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廣嗣論

夫陰陽交媾,當經盡之後,無有不成胎者,惟男氣不足,女血虛寒,故二氣不交徙施不聚,世之無子者,曾不問自己臟府之虧,但以澀清壯陽之劑,誤為生子之買方,傷天地之和,即或有孕者,無非熱藥偶成,因貽毒於子女,故雖得而不實也,醫之上工,因人無子,著論立方,男以補腎為要,女以調經為,先而又參之補氣行氣之說,究其盈虧,審而治之,夫然後一舉可孕,天下之男無不父,女無不母矣余攷,之上古男子三十而娶,女子二十而嫁,故所生子多壽,今人未滿十六歲而御女女子未滿十四歲而嫁墦,陰氣早洩未全而傷,未實而動所以今人不如古人壽,設或用藥,不可混治,必察實男子所虧,女人經候,或有崩漏帶下,必難受孕,男子不育,必有陽脫痿弱,精冷而清淡,或陽痿不射,故女以調經為先,男以補腎為主也,服藥之後,又宜情心寡慾,使我之本原先壯,然後識日之奇偶,施之而不孕者未之有也。

褚澄氏曰:男女交合,陰血先至,陽精後衝而成男,陽精先洩,陰血後衝而成女,此一說也,東垣云,經水纔斷一二日,血海始淨交合者成男,四五日後,血脈已旺,交合者成女,此又一說也,顧或有經始斷而交合生女,經久斷而交合生男者,亦有三四五日以支合無孕,八九日以後,交合有孕者,獨何歟,俞子本,選廣嗣要略云,實陽能入虛陰,實陰不能受虛陽,即東垣之見也,又謂陽微不能射陰,弱陰不能攝陽,信斯言也,世有羸之夫,怯弱之婦屢屢受胎,雖欲止而不止者,亦有壯年精力過人,乃艱於育嗣者,獨何歟丹溪論治婦人,以經水為主然富貴之家,侍妾已多,其中寧無月水當期者乎,已經前夫頻頻生育,娶之以圖其易者,顧亦不能得胎,更遣與他人,轉盼生男矣,豈不能受孕於此,而能受孕於彼乎,愚以為父母之生子,如天之生物,易曰:坤道其順乎承天而時行,夫知地之生物,不過順承乎天,則知母之生子,亦不過順承乎父而已,知母之順承乎父,則種子者,當以男子為主,男子為主,而交媾之時,又以百脈齊到為善,交媾而百脈齊到,雖老弱易洩,亦可以成胎,若交媾而百脈參差,雖少壯康寧難洩,亦不能成胎,婦人所搆之血,固由於百脈合聚,較之男子之精,不能無輕重之分也,若男女之辨,又不以精血先後為拘,不以月經盡幾日為拘,不以夜半前後交媾為拘,只以男女精血,冬由百脈齊到者別勝負耳,是故精之百脈齊到,有以勝乎血,則成男矣,血之百脈齊到,有以勝乎精,則成女矣,至有產而不育者,有育而不能壽者,有壽而黃耇無疆者,則亦以精之堅脆,分為修短耳,世人不察猜之堅脆,而定於稟受之初,此論其常也有少年斲喪而夭者,此論其變也,乃以不育轉付之兒,以壽夭專諉之數,不甚謬乎。

宋逐真先生曰:男女交合,有丟洩前後之分,男曰泄,女曰丟,蓋婦人月事已凈,其樂慾之時綑縕之候,氣蒸而熱昏而若悶,有不可明言之狀,此的候也,

交接之候意合情濃,相持不舍,則百脈齊到而成胎矣,若男情已淡,女意未休,則男先泄而成女,如女先丟,而男後泄者,則成男矣,則知男女各有精,

非獨男也易曰:男女媾精,萬物化生而交合之後,即以宗筋驗其有血無血立見矣,則知男女各有精也明矣,蓋月水初淨,新血始生藏而不露,故交合之後,毫無血痕也,經云,陰精所奉其人壽,陽精所降其人夭,信斯言也,苟能清心寡慾,待時而動,亦何所求而不得子歟。

巢氏論婦人妊孕,一月懷胎似露珠名曰胎,胚足厥陰脈養之,二月大如桃花痕,名曰始膏,足少陽脈養之,三月始分男共女,名曰始胎,手心經脈養之,

四月形像俱分明,始受水精,以行血脈,手少陽脈養之,五月五藏俱生足,

始受火猜以成其氣,足大陰脈養之,六月方纔六府成,始受金精以咸其筋,

足陽明經養之,七月髮生通關竅,始受木精以成其骨,手太陰脈養之,八月動手游其魂,始受土精以成其膚革,手陽明經養之,十月受孕足方生臟腑關節,人神俱備矣。女科地黃丸,治婦人經水不調。

熟地〔四兩〕、山萸〔二兩〕、山藥〔二兩〕、丹皮〔兩半〕、茯苓〔兩半〕、艾葉〔五錢醋炒〕、香附〔三兩童便製炒〕、阿膠〔一兩〕,共為末,蜜丸,滾湯下。

正元丹,調經種子。

香附〔一斤用嶄艾三兩先以醋同浸一宿分開製醋童便鹽山梔各製四兩〕、

阿膠〔一兩蛤粉炒〕、枳殼〔兩半炒半生半〕、生地、熟地、歸身、白芍、川芎、茯苓〔各四兩〕、琥珀〔二兩〕,共為末,醋糊丸,每日早晨,空心淡鹽湯送下。

千金種子丸,令人多子,并治虛損夢遺。

沙蒺藜〔四兩〕、白蓮鬚〔四兩〕、萸肉〔三兩〕、芡實〔四兩〕、覆盆〔二兩〕、龍骨〔五錢火煆〕,共為末,蜜丸,安心淡鹽湯下,忌房事一月。

聚精丸

魚膠〔一斤蛤粉炒成珠〕、沙蒺藜〔半斤馬乳浸二宿如無馬乳以牛乳代之蒸一炷香〕,右為末,蜜丸,如桐子大,每服八十丸,空心溫酒下。

五子衍宗丸,添精補髓。

枸杞子、菟絲子〔各八兩〕、五味子〔一兩〕、覆盆子〔四兩酒洗〕、車前子〔一兩〕,右為末,蜜丸,空心淡鹽湯送下。

壯陽丸,治陽痿氣餒不振,老年無子,此藥允宜。

肉蓯蓉、仙茅、蛇壯子、山藥、五味子、補骨脂、茯神、紫稍花、杜仲、韭菜子、雄雞肝、鱉肝。

海狗腎〔如無海狗腎以黃狗腎代之〕

右藥共為末,先將雞肝、鱉肝用鹽酒椒蒸熟,搗爛,和前藥晒乾,再將前末葵磨細,用酒拌山藥末,醋調糊為丸,空心淡鹽湯下百丸,如陽痿精冷,加肉桂、附子、石燕各一兩。

金鎖思仙丹,治男子慾勞過度,精神不繼。

蓮蕊、蓮子、芡實〔各等分、茯神〔三兩〕,共為末,用金櫻子一斤,去毛煎膏為丸,每服三十丸,空心淡鹽湯送下,服過一月後,即不走泄遇種子期,用車前子湯送下。

Tags: , , , , , , , , ,

發表迴響