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太陰陽明論篇第二十九

黃帝問曰:

太陰陽明為表裏,脾胃脈也,生病而異者何也。

歧伯對曰:

陰陽異位,更虛更實,更逆更從,或從內,或從外,所從不同,故病異名也。

帝曰:

願聞其異狀也。

歧伯曰:

陽者,天氣也,主外,陰者,地氣也,主內。故陽道實,陰道虛。故犯賊風虛邪者,陽受之;食飲不節起居不時者,陰受之。陽受之,則入六府,陰受之,則入五藏。入六府,則身熱不時臥,上為喘呼;入五藏則滿閉塞,下為飧泄,久為腸澼。故喉主天氣,咽主地氣。故陽受風氣,陰受濕氣。故陰氣從足上行至頭,而下行循臂至指端;陽氣從手上行至頭,而下行至足。故曰:陽病者,上行極而下,陰病者,下行極而上。故傷於風者,上先受之;傷於濕者,下先受之。

帝曰:

脾病而四支不用,何也。

歧伯曰:

四支皆稟氣於胃,而不得至經,必因於脾,乃得稟也。今脾病不能為胃行其津液,四支不得稟水穀氣,氣日以衰,脈道不利,筋骨肌肉,皆無氣以生,故不用焉。

帝曰:

脾不主時,何也。

歧伯曰:

脾者土也,治中央,常以四時長四藏,各十八日寄治,不得獨主於時也。脾藏者,常著胃土之精也,土者,生萬物而法天地,故上下至頭足,不得主時也。

帝曰:

脾與胃以膜相連耳,而能為之行其津液,何也。

歧伯曰:

足太陰者三陰也,其脈貫胃屬脾絡嗌,故太陰為之行氣於三陰。陽明者,表也,五藏六府之海也,亦為之行氣於三陽。藏府各因其經而受氣於陽明,故為胃行其津液。四支不得稟水穀氣,日以益衰,陰道不利,筋骨肌肉無氣以生,故不用焉。

Tag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