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節,血崩

崩淋之病,相似而實不同崩者如土之崩,其勢大下而不禁,乃血熱而兼氣虛,不能收攝也,淋者如水淋漓,艱澀而不通快,乃內鬱熱而氣亦滯也,然崩則純血,淋則有赤白沙石之異,赤者屬血白者屬氣沙石者,氣血之尤濁者也,治此病者,惟調其氣血,清其內熱而已。

鄭文康曰:婦人暴崩下血此因腎水陰虛,不鎮制胞絡相火,故血走而崩也,涼血地黃湯主之,然此症多起於內傷,若小腹不痛,只宜此藥,或八物湯加芩連,若痛者,先宜大劑四物湯,歸身、白芍、川芎倍之,加醋製香附,若用補藥,宜補宮湯加芩連,又血崩證有二說,瘀血也空痛也,瘀血,者體必作寒熱,空痛者,不作寒熱也,瘀血則當去,空痛則當補,亦有血海虛寒,外乘風冷,搏結不散,血氣成塊而得之,宜神仙聚寶丹,又有血氣損而得之者,凝聚成塊七癥八瘕,上則氣逆嘔吐,下則瀉痢五血,宜內炙散,血崩之人,如服煎藥不效者,火也,三黃湯主之,去大黃,加黃柏。

如婦人血崩不止,乃衝任虛弱,藏府虛冷所致也,亦有小腹急痛,兼下赤白帶,宜加減吳萸湯,或艾煎丸,若去血過多,氣血不足,四肢倦怠宜增損四物湯,蓋婦人血漏血脫,則宜固氣,此古聖之心法也,先補胃氣,以助生發之源,諸甘藥為之先務,益胃升腸湯是也,此藥人皆認以為補氣,殊不知甘能生血,此亦陽生陰長之理也,又人身以穀為寶,藥料須視其食之多寡耐輕重之,毋令藥氣勝於穀氣乃妙耳,如腹痛,加烏藥三分,官桂少許,口渴者加葛根三分,如婦人年老血崩,八物湯加芩連,此一時急救之藥也,必先顧其胃氣為妙,如血崩,服煎劑不止,易用散子之藥,如棕灰鍋底墨,炒黑山梔、槐花、側柏、人參、黃耆、甘草之類為末,重便送下,若以為丸更妙,或用小薊汁,藕汁調服,經曰帶下血崩,脈多浮動虛遲者生,實數者重,訣曰:生地合蒲黃,黃芩黃柏涼,人參兼五味,解毒細煎湯,水煮空心服,崩中帶下良,暴者屬血熱,宜養血清火,治宜溫清散,血崩月久屬虛寒,又宜溫補,宜益母湯,其寸口脈弦而大,弦則為減,大則為芤,減則為寒,芤則為虛,寒虛相搏,此名曰革。

溫清散

歸身、熟地、白芍、黃連、黃芩、川芎、山梔〔炒〕、黃柏〔鹽炒各一錢〕,水煎服。

益母湯,涼血補血。

熟地、陳皮、香附、阿膠、益母草、白朮、蒲黃、甘草、黃芩〔各一錢〕,

水煎空心服。

五灰散,涼血止血。

蓮房灰、黃絹灰、血餘、百草霜、棕灰、白芨,為末,蜜丸,米飲下。

張三錫曰:崩有五種,青崩如藍色,黃崩如爛瓜,赤崩如絳澤,白崩加涕液,

黑崩如汗血,崩漏不止,四物加炒白朮、參、耆、香附炒地榆、炒蒲黃、

棕灰升麻血餘,水煎頭昏項強者,四物湯加柴胡、防風,虛冷清瀉者,四物陽加官桂、附子、薑、棗,水煎,胃虛嘔吐者,四物加人參、白朮虛煩不眠者,四物加人參、淡竹葉,發寒熱者,四物加柴胡,崩中漏下五色者,用赤石脂禹餘糧湯。

槐芩散,治崩中不止。

炒槐米〔三兩〕、黃芩〔二兩〕,炒研為末,每服五錢,霹靂酒調服。

赤石脂禹餘糧湯

赤石脂〔煆〕、禹餘糧〔煆〕、牡蠣〔煆〕、烏骨〔去甲〕、伏龍肝、上肉桂〔各等分〕,為細末酒調服。

鳧柴散,專治婦女血崩。

地粟每歲用一箇,燒灰存性研服,溫酒送下。

補宮湯,治血崩身發寒熱。

熟地、白芍、阿膠、地榆、艾葉、川芎、歸身,水煎服。

又方〔亦名補宮湯〕,治崩淋衝任虛損。

赤石脂、地榆、歸身、艾葉、甘草、石菖蒲、白芍、川芎、蒲黃炒、熟地、小薊,水煎,沖熱酒半盃服。

益胃升陽湯

人參、白朮、黃耆、當歸、陳皮、黃芩、升麻、柴胡、甘草、神麴、薑、棗,

水煎服。

三黃湯

黃芩、黃連、黃柏〔鹽水炒〕。

百補湯,治血淋。

大熟地、當歸、川芎、白芍、阿膠、新會皮、地榆〔炒炭〕,水煎服。

Tags: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