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厥論篇第四十五

黃帝問曰:

厥之寒熱者何也。

歧伯對曰:

陽氣衰於下,則為寒厥;陰氣衰於下,則為熱厥。

帝曰:

熱厥之為熱也,必起於足下者,何也。

歧伯曰:

陽氣起於足五指之表,陰脈者,集於足下而聚於足心,故陽氣盛,則足下熱也。

帝曰:

寒厥之為寒也,必從五指而上於膝者,何也。

歧伯曰:

陰氣起於五指之裏,集於膝下而聚於膝上,故陰氣盛,則從五指至膝上寒,其寒也,不從外,皆從內也。

帝曰:

寒厥何失而然也。

歧伯曰:

前陰者,宗筋之所聚,太陰陽明之所合也。春夏,則陽氣多而陰氣少,秋冬,則陰氣盛而陽氣衰,此人者質壯,以秋冬奪於所用,下氣上爭不能復,精氣溢下,邪氣因從之而上也;氣因於中,陽氣衰,不能滲榮其經絡,陽氣日損,陰氣獨在,故手足為之寒也。

帝曰:

熱厥何如而然也。

歧伯曰:

酒入於胃,則絡脈滿而經脈虛;脾主為胃行其津液者也,陰氣虛,則陽氣入,陽氣入則胃不和,胃不和,則精氣竭,精氣竭,則不榮其四支也。此人必數醉若飽以入房,氣聚於脾中不得散,酒氣與穀氣相薄,熱盛於中,故熱偏於身內熱而溺赤也。夫酒氣盛而慓悍腎氣有衰,陽氣獨盛,故手足為之熱也。

帝曰:

厥或令人腹滿,或令人暴不知人,或至半日遠至一日乃知人者,何也。

歧伯曰:

陰氣盛於上則下虛,下虛則腹脹滿;陽氣盛於上,則下氣重上而邪氣逆,逆則陽氣亂,陽氣亂則不知人也。

帝曰:

善。願聞六經脈之厥狀病能也。

歧伯曰:

巨陽之厥,則腫首頭重,足不能行,發為眴仆;陽明之厥,則癲疾欲走呼,腹滿不得臥面赤而熱,妄見而妄言;少陽之厥,則暴聾頰腫而熱,痛,不可以運;太陰之厥,則腹滿脹後不利不欲食,食則嘔不得臥;少陰之厥,則口乾溺赤,腹滿心痛;厥陰之厥,則少腹腫痛,腹脹涇溲不利,好臥屈膝,陰縮腫內熱,盛則瀉之,虛則補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太陰厥逆,急攣,心痛引腹,治主病者;少陰厥逆,虛滿嘔變,下泄清,治主病者;厥陰厥逆,攣腰痛,虛滿,前閉,譫言,治主病者;三陰俱逆,不得前後,使人手足寒,三日死。太陽厥逆,僵仆嘔血善衄,治主病者;少陽厥逆,機關不利,機關不利者,腰不可以行,項不可以顧,發腸癰不可治,驚者死,陽明厥逆喘欬身熱,善驚,衄,嘔血。手太陰厥逆,虛滿而欬,善嘔沫治主病者;手心主少陰厥逆,心痛引喉身熱死不可治。手太陽厥逆,耳聾泣出,項不可以顧,腰不可以俛仰,治主病者;手陽明少陽厥逆,發喉痺,嗌腫,治主病者。

Tag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