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奇病論篇第四十七

黃帝問曰:

人有重身,九月而瘖,此為何也。

歧伯對曰:

胞之絡脈絕也。

帝曰:

何以言之。

歧伯曰:

胞絡者繫於腎,少陰之脈,貫腎繫舌本,故不能言。

帝曰:

治之奈何。

歧伯曰:

無治也,當十月復。刺法曰:無損不足,益有餘,以成其疹,然後調之。所謂無損不足者,身羸瘦,無用鑱石也;無益其有餘者腹中有形而泄之,泄之則精出而病獨擅中,故曰:疹成也。

帝曰:

病下滿氣逆,二三歲不已,是為何病。

歧伯曰:病名曰息積,此不妨於食,不可灸刺,積為導引服藥,藥不能獨治也。

帝曰:

人有身體髀股皆腫,環臍而痛是為何病。

歧伯曰:

病名曰伏梁,此風根也,
其氣溢於大腸,而著於肓,肓之源,在臍下,故環臍而痛也。不可動之,動之,為水溺濇之病也。

帝曰:

人有尺脈數甚,筋急而見,此為何病。

歧伯曰:此所謂疹筋,是人腹必急,白色黑色見,則病甚。

帝曰:

人有病頭痛以數歲不已,此安得之,名為何病。歧伯曰:當有所犯大寒,內至骨髓,髓者以腦為主,腦逆故令頭痛,齒亦痛。病名曰厥逆。

帝曰:

善。

帝曰:

有病口甘者,病名為何,何以得之。

歧伯曰:

此五氣之溢也,名曰脾癉。夫五味入口,藏於胃,脾為之行其精氣,津液在脾,故令人口甘也;此肥美之所發也,此人必數食甘美而多肥也,肥者令人內熱,甘者令人中滿,故其氣上溢,轉為消渴。治之以蘭,除陳氣也。

帝曰:

有病口苦,取陽陵泉,口苦者病名為何,何以得之。

歧伯曰:

病名曰膽癉。夫肝者中之將也,取決於膽,咽為之使。此人者,數謀慮不決,故膽虛氣上溢,而口為之苦。治之以膽募俞,治在陰陽十二官相使中。

帝曰:有癃者,一日數十溲,此不足也;身熱如炭,頸膺如格,人迎躁盛,喘息氣逆,此有餘也,太陰脈微細如髮者,此不足也。其病安在,名為何病。

歧伯曰:

病在太陰,其盛在胃頗在肺,病名曰厥,死不治。此所謂得五有餘二不足也。

帝曰:

何謂五有餘,二不足。

歧伯曰:

所謂五有餘者,五病之氣有餘也;二不足者,亦病氣之不足也。今外得五有餘內得二不足,此其身不表不裏,亦正死明矣。

帝曰:

人生而有病巔疾者,病名曰何,安所得之。

歧伯曰:

病名為胎病,此得之在母腹中時,其母有所大驚,氣上而不下,精氣并居,故令子發為巔疾也。

帝曰:

有病痝然如有水狀,切其脈大緊,身無痛者,形不瘦不能食,食少,名為何病。

歧伯曰:

病生在腎,名為腎風。腎風而不能食善驚,驚已,心氣痿者死。

帝曰:善。

Tag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