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風論篇第四十二

黃帝問曰:

風之傷人也,或為寒熱,或為熱中,或為寒中,或為癘風或為偏枯,或為風也;其病各異,其名不同,或內至五藏六府,不知其解,願聞其說。

歧伯對曰:

風氣藏於皮膚之間,內不得通,外不得泄;風者,善行而數變腠理開則洒然寒,閉則熱而悶,其寒也,則衰食飲,其熱也,則消肌肉,故使人怢慄而不能食,名曰寒熱。風氣與陽明入胃循脈而上至目內眥,其人肥則風氣不得外泄,則為熱中而目黃;人瘦,則外泄而寒,則為寒中而泣出。風氣與太陽俱入行諸脈俞,散於分肉之間,與衛氣相干,其道不利,故使肌肉憤而有瘍;衛氣有所凝而不行,故其肉有不仁也。癘者,有榮氣熱胕,其氣不清,故使其鼻柱壞而色敗,皮膚瘍潰。風寒客於脈而不去,名曰癘風,或名曰寒熱。

以春甲乙傷於風者為肝風;以夏丙丁傷於風者為心風;以季夏戊己傷於邪者為脾風;以秋庚辛中於邪者為肺風;以冬壬癸中於邪者為腎風。

風中五藏六府之俞亦為藏府之風,各入其門戶,所中則為偏風。風氣循風府而上,則為腦風;風入係頭,則為目風眼寒;飲酒中風,則為漏風;入房汗出中風,則為內風;新沐中風則為首風;久風入中,則為腸風飧泄;外在腠理,則為泄風。故風者,百病之長也,至其變化,乃為他病也,無常方,然致有風氣也。

帝曰:

五藏風之形狀不同者何,願聞其診及其病能。

歧伯曰:

肺風之狀,多汗惡風,色皏然白時欬短氣晝日則差,暮則甚,診在眉上,其色白;心風之狀,多汗惡風,焦絕善怒嚇赤色,病甚則言不可快,診在口,其色赤;肝風之狀,多汗惡風,善悲色微蒼,嗌乾善怒,時憎女子,診在目下,其色青;脾風之狀,多汗惡風,身體怠惰,四支不欲動,色薄微黃,不嗜食,診在鼻上,其色黃;腎風之狀,多汗惡風,面痝然浮腫,脊痛不能正立,其色,隱曲不利,診在肌上,其色黑,胃風之狀,頸多汗惡風,食飲不下,鬲塞不通,腹善滿,失衣則脹,食寒則泄,診形瘦而腹大;首風之狀,頭面多汗,惡風,當先風一日則病甚,頭痛不可以出內,至其風日,則病少愈;漏風之狀,或多汗,常不可單衣,食則汗出,甚則身汗喘息惡風,衣常濡,口乾善渴,不能勞事;泄風之狀,多汗汗出泄衣上,口中乾,上漬其風,不能勞事,身體盡痛,則寒。

帝曰:善。

Tag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