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天年常度)。

靈樞天牛篇全○十四

(黃帝問於岐伯日,願聞人之始生,何氣築為基,何立而為楯,何失而死,
何得而生)。
基址也楯材具也,○楯音巡。

(岐伯日,以母為基,以父為楯,失神者死,得神者生也)。

人之生也,合父母之精而有其身,父得乾之陽,母得坤之陰,陽一而施,陰兩而承,
故以母為基,以父為楯,譬之稼穡者,必得其地,乃施以種,種劣地優,肖由乎父。
種優地劣,變成乎母,地種皆得而陰陽失序者,雖育無成也,故三者相合,
而象變斯無窮矣,夫地者基也,種者楯也,陰陽精氣者神也,
知乎此則知人生之所以然矣。

(黃帝曰,何者為神,岐伯曰,血氣已和,榮衛已通,五藏已成,神氣舍心,
魂魄畢具,乃成黃帝曰,人之壽天,合不同,或夭壽,或卒死,病久,願聞其道,
岐伯日,五藏堅固血和調,肌肉解利,皮膚緻密,管衛之行不失其常,呼吸微徐,
氣以度行,六府化穀,津液布揚。各如其常,故能長久)。
堅固者不易損,和調者不易亂,解利者可無留滯,緻密者可免中傷,
營衛之行不失其常者,經和也,呼吸微徐氣以度行者,三焦治也。六府化穀,
津液布揚,則藏府和平,精神充暢,故能長久而多壽也。

(黃帝曰,人之壽百歲而死,何以致之,岐伯曰,使道隧以長,基墻高以方,
通調營衛,三部三里起,骨高肉滿百歲乃得終)。
禮記百歲謂之期順,使道,指七竅而言,謂五藏所使之道路,如肺氣通於鼻,
肝氣通於目,脾氣通於口,心氣通於舌,腎氣通於耳,是即五官之道路也,
隧深邃貌基墻,指面部而言,骨骼為基,蕃蔽為墻義見色類三十一二等篇,
凡營衛部里,及骨高肉滿若此者,即致壽之道,故得百歲而終。

(黃帝曰,其氣之盛衰,以至其死,可得聞乎,岐伯曰,人生十歲,五藏始定,
血氣已通,其氣在下,故好走)。
天地之氣,陽主乎升,升則向生,陰主乎降,降則向死,故幼年之,氣在下者,
亦自下而升也。

(二十歲血氣始盛,肌肉方長故好步趨,三十歲五藏大定,肌肉堅固,血盛滿,
故好步)。
盛滿則不輕捷,故好步矣。

(四十歲,五藏六府十二經,皆大盛以平定,腠理始,榮華頹落,髮頗班白,
不盛不搖故好坐)。
天地消長之道,物極必變,盛極必衰,日中則昃,月盈則虧,人當四十,陰氣已半,
故髮頗班白,而平盛不搖好坐者,衰之漸也。

(五十歲肝氣始衰,肝葉始薄,膽汁始之減,目始不明,六十歲,心氣始衰,
苦憂悲血氣懈惰,故好臥,七十歲脾氣虛,皮膚枯,八十歲,肺氣衰,魄離,
故言善,九十歲,腎氣焦,四藏經空虛,百歲,五藏皆虛神氣皆去,
形骸獨居而終矣)。
魄離者,形體衰敗也,腎氣焦者,真陰虧竭也,
此與前篇上古天真論女盡七七男盡八八互相發明,彼以七八言者,言陰陽之限數,
固有定期而長短不齊者,有出於稟受,有因於人為,故惟智者不以人欲害其天真,
以自然之道,養自然之壽,而善終其天年,此聖智之所同也,
今之人非惟不能守其所有,而且欲出塵逃數,解脫飛升,因人惑已,因已惑人,
是焉矩無則無極,有則有盡,而固竊竊然自以為覺,
亦何異夢中占夢其不覺也亦甚矣。

(帝曰,其不能終壽而死者,何如)。

謂不及天數而蚤歿者也。

(岐伯曰,其五藏皆不堅,使道不長)。

使道如上文,不長,短促也。

(空外以張)。

九竅張露也。

(喘息暴疾,)。

喘息者氣促,暴疾者易傷,皆非延壽之徵也。

(又卑基墻,薄少血其肉不石)。

石,堅也。

(數,中風寒,血氣虛,不通,真邪相攻,亂而相引)。

數中風寒,表易犯也,血氣虛,中不足也,不通,經絡多滯也,
故致真邪易於相攻,然正本拒邪,正氣不足,邪反隨之而入,故曰相引,○數,
音朔。故中壽而盡也,凡此形體血氣,既已異於上壽,則其中壽而盡,固有所由,
此先天之稟受然也,夫人生器局,既稟於有生之初,則其一定之數,
似不可以人力強者,第稟得其全而養能合道,必將更壽,稟失其全而養復違和,
能無更夭,故知之者下可以希中,中可以希上,不知者上僅得其次,次僅得其下矣,
所謂天定則能勝人,人定亦能勝天也,夫稟受者,先天也,修養者,後天也,
先天責在父母,後天責在吾心。

2=標題=(壽夭)。

靈樞壽夭剛柔篇○十五

(黃帝問於伯高曰,余聞形有緩急,氣有盛衰,骨有大小,肉有堅脆,皮有厚薄,
其以立壽夭奈何)。
此欲因人之形體氣質而知其壽夭也。

(伯高荅日,形與氣相任則壽,不相任則夭)。

任,相當也,蓋形以寓氣,氣以充形,有是形當有是氣,有是氣當有是形,
故表裏相稱者壽,一強一弱而不相勝者夭。

(皮與肉相果則壽,不相果則夭)。

肉居皮之裏,皮為肉之表,肉堅皮固者是為相果,肉脆皮者是為不相果,
相果者氣必畜故壽,不相果者氣易失故夭。

(血氣經絡勝形則壽,不勝形則夭)。

血氣經絡者,內之根本也,形體者,外之枝葉也,根本勝者壽,枝葉勝者夭也。

(黃帝曰,何謂形之緩急,伯高荅日,形充而皮膚緩者則壽,
形充而皮膚急者則夭)。
形充而皮膚和緩者,氣從容故當壽,形充而皮膚緊急者,氣促迫故當夭。

(形充而堅大者順也,形充而小以弱者氣衰,衰則危矣)。

形充大者,表裏如一故曰順,形充弱者,外實內虛故曰危。

(若形充而顴不起者骨小,骨小則夭矣)。

人之形體,骨為君,肉為臣,君勝臣者順,臣勝君者逆,顴者骨之本也,
故形充而顴不起者,其骨必小,骨小肉充,臣勝君者也,故當夭。

(形充而大肉堅而有分者肉堅,肉堅則壽矣,形充而大肉無分理不堅者肉脆,
肉脆則夭矣)。
大肉,臀肉也,者,筋肉結聚之處,堅而厚者是也,有分者,肉中分理明顯也,
此言形體雖充,又必以肉之堅脆分壽夭,其必驗於大肉者,以大肉為諸之宗也,
故凡形充而臀削者,必非福壽之兆,○,劬九切,臀,音豚。

(此天之生命,所以立形定氣而視壽夭者,必明乎此立形定氣,而後以臨病人,
決死生,黃帝曰,余聞壽夭,無以度之)。
度入聲

(伯高荅曰,墻基卑高不及其地者,不滿三十而死,其有因加疾者,
不反二十而死也)。
墻基者,面部四旁骨骼也地者,面部之肉也,基墻不及其地者,骨衰肉勝也,
所以不壽,再加不慎而致疾,其夭更速,故不及二十而死也,○按五色篇曰,
明堂者鼻也闕者,眉間也,庭者顏也,蕃者頰側也,蔽者耳門也,
其間欲方大去之十步皆見於外,如是者壽必中百歲,詳色類三十二。

(黃帝曰,形氣之相勝以立壽夭奈何,伯高荅日,平人而氣勝形者壽)。

人之生死由乎氣,氣勝則神全,故平人以氣勝形者壽,設外貌雖充而中氣不足者,
必非壽器。

(病而形肉脫,氣勝形者死,形勝氣者危矣)。

若病而至於形肉脫,雖其氣尚勝形,亦所必死,蓋氣為陽,形為陰,陰以配陽,
形以寓氣,陰脫則陽無所附,形脫則氣難獨留,故不免於死,
或形肉未脫而元氣衰竭者,形雖勝氣,不過陰多於陽,病必危矣,○按本篇大義,
乃自天稟為言,又如五常政大論以陰陽高下言人壽夭,則地劫使然,又不可不知也,
詳運氣十類十六。

2=標題=(人身應天地)。

靈樞邪客篇○十六

(黃帝問於伯高曰願聞人之肢卿以應天地奈何,四肢骨節也)。

(伯高荅曰,天圓地方,人頭圓足方以應之)。

圓者徑一圍三,陽奇之數,方者徑一圍四,陰偶之數,人首屬陽居上,故圓而應天,
人足屬陰居下,故方而應地。

(天有日月,人有兩目,)。

天有日月而照臨萬,方人有眼目而明見萬象。

(地有九州,人有九竅九州者,)。

荊梁雍豫徐楊青究冀也九竅者,上有七竅下有二陰,清陽出上竅,而有陽中之陰陽,
濁陰出下竅而有陰中之清濁。

(天有風雨,人有喜怒,)。

和風甘雨天之喜,摧拉霖潰天之怒。

(天有雷電,人有音聲,)。

陰陽相摶,天地發為雷電,情志所見,人物發為音聲。

(天有四時,人有四肢,)。

四肢者兩手兩足也。

(天有五音,人有五藏,)。

五音者,宮商角徵羽,五藏者,心肺脾肝腎。

(天有六律,人有六府)。

六律者,黃鍾太簇姑洗賓夷則無射為六陽律,
呂大夾鍾仲呂林鍾南呂應鍾為六陰律,六府者胃膽大腸小腸三焦膀胱也。

(天有冬夏,人有寒熱)。

寒應冬熱應夏也。

(天有十日,人有手十指)。

十日者,甲了丙丁戊巳庚辛壬癸,是謂天干,故應人之手指。

(辰有十二,人有足十指莖垂以應之,女子不足二節,以抱人形)。

十二辰者,子丑寅卯辰巳什未申酉戍亥,是謂地支,故應人之足指,足指惟十,
井莖垂為十二,莖者宗筋也,垂者睪丸也,女子少此二節,
故能以抱人形抱者懷胎之義,如西北稱伏雞為抱者是也,○睪,音高。

(天有陰陽,人有天妻)。

天為陽地為陰,夫為陽妻為陰,故曰夫乃婦之天。

(歲有二百六十五日,人有三百六十節,)。

節,骨節也。

(地有高山,人有肩膝肩膝骨大而高,故以應山。)。

(地有深谷,人有腋膕,)。

腋膕深陷,故以應谷,○膕音國。

(地有十二經水,人有十二經,)。

詳見經絡類三十二

(地有泉,人有衛氣,)。

泉出於地下,衛氣行於肉中。

(地有草蓂,人有毫毛,)。

蓂莢,瑞草也,堯時生於庭,隨月彫榮,朔後一日莢生,望後一日莢落,
歷得其分度,則蓂莢生。

(天有晝夜,人有臥起,)。

晝為陽,人應陽而動,夜為陰,夜為陰,人應陰而靜。

(天有列星,人有牙齒,)。

齒牙疏朗,故象似列星,說文云,牙,牡齒也,一曰銳者為牙,齊者為齒,
上古天真論以女子三七男子三八,則真牙生而長極,是以後生之大者為牙也,
女子七歲男子八歲,齒更,是以前生之小者為齒也,故男子八月生齒,入歲而齔,
女子七月生齒,七歲而齔,齔,毀齒也,○齔,抄近切。

(地有小山,人有小節)。

小節者,小骨指節之類。

(地有山石,人有高骨,)。

高骨者,顴肩膝踝之類。

(地有林木,人有募筋)。

募者,筋聚畜之處,○募,音暮。

(地有聚邑)。

人有肉,肉者,脂肉之聚,處也,○,劬九切。

(歲有十二月,人有十二節)。

四肢各三節,是為十二節。

(地有四時不生草,人有無子,)。

地有不毛之地,人有不育之人。

(此人與天地相應者也,)。

人身小天地,即此之謂。

2=標題=(婦人無鬚氣血多少)。

靈樞五音五味篇○十七

(黃帝曰婦人無鬚者,無血氣乎,岐伯曰,衝任,皆起於胞中,上循背裏,
為經絡之海)。
凡男婦之有鬚無鬚者,皆由於衝任二之血有盛衰也,衝任為經絡之海,
其起之處,則在胞中而上行於得稱為子宮,惟女子於此受孕,因名曰胞,
然衝任督皆起於此,所謂一原而三岐也,○胞義詳氣味類三,
子宮命門詳義具附翼三卷,三焦包絡命門辨中。

(其浮而外者,循腹右上行,會於咽喉,別而絡脣口,血氣盛則充膚熱肉,
血獨盛則澹滲皮膚,生毫毛)。
衝任,陰也,故循腹右上行,然左乳之下,則有胃之大絡,此正左陽右陰,
相配之妙也,詳色十一。

(今婦人之生,有餘於氣,不足於血,以其數脫血也,衝任之,不榮口脣,
故鬚不生焉)。
數脫血,謂血不留而月事以時下也,衝任為血之海,鬚為血之餘,
血不足則衝任之不榮於口,而鬚不生矣,○數,音朔。

(黃帝曰,士人有傷於陰,陰氣絕而不起,陰不用,然其鬚不去,其故何也,
宦者獨去何也,願聞其故)。
陰不用者,陽痿不舉也,此言士人之陰傷而絕者,鬚尚不去,
何宦官之血不常脫而鬚獨無也。

(岐伯曰,宦者去其宗筋,傷其衝,血寫不復,皮膚內結,脣口不榮,
故鬚不生)。
士人者,陰氣雖傷而宗筋未壞,彼宦官者去其宗筋,則傷其衝矣。
血一寫而不能復,皮膚內結而經道不行,故衝不榮於口,而鬚不生也。

(黃帝曰,其有天宦者,未嘗被傷,不脫於血,然其鬚不生,其故何也)。

謂身為男子,而終身無鬚,若天生之宦官然,故曰天宦。

(岐伯日,此天之所不足也,其任衝不盛,宗筋不成,有氣無血,脣口不榮,
故鬚不生)。
天之所不足,言先天所稟,有任衝之不足者,故亦不生鬚也。

(黃帝曰,善乎哉,聖人之通萬物也,若日月之光影,音聲鼓響,聞其聲而知其形,
其非夫子,孰能明萬物之精)。
日月有光,見影可識,音聲有應,聞響可知,惟聖人者能明物理之精,
故因此可以知彼,因外可以知內也。

(是故聖人視其顏色,黃赤者多熱氣,青白者少熱氣,黑色者多血少氣)。

黃赤者為陽,青白黑者為陰也。

(美眉者太陽多血,通髯極鬚者少陽多血,美鬚者陽明多血,此其時然也)。

在頰曰髯,在口下及兩頤者曰鬚,在口上曰髭,凡此所言者,即其經行之地。

(夫人之常數,太陽常多血少氣,少陽常多氣少血,
陽明常多血多氣厥陰常多氣少血,少陰常多血少氣,太陰常多血少氣,
此天之常數也)。
十二經之血氣多少,各有不同,兩經所言之數凡三,皆有互異,意者氣血多少四字。

極易混亂此必傳錄之誤也,當以素問血氣形志篇者為是,詳見經絡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