,)。

風水之氣多振動,故病為驚駭。

(其味酸,其類草木,)。

酸者木之味。

(其畜雞,)。

易曰巽為雞,東方木畜也。

(其穀麥,)。

麥成最蚤,故應東方春氣,五常政大論曰,其畜大,其穀麻。

(其應四時上為歲星)。

木之精氣,上為歲星。

(是以春氣在頭也)。

木王春,春氣上升也。

(其音角)。

木音曰角,其應春,其化丁壬巳亥。

(其數八,)。

河圖數天三生水,地八成之。

(是以知病之在筋也,)。

肝主筋也。

(其臭臊)。

臭,氣之總名也,臊為木氣所化,禮月令曰,其臭羶,羶與臊類,○臭,
許救尺救二切,臊,音騷。

(○南方赤色,入通於心,開竅於耳,藏精於心)。

南為火王之方,心為屬火之藏,其氣相通,赤者火之色,耳者心之竅,
火之精氣藏於心曰神,陰陽應象大論曰,心在竅為舌,腎在竅為耳,可見舌本屬心,
耳則兼乎心腎也。

(故病在五藏,)。

心為五藏之君主,心病則五藏應之。

(其味苦,其類火,)。

火之味苦。

(其畜羊,)。

五常政大論曰其畜馬,而此曰羊者,意謂午未俱屬南方耳。

(其穀黍)。

黍之色赤,糯小米也,五常政大論曰其穀麥。

(其應四時,上為熒惑星,)。

火之精氣,上為熒惑星。

(是以知病之在也)。

心主血也。

(其音徵,)。

火音曰徵,其應夏,其化戊癸子午。其數七,地二生天七成之。

(其臭焦,)。

焦為火氣所化。

(○中央黃色,入通於脾,開竅於口,藏精於脾)。

土王四季,位居中央,脾為屬土之藏,其氣相通,黃者土之色,口者脾之竅,
土之精氣,藏於脾曰意。

(故病在舌本,)。

脾之連舌本,散舌下。

(其味甘,其類土,)。

土之味甘。

(其畜牛)。

牛屬丑而色黃也,易曰坤為牛。

(其穀稷,)。

稷,小米也,粳者為稷,糯者為黍,為五穀之長,色黃屬土。

(其應四時,上為鎮星,)。

土之精氣,上為鎮星。

(是以知病之在肉也,)。

脾主肌肉也。

(其音官,)。

土音曰宮,其應長夏,其化甲巳丑未。

(其數五,其臭香,)。

香為土氣所化。

(○西方白色,入通於肺,開竅於鼻,藏精於肺,)。

西為金王之方,肺為屬金之藏,其氣相通,白者金之色,鼻者肺之竅,金之精氣,
藏於肺曰魄。

(故病在背,)。

肺在中,附於背也。

(其味辛,其類金,)。

金之味辛。

(其畜馬,
)肺為乾象,易曰乾為馬。

(其穀稻)。

堅而白故屬金。

(其應四時,上為太白星,)。

金之精氣,上為太白星。

(是以知病之在皮毛也,)。

肺主皮毛也。

(其音商,)。

金音曰商,其應秋,其化乙庚卯酉。

(其數九,)。

地四生金,
天九成之

(其臭腥,)。

腥為金氣所化。

(○北方黑色,入通於腎)。

開竅於二陰,藏精於腎,北為水王之方,腎為屬水之藏,其氣相通,黑者水之色,
二便者腎之竅,水之精氣,藏於腎曰志。

(故病在谿,)。

氣穴論曰,肉之大會為谷,肉之小會為谿,谿者水所流泣也,故病在谿,○谿,
溪同。

(其味鹹,其類水,)。

水之味鹹。

(其畜彘,)。

彘,豬也,易曰坎為豕,○彘,音治。

(其穀豆,)。

菽也,黑者屬水。

(其應四時,上為辰星,)。

木之精氣上為辰星。

(是以知病之在骨也,)。

腎主骨也。

(其音羽)。

水音曰羽,其應冬,其化丙辛辰戍。

(其數六,)。

天一生水,地六成之。

(其臭腐)。

腐為水氣所,化禮月會臭朽,朽與腐類。

(故善為者,謹察五藏六府,一逆一從,陰陽表裏,雌雄之紀,藏之心意,
合心於精)。
善診者必能察此陰陽藏象之精微,而合於吾心,庶神理明,而逆從變化無道情矣。

(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是謂得道)。

不得賢智而教之,適足以害道,不得真人而授之,適足以亂真,氣交變大論曰,
得其人不教,是謂失道傳非其人,慢泄天寶,此之謂也,義詳運氣類十。

2=標題=(四時陰陽外內之應)。

素問陰陽應象大論○五
(帝曰,余聞上古聖人,論理人形,列別藏府,端絡經,會通六合,各從其經,
氣穴所發,各有處名,谿谷屬骨,皆有所起,分部逆從,各有條理,四時陰陽,
盡有經紀,外內之應,皆有表裏,其信然乎)。
論理,講求也,列別,分辨也,端言經之發端,絡言支之橫絡,
兩經交至謂之會,他經相貫謂之通,十二經之表裏謂之六合,氣穴谿谷,
分部逆從等義,如經篇,及氣穴,氣府,皮部,骨空等論,各有詳載,
而此篇所荅,則惟四時五行藏象氣味之化,其他則散見各篇也,○別,必列切。

(岐伯對曰,東方生風,)。

風者天地之陽氣,東者日升之陽方故陽生於春,春王於東,而東方生風。

(風生木,)。

風動則木榮也。

(木生酸,)。

洪範曰,木曰曲直,曲直作酸,故凡物之味酸者,皆木氣之所化。

(酸生肝,)。

酸先入肝也。

(肝生筋,)。

肝主筋也

(筋生心,)。

木生火也。

(肝主目,)。

目者肝之官也。

(其在天為玄,)。

玄,深微也,天道無窮,東為陽升之方,春為發生之始,故曰玄。

(在人為道,)。

道者,天地之生意也,人以道為生,而知其所生之本,則可與言道矣。

(在地為化,)。

化,生化也,有生化而後有萬物,有萬物而後有終始,凡自無而有,自有而無,
總稱曰化,化化生生,道歸一氣,故於東方首言之。

(化生五味,)。

萬物化生,五味具矣。

(道生智,)。

生意日新,智慧出矣。

(玄生神,)。

玄冥之中,無有而無不有也,神神奇奇,所從生矣,○按在天為玄至此六句,
他方皆無,而東獨有之,蓋東方為生物之始,而元貫四德,春貫四時,言東方之化,
則四氣盡乎其中矣,此蓋通舉五行六氣之大法,非獨指東方為言也,
觀天元紀大論有此數句,亦總貫五行而言,其義可見,詳運氣類三。

(神在天為風,)。

飛揚散動,風之用也,鼓之以雷霆,潤之以雨露,無非天地之神,而風則神之一者,
又風為六氣之道,故應東方。

(在地為木,)。

五行在地,東方屬木。

(在體為筋,)。

筋屬眾體之木。

(在色為蒼)。

蒼屬五色之木。

(在音為角)。

角屬五音之木。

(在聲為呼)。

怒則叫呼。

(在變動為握,)。

握同搐搦,筋之病也。

(在竅為目,)。

肝之竅也。

(在味為酸)。

木之味也。

(在志為怒,)。

強則好怒,肝之志也,宣明五氣篇曰,并於肝則憂。

(怒傷肝,)。

怒出於肝,過則傷肝。

(悲勝怒,)。

悲憂為肺金之志,故勝肝木之怒,悲則不怒,是其徵也。

(風傷筋,)。

同氣相求,故風傷筋。

(燥勝風,)。

燥為金氣,故勝風木。

(酸傷筋,)。

酸走筋,過則傷筋而拘攣。

(辛勝酸,)。

辛為金味,故勝木之酸。

(○南方生熱,)。

陽極於夏,夏王於南,故南方生熱。

(熱生火,)。

熱極則生火也。

(火生苦,)。

洪範曰,火曰炎上,炎上作苦,故物之味苦者,由火氣之所化。

(苦生心,)。

苦先入心也。

(心生血,)。

心主血也。

(血生脾,)。

火生土也

(心主舌,)。

舌為心之官也

(其在天為熱)。

六氣在天者為熱。

(在地為火,)。

五行在地者為火。

(在體為,)。

屬眾體之火。

(在藏為心,)。

心屬五藏之火。

(在色為赤,)。

赤屬五色之火。

(在音為徵,)。

徵屬五音之火。

(在聲為笑,)。

喜則發笑,心之聲也。

(在變動為憂,)。

心藏神,神有餘則笑,不足故憂。

(在竅為舌,)。

心之竅也。

(在味為苦,)。

火之味也。

(在志為喜,)。

心之志也。

(喜傷心,)。

喜出於心,過則傷心。

(恐勝喜,)。

恐為腎水之志,故勝心火之喜,死則不喜,是其徵也。

(熱傷氣,)。

壯火食氣也。

(寒勝熱,)。

水勝火也。

(苦傷氣,)。

苦從火化,故傷肺氣,火剋金也,又如陽氣性升,苦味性降,氣為苦遏,
則不能舒伸,故苦傷氣。

(鹹勝苦,)。

鹹為水味,故勝火之苦,○愚按氣為苦傷而用鹹勝之,此自五行相制之理,
若以辛助金,而以甘泄苦,亦是捷法,蓋氣味以辛甘為陽,酸苦鹹為陰,
陰勝者制之以陽,陽勝者制之以陰,何非勝復之妙,而其中宜否,
則在乎用之權變耳。

(○中央生濕,)。

土王中央,其氣化濕。

(濕生土,)。

濕潤則土氣王而萬物生。

(土生甘,)。

洪範曰,土稼椗穡稼穡作甘,凡物之味甘者,皆土氣之所化。

(甘生脾,)。

甘先入脾也。

(脾生肉,)。

脾主肌肉也。

(肉生肺,)。

土生金也。

(脾主口,)。

口脣者脾之官也。

(其在天為濕,)。

氣化於天,中央為濕。

(在地為土,)。

形成於地,中央屬土。

(在體為肉,)。

肉屬眾體之土,在色為黃。

(在藏為脾,)。

脾屬五藏之土,黃屬五色之土。

(在音為宮,)。

宮屬五音之土。

(在聲為歌,)。

得意則歌,脾之聲也。

(在變動為噦,)。

噦決切,呃逆也。

(在竅為口,)。

脾之竅也。

(在味為甘,)。

土之味也。

(在志為思,)。

脾之志也,宣明五氣篇曰,并於脾則畏。

(思傷脾,)。

脾志為思,過則傷脾。

(怒勝思,)。

怒為肝木之志,故勝脾土之思,怒則不思,是其徵也。

(濕傷肉,)。

脾主肉而惡濕故濕勝則傷肉。

(風勝濕,)。

木勝土也。

(甘傷肉,)。

過於甘也。

(酸勝甘,)。

酸為木味,故勝土之甘。

(○西方生燥,)。

金王西方,其氣化燥。

(燥生金,)。

燥則剛勁,金氣所生也。

(金生辛,)。

洪範曰金曰從革,從革作辛,故味辛者,皆金氣之所化。

(辛生肺,)。

辛先入肺也。

(肺生皮毛,)。

肺主皮毛也。

(皮毛生腎,)。

金生水也。

(肺主鼻)。

鼻者肺之官也。

(其在天為燥,)。

氣化於天,在西為燥。

(在地為金,)。

形成於地,在西屬金。

(在體為皮毛,)。

皮毛屬眾體之金。

(在藏為肺,)。

肺屬五藏之金。

(在色為白,)。

白屬五色之金。

(在音為商,)。

商屬五音之金。

(在聲為哭,)。

悲哀則哭,肺之聲也。

(在變動為欬,)。

邪傷於肺,其病為欬。

(在竅為鼻,)。

肺之竅也。

(在味為辛,)。

金之味也。

(在志為憂,)。

肺之志也,金氣慘悽,故令人憂,宣明五氣篇曰,并於肺則悲。

(憂傷肺,)。

憂則氣消,故傷肺也。

(喜勝憂,)。

喜為心火之志,能勝肺金之憂,喜則神暢,故勝憂也。

(熱傷皮毛,)。

熱勝則津液耗而傷皮毛,火剋金也。

(寒勝熱,)。

水制火也。

(辛傷皮毛,)。

辛能散氣,故傷皮毛。

(苦勝辛,)。

苦為火味,故勝金之辛。

(○北方生寒,)。

水王北方其氣化寒。

(寒生水,)。

寒氣陰潤,其化為水。

(水生鹹,)。

洪範曰,水曰潤下,潤下作鹹,故物之味鹹者,皆水氣之所化。

(鹹生腎,)。

鹹先入腎也。

(腎生骨髓)。

腎主骨髓也。

(髓生肝,)。

水生木也。

(腎主耳,)。

耳者腎之官也。

(其在天為寒)。

氣化於天,在北為寒。

(在地為水,)。

形成於地,在北屬水。

(在體為骨,)。

骨屬眾體之水。

(在藏為腎,)。

腎屬五藏之水。

(在色為黑,)。

黑屬五色之水。

(在音為羽,)。

羽屬五音之水。

(在聲為呻,)。

氣鬱則呻吟,腎之聲也。

(在變動為憟,)。

戰慄也,大寒甚死則有之,故屬水。

(在竅為耳,)。

腎之竅也,按前篇金匱真言論云,南方赤色,開竅於耳,北方黑色,開竅於二陰,
則耳又為心之竅,如本藏篇以耳之高下堅脆而驗腎,則耳信為腎之竅。
而又屬於心也。

(在味為鹹,)。

水之味也。

(在志為恐,)。

腎之志也

(恐傷腎,)。

恐則精卻故傷腎,凡猝然恐者多遺尿,甚則陽痿,是其徵也。

(思勝恐,)。

思為脾土之志,故勝腎水之恐,深思見理,恐可邿也,寒傷血,寒則血凝濇故。

(寒傷血,)。

陰陽應象大論云,寒傷形,蓋形即血也。

(燥勝寒,)。

燥則水涸故勝寒,鹹傷血,鹹從水化,故傷心血,水勝火也,食鹹則渴,傷血可知。

(甘勝鹹,)。

甘為土味故勝水之鹹,○按新校正云,詳此篇論所傷之旨,其例有三,
東方云風傷筋,酸傷筋,中央云濕傷肉,甘傷肉,是自傷者也,南方云熱傷氣,
苦傷氣,北方云寒傷血,鹹傷血,是傷巳所勝也,西方云熱傷皮毛,是被勝傷巳也,
辛傷皮毛,是自傷者也,凡此五方所傷有此三例不同,愚按北方云燥勝寒,
若以五行正序,當云濕勝寒,但寒濕同類,不能相勝,故日燥勝寒也,
諸所不同如此,蓋因其切要者為言也。

(故曰,天地者,萬物之上下也,陰陽者,血氣之男女也,左右者,陰陽之道路也,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也,陰陽者,萬物之能始也,故曰陰在內,陽之守也,陽在外,
陰之使也。)。
此節重出,註見陰陽類一,又天元紀大論亦稍同,詳運氣類三。

(五氣之合人萬物之生化)。

素問五運行大論○

(六帝曰,寒暑燥濕風火,在人合之奈何,其於萬物,何以生化)。

此明人身之表裏,萬物之化生,皆合乎天地之氣也。

(岐伯曰,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

此東方之生化也,明此者,可以治肝補心。

(其在天為玄,在人為道,在地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化生氣)。

氣由化生,因氣化也,○此下二節與元紀大論同。見運氣類三。

(神在天為風,在地為木)。

凡此篇文義與前篇陰陽應象大論相同者,註皆見前,後準此。

(在體為筋,在氣為柔)。

得木化者,柔耎筋之類也。

(在藏為肝,其性為暄)。

溫煖也,肝為陰中之陽,應春之氣。故其性暄,○暄,音萱。

(其德為和,)。

春陽布和,木之德也。

(其用為動,)。

春風動搖,木之用也。

(其色為蒼,)。

淺青色也。

(其化為榮,)。

物色榮美,木之化也。

(其蟲毛)。

毛蟲叢植,得木氣也。

(其政為散,)。

陽散於物,木之政也,按散義有二,一日升散,氣之生也,一曰散落,金氣之殺也。

(其令宣發,)。

宣揚升發,春木令也。

(其變摧拉,)。

摧拉,損折敗壞也,風氣剛強,木之變也,○摧,坐陪切。拉,音臘。

(其為隕,)。

,災也,隕,墜落也,木兼金化,隕為災也,○,詩梗切,隕,音名。

(其味為酸,其志為怒,怒傷肝,悲勝怒,風傷肝)。

前篇曰風傷筋者其義同。

(燥勝風,酸傷筋,辛勝酸)。

此東方之性用德化政令,皆本乎木,而內合人之肝氣者也,故肝主於左。

(○南方生熱,熱生火,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

此南方之生化也,明此者可以治心補脾。

(其在天為熱,在地為火。在體為,在氣為息)。

經絡流行,之體也,血氣和平,息之調也,心主血,故皆屬火。

(在藏為心,其性為暑)。

南方暑熱,火之性也,心為火藏,其氣應之。

(其德為顯,)。

陽象明顯,火之德也。

(其用為躁,)。

陽用躁動,火之性也。

(其色為赤,其化為茂,)。

萬物茂盛,火之化也。

(其蟲羽,)。

羽蟲飛揚,得火氣也。

(其政為明,)。

陽明普照,火之政也。

(其令鬱蒸,)。

暑熱鬱蒸,夏火令也。

(其變炎爍,)。

炎爍焦枯,火之變也,○櫟,收勺切。

(其燔,燔焚燒,火之災也,○燔,音煩,,如歲切。)。

(其味為苦,其志為喜,喜傷心,恐勝喜,熱傷氣,寒勝熱,苦傷氣,鹹勝苦)。

此南方之性用德化政令,皆本乎火,而內合人之心氣者也,故心主於前。

(○中央生濕,濕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

此中央之生化也,明此者,可以治脾補肺。

(其在天為濕,在地為充,在體為肉,在氣為充)。

土之施化,其氣充盈,故曰充氣,脾健則肉豐,此其徵也。

(在藏為脾,其性靜兼,)。

脾屬至陰,故其性靜,土養萬物,故其性兼。

(其德為濡,)。

濡潤澤物,土之德也。

(其用為化,)。

萬化所歸,土之用也。

(其色為黃,)。

(其化為盈,)。

萬物充盈,土之化也。

(其蟲,)。

赤體日,土應肉也,○,即果切。

(其政為謐,)。

謐,靜也,安靜寧謐,土之政也,○謐,音密。

(其令雲雨,)。

雲雨濕蒸,土之令也。

(其變動注,)。

風雨動注,土之變也。

(其淫潰)。

霖淫崩潰,土之災也。

(其味為甘,其志為思,思傷脾,怒勝思,濕傷肉,風勝濕,甘傷脾,酸勝甘)。

此中央之性用德化政令,而內合人之脾氣者也,故脾主乎中。

(○西方生燥,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腎)。

此西方之生化也,明此者可以治肺補腎。

(其在天為燥,在地為金,在體為皮毛,在氣為成)。

庚桑子曰,春氣發而百草生,正得秋而萬寶成,蓋物得曰氣而後堅,故金日堅成。

(在藏為肺,其性為涼,)。

西方涼爽,金之氣也,肺為金藏故應之。

(其德為清,)。

秋氣清肅,金之德也。

(其用為固,)。

堅而能固,金之用也。

(其色為白,其化為歛,)。

萬物收歛,金之化也。

(其蟲介,)。

皮甲堅固,得金氣也。

(其政為勁,)。

風氣剛勁,金之政也。

(其令霧露,)。

涼生霧露秋金令也。

(其變肅殺,)。

凋殘肅殺,金之變也。

(其蒼落,)。

青蒼毀敗,金之災也。

(其味為辛,其志為憂,憂傷肺,喜勝憂,熱傷皮毛,寒勝熱,辛傷皮毛,
苦勝辛)。
此西方之性用德化政令,皆本乎金,而內合人之肺氣也,故肺主乎右。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

此北方之生化也,明此者可以治腎補肝。

(其在天為寒,在地為水,在體為骨,在氣為堅)。

物之熱者,遇寒則堅,此其徵也。

(在藏為腎,其性為凜)。

凜烈戰憟,水之性也。

(其德為寒,)。

冬氣寒冷,水之德也。

(其用為藏,)。

藏字原闕脫簡也,今補之,閉藏生氣,水之用也。

(其色為黑,其化為肅,)。

肅然靜定,水之化也。

(其蟲鱗,)。

鱗潛就下,得水氣也。

(其政為靜,)。

清靜澄徹,水之政也。

(其令閉塞,)。

閉塞二字原闕,今補足之,天地閉塞,冬水令也。

(其變凝冽,)。

寒凝嚴冽,水之變也。

(其冰雹,)。

非時冰雹,水之災也,○雹,音泊。

(其味為鹹,其志為恐,恐傷腎,思勝恐,寒傷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此北方之性用德化政令,皆本乎水而內合人,之腎氣者也,故腎主于下。

(五氣更立,各有所先,)。

五行之氣,化有不同,天于所臨,是為五運,地支所司,是為六氣,皆有主客之分,
故歲時變遷,五氣更立,各有所先,以主歲氣也。

(非其位則邪,當其位則正,)。

運氣既立,則位之當與不當,氣之或邪或正,可得而察矣,此與六微旨大論同,
見運氣類七。

(帝曰,病之生變何如,岐伯曰,氣相得則微,不相得則甚)。

主客相帝,上下相臨,氣有相得不相得,則病變由而生矣,相得者,
如彼此相生則氣和而病微,不相得者,如彼此相剋則氣乖而病甚也。

(帝曰,主歲何如,岐伯曰,氣有餘則制已所勝,而侮所不勝,其不及,
則已所不勝,侮而乘之,已所勝,輕而侮之)。
主歲謂五運六氣,各有所主之歲也,巳所勝,我勝彼也,所不勝,彼勝我也,
假令木氣有餘,則制已所勝而土受其剋,濕化乃衰,侮所不勝,則金反受木之侮,
而風化大行也,不氣不足,則巳所不勝者,乘虛來侮,而金令大行,已所勝者,
因弱相輕,而土邪反甚也,六節藏象論曰,未至而至,此謂太過,
則薄所不乘而乘所勝也,命曰氣淫,至而不至,此謂不及,則所勝妄行,
而所生受病所不勝薄之也,命日氣迫,運氣相同,舉此可類推矣。

(侮反受邪,
)若恃巳之強,肆行暴侮,有勝必復,反受其邪,五常政大論曰,乘危而行,
不速而至,暴雪無德,災反及之,正此謂也。

(侮而受邪,寡於畏也,)。

五行之氣,各有相制,畏其所制,乃能守位,寡於畏則肆無忌憚,而勢極必衰,
所以反受其邪,此天道之盈虛,自毫髮無容爽者,○上文自五氣更立至此詳義,
見五運太少齊兼化逆順圖解,及主氣客氣,主運客運,司天在泉各圖說中,
在圖翼二卷。

(帝曰善)。

2=標題=(脾不主時)。

素問太陰陽明論○七

(帝曰,脾不主時何也)。

此言時惟四而藏有五,如肝心肺腎分主四時,而脾為五藏之一,獨無所主者何也。

(岐伯曰,脾者土也,治中央,常以四時長四藏各十八日寄治,不得獨立於時也,
五藏所主,如肝水主春而王於東,心火主夏而王於南,肺金主秋而王於西,
腎水主冬而王於北,惟脾屬土而蓄養萬物,故位居中央,寄王四時各一十八日,
為四藏之長,而不得獨立於時也,考之曆法,凡於辰戍丑未四季月,
當立春立夏立秋立冬之前,各土王用事十八日,一歲共計七十二日,
凡每季三月各得九十日,於九十日中除去十八日,則每季亦止七十二日,
而為五行分王之數,總之五七三十五,二五一十,共得三百六十日,
以成一歲之常數也。)。
(脾藏者,常著胃土之精也,土者生萬物,而法天地,故上下至頭足,
不得主時也)。
脾胃相為表裏,脾常依附於胃,以膜連著,而為之行其精液,然脾胃皆屬乎土,
所以生成萬物,故曰法天地也,土為萬物之本,脾胃為藏府之本。故上至碩,
下至足,無所不及,又豈得獨主一時而已哉,平人氣象論曰,人無胃氣日迷,
逆者死,無胃氣亦死,此所以四時五藏,皆不可一日無土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