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病能論篇第四十六

黃帝問曰:

人病胃脘癰者,診當何如。

歧伯對曰:

診此者,當候胃脈,其脈當沉細,沉細者氣逆,逆者,人迎甚盛,甚盛則熱,人迎者胃脈也,逆而盛,則熱聚於胃口而不行故胃脘為癰也。

帝曰:

善。人有臥而有所不安者何也。

歧伯曰:

藏有所傷,及精有所之寄則安,故人不能懸其病也。

帝曰:

人之不得偃臥者,何也。

歧伯曰:

肺者,藏之蓋也,肺氣盛則脈大,脈大則不得偃臥,論在奇恒陰陽中。

帝曰:

有病厥者,診右脈沈而緊,左脈浮而遲,不然病主安在。

歧伯曰:

冬診之右脈固當沈緊,此應四時,左脈浮而遲,此逆四時。在左當主病在腎,頗關在肺,當腰痛也。

帝曰:

何以言之。

歧伯曰:

少陰脈貫腎絡肺,今得肺脈,腎為之病故腎為腰痛之病也。

帝曰:

善。有病頸癰者,或石治之,或鍼灸治之,而皆已,其真安在。

歧伯曰:

此同名異等者也。夫廱氣之息者,宜以鍼開除去之;夫氣盛血聚者,宜石而瀉之。此所謂同病異治也。

帝曰:

有病怒狂者此病安生。

歧伯曰:

生於陽也。

帝曰:

陽何以使人狂。

歧伯曰:

陽氣者因暴折而難決,故善怒也,病名曰陽厥。

帝曰:

何以知之。

歧伯曰:

陽明者常動,巨陽少陽不動,不動而動大疾,此其候也。

帝曰:

治之奈何。

歧伯曰:

奪其食即已。夫食入於陰,長氣於陽,故奪其食即已。使之服以生鐵洛為飲,夫生鐵洛者,下氣疾也。

帝曰:

善。有病身熱解墯,汗出如浴,惡風少氣,此為何病。

歧伯曰:

病名曰酒風。

帝曰:

治之奈何。

歧伯曰:

以澤瀉,朮各十分,麋銜五分,合以三指撮為後飯。

所謂深之細者,其中手如鍼也,摩之切之,聚者堅也;博者大也。上經者,言氣之通天也,下經者,言病之變化也,金匱者,決死生也,揆度者,切度之也,奇恒者,言奇病也。所謂奇者,使奇病不得以四時死也,恒者得以四時死也。所謂揆者,方切求之也,言切求其脈理也,度者得其病處,以四時度之也。

Tag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