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評熱病論篇第三十三

黃帝問曰:

有病溫者,汗出輒復熱而脈躁疾,不為汗衰,狂言不能食,病名為何。

歧伯對曰:

病名陰陽交,交者死也。帝曰:願聞其說。歧伯曰:人所以汗出者,皆生於穀,穀生於精,今邪氣交爭於骨肉而得汗者,是邪卻而精勝也,精勝,則當能食而不復熱。復熱者邪氣也,汗者精氣也,今汗出而輒復熱者,是邪勝也,不能食者,精無俾也,病而留者,其壽可立而頃也。且夫熱論曰:汗出而脈尚躁盛者死。今脈不與汗相應,此不勝其病也,其死明矣,狂言者是失志,失志者死。今見三死,不見一生,雖愈必死也。

帝曰:

有病身熱汗出煩滿,煩滿不為汗解,此為何病。

歧伯曰:

汗出而身熱者,風也,汗出而煩滿不解者,厥也,病名曰風厥。帝曰:願卒聞之。歧伯曰:巨陽主氣,故先受邪,少陰與其為表裏也,得熱則上從之,從之則厥也。

帝曰:

治之奈何。

歧伯曰:

表裏刺之,飲之服湯。

帝曰:

勞風為病何如。

歧伯曰:

勞風法在肺下,其為病也,使人強上冥視,唾出若涕,惡風而振寒,此為勞風之病。

帝曰:

治之奈何。

歧伯曰:

以救俛仰。巨陽引精者三日,中年者五日,不精者七日,欬出青黃涕,其狀如膿,大如彈丸,從口中若鼻中出,
不出則傷肺,傷肺則死也。

帝曰:

有病腎風者,面胕痝然,壅害於言,可刺不。

歧伯曰:

虛不當刺,不當刺而刺,後五日其氣必至。

帝曰:

其至何如。

歧伯曰:至必少氣時熱,時熱從胸背上至頭,汗出,手熱,口乾苦渴,小便黃,目下腫,腹中鳴,身重難以行,月事不來,煩而不能食,不能正偃,正偃則欬,病名曰風水,論在刺法中。

帝曰:

願聞其說。

歧伯曰:

邪之所湊,其氣必虛,陰虛者,陽必湊之,故少氣時熱而汗出也。小便黃者,少腹中有熱也。不能正偃者,胃中不和也。正偃則欬甚,上迫肺也。諸有水氣者,微腫先見於目下也。

帝曰:

何以言。

歧伯曰:

水者陰也,目下亦陰也,腹者至陰之所居,故水在腹者,必使目下腫也。真氣上逆,故口苦舌乾,臥不得正偃,
正偃則欬出清水也。諸水病者,故不得臥,臥則驚,驚則欬甚也。腹中鳴者,病本於胃也。薄脾則煩不能食,食不下者,胃脘隔也。身重難以行者,胃脈在足也。月事不來者,胞脈閉也,胞脈者屬心而絡於胞中,今氣上迫肺,心氣不得下通,故月事不來也。

帝曰:

善。

Tag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