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痺論篇第四十三

黃帝問曰:

痺之安生。

歧伯對曰:

風寒濕三氣雜至,合而為痺也。其風氣勝者為行痺,寒氣勝者為痛痺,濕氣勝者為著痺也。

帝曰:

其有五者,何也。

歧伯曰:

以冬遇此者為骨痺,以春遇此者為筋痺,以夏遇此者為脈痺,以至陰遇此者為肌痺,以秋遇此者為皮痺。

帝曰:

內舍五藏六府,何氣使然。

歧伯曰:

五藏皆有合,病久而不去者,內舍於其合也。故骨痺不已,復感於邪,內舍於腎;筋痺不已,復感於邪內舍於肝;脈痺不已,復感於邪內舍於心;肌痺不已,復感於邪內舍於脾;皮痺不已,復感於邪,內舍於肺,所謂痺者,各以其時,重感於風寒濕之氣也。

凡痺之客五藏者,肺痺者,煩滿喘而嘔;心痺者,脈不通,煩則心下鼓暴上氣而喘,嗌乾善噫,厥氣上則恐;肝痺者,夜臥則驚,多飲數小便,上為引如懷;腎痺者,善脹,尻以代踵,脊以代頭;脾痺者,四支解墮,發欬嘔汁,上為大塞;腸痺者,數飲而出不得,中氣喘爭,時發飧泄;胞痺者,少腹膀胱,按之內痛,若沃以湯,澀於小便,上為清涕。

陰氣者,靜則神藏,躁則消亡。飲食自倍,腸胃乃傷。淫氣喘息,痺聚在肺;淫氣憂思,痺聚在心;淫氣遺溺,痺聚在腎;淫氣乏竭,痺聚在肝;淫氣肌絕,痺聚在脾。諸痺不已,亦益內也,其風氣勝者,其人易已也。帝曰:痺,其時有死者,或疼久者,或易已者,其故何也。歧伯曰:其入藏者死,其留連筋骨間者疼久,其留皮膚間者易已。

帝曰:

其客於六府者何也。

歧伯曰:

此亦其食飲居處,為其病本也。六府亦各有俞,風寒濕氣中其俞,而食飲應之,循俞而入,各舍其府也。

帝曰:

以鍼治之,奈何。

歧伯曰:

五藏有俞,六府有合,循脈之分,各有所發,各隨其過,則病瘳也。

帝曰:

榮衛之氣,亦令人痺乎。

歧伯曰:

榮者水穀之精氣也,和調於五藏,灑陳於六府,乃能入於脈也;故循脈上下,貫五藏絡六府也。衛者水穀之悍氣也,其氣慓疾滑利,不能入於脈也;故循皮膚之中,分肉之間,熏於盲膜,散於胸腹,逆其氣則病,從其氣則愈。不與風寒濕氣合,故不為痺。

帝曰:

善。痺或痛,或不痛或不仁,或寒,或熱,或燥,或濕,其故何也。

歧伯曰:

痛者,寒氣多也,有寒故痛也。其不痛不仁者,病久入深,榮衛之行濇,經絡時疏故不通,皮膚不營故為不仁。其寒者陽氣少,陰氣多,與病相益故寒也;其熱者陽氣多,陰氣少病氣勝陽遭陰,故為痺熱。其多汗而濡者,此其逢濕甚也,陽氣少,陰氣盛,兩氣相感,故汗出而濡也。

帝曰:

夫痺之為病,不痛何也。歧伯曰:痺在於骨則重,在於脈則血凝而不流,在於筋則屈不伸,在於肉則不仁,在於皮則寒,故具此五者,則不痛也。凡痺之類,逢寒則蟲,逢熱則縱。

帝曰:善。

Tag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