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通評虛實論篇第二十八

黃帝問曰:

何謂虛實。

歧伯對曰:

邪氣盛則實,精氣奪則虛。

帝曰:

虛實何如。

歧伯曰:

氣虛者肺虛也,氣逆者足寒也,非其時則生,當其時則死。餘藏皆如此。

帝曰:

何謂重實。

歧伯曰:

所謂重實者,言大熱病,氣熱脈滿,是謂重實。

帝曰:

經絡俱實何如,何以治之。

歧伯曰:

經絡皆實,是寸脈急而尺緩也,皆當治之,故曰:滑則從,濇則逆也。夫虛實者,皆從其物類始,故五藏骨肉滑利,可以長久也。

帝曰:

絡氣不足,經氣有餘,何如。

歧伯曰:

絡氣不足,經氣有餘者,脈口熱而尺寒也,秋冬為逆,春夏為從,治主病者。

帝曰:

經虛絡滿何如。

歧伯曰:

經虛絡滿者,尺熱滿,脈口寒濇也,此春夏死秋冬生也。

帝曰:

治此者奈何。

歧伯曰:絡滿經虛,灸陰刺陽;經滿絡虛,刺陰灸陽。

帝曰:

何謂重虛。

歧伯曰:脈氣上虛尺虛,是謂重虛。

帝曰:

何以治之。

歧伯曰:

所謂氣虛者,言無常也。尺虛者,行步恇然。脈虛者,不象陰也。如此者,滑則生,濇則死也。

帝曰:

寒氣暴上,脈滿而實何如。

歧伯曰:

實而滑則生,實而逆則死。

帝曰:

脈實滿,手足寒,頭熱,何如。

歧伯曰:

春秋則生,冬夏則死。脈浮而濇,濇而身有熱者死。

帝曰:

其形盡滿何如。

歧伯曰:

其形盡滿者,脈急大堅,尺濇而不應也,如是者,故從則生,逆則死。

帝曰:

何謂從則生,逆則死。

歧伯曰:

所謂從者,手足溫也。所謂逆者,手足寒也。

帝曰:

乳子而病熱,脈懸小者何如。歧伯曰:手足溫則生,寒則死。

帝曰:

乳子中風熱,喘鳴肩息者,脈何如。

歧伯曰:

喘鳴肩息者,脈實大也,緩則生,急則死。

帝曰:

腸澼便血何如。

歧伯曰:

身熱則死,寒則生。

帝曰:

腸澼下白沫何如。

歧伯曰:

脈沈則生,脈浮則死。

帝曰:

腸澼下膿血何如。

歧伯曰:

脈懸絕則死,滑大則生。

帝曰:

腸澼之屬,身不熱,脈不懸絕何如。

歧伯曰:

滑大者曰生,懸濇者曰死,以藏期之。

帝曰:

癲疾何如。歧伯曰:脈搏大滑,久自已;脈小堅急,死不治。

帝曰:

癲疾之脈,虛實何如。

歧伯曰:

虛則可治,實則死。

帝曰:

消癉虛實何如。

歧伯曰:

脈實大,病久可治;脈懸小堅,病久不可治。

帝曰:

形度骨度脈度筋度,何以知其度也。

歧伯曰:

春亟治經絡,夏亟治經俞,秋亟治六府,冬則閉塞。閉塞者,用藥而少鍼石也。所謂少鍼石者,非癰疽之謂也,癰疽不得頃時回。癰不知所,按之不應手,乍來乍已,刺手太陰傍三痏與纓脈各二。掖癰大熱,刺足少陽五,刺而熱不止,刺手心主三,刺手太陰經絡者,大骨之會各三。暴癰筋緛,隨分而痛,魄汗不盡,胞氣不足,治在經俞,腹暴滿,按之不下,取手太陽經絡者,胃之募也,少陰俞去脊椎三寸傍五,用員利鍼。霍亂,刺俞傍五,足陽明及上傍三。刺癇驚脈五,鍼手太陰各五,刺經太陽五,刺手少陰經絡傍者一,足陽明一,上踝五寸刺三鍼。 凡治消癉仆擊,偏枯痿厥,氣滿發逆,肥貴人,則高梁之疾也。隔塞閉絕,上下不通,則暴憂之病也。暴厥而聾,偏塞閉不通,內氣暴薄也。不從內外中風之病,故瘦留著也。蹠跛,寒風濕之病也。黃帝曰:黃疸暴痛,癲疾厥狂,久逆之所生也。五藏不平,六府閉塞之所生也。頭痛耳鳴,九竅不利,腸胃之所生也。

Tag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